王小靠宗親曰:不要去祸害别国了!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中国方案” 原创: 小靠 小靠锐评 昨天 01 滑稽的大会 有个很滑稽的事情,每年都在浙江乌镇上演一次–没有互联网的国家,却要大张旗鼓搞什么“互联网大会”。就像邀请盲人看烟花一样。旁人看着很漂亮。当事人心里特着急:怎么全是乌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啊?F5键都快按坏了,还是404! 虽然如此啼笑皆非,但该会议还是办成了惯例。今年尤其高大上。最高检的领导都出席了,并作报告:“坚持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变革“四项原则”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五点主张””、“为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面迈进、积极提供中国法治方案,更好造福世界各国人民”。 矮油,厉害了我的锅。不光是陆地和海洋要搞“一带一路”、就连虚拟空间,也要搞“数字一带一路”;不光是要向全人类推广中国治理经验,还要向整个全球互联网提供发展治理“中国方案”;不光要搞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连网上也要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如此高调的发言,当然要好好研究一下。但是纵观最高检领导介绍,说来说去就两个内容,第一大国对于侵犯互联网个人信息的犯罪行为的打击,第二所谓的推广网络治理经验。 就这样的经验还好意思向全球推广? 虽然美国今年也发生了FaceBook用户泄密事件,扎克伯格还亲自去美国国会接受议员质询,感觉好像在用户个人信息保护方面各国都有可以提升的空间。但是美国的问题与中国的问题截然不同。 今年初,大国中兴公司遭美国商务部处罚事件,大家都有关注。这件事情的起源就是中兴违规与伊朗做生意。中兴与伊朗做生意为何跟乌镇互联网大会有关联、笔者会在这里提起? 02 互联网治理中国方案 大有关联。 中兴与伊朗做的生意就是帮助伊朗造墙。造什么墙?造一道互联网的墙。说简单一点,就是帮助伊朗屏蔽谷歌、FaceBook、Youtube这样的全世界著名网站。这就是所谓的“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中国方案”。这就是所谓的“数字一带一路”计划。 大国不仅要让自己的网络从互联网变成局域网,还要帮助推广这一经验,让世界上更多国家变成局域网,与世界断开,与世界主流文明断开,与世界先进文明断开。这就是大国所谓的“治理方案”。 互联网这一先进技术,以及这一技术带给全世界的震撼,无不昭示着这是平等的精神、公平的精神、互联的精神。 互联网的精神一句话:信息的流通产生价值。当今互联网技术提供了高速、低成本、跨疆域的方式去进行广泛的信息流通,因此能够产生巨大的价值。 但是在所谓的“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中国方案”看来,你们这些屁民,统统应该被管理起来。你们成为瞎子、聋子才是最好的,你们成为傻子才是最好的。你们用手指摸索的盲文,也应该统一印刷。在施政者看来,民间绝不允许不同意见,思想界绝不允许百花齐放,体制内官员绝不允许乱说乱动,大国绝不允许任何一点不被管理起来的东西的存在。 所谓个人信息被侵犯,在美国也没有完善的解决方案。这并不仅仅因为互联网技术仍处在发展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因为在自由的国度,主要的矛盾是既要允许个人隐私不被侵犯,也要允许不同意见自由表达,还要允许更好的技术有发展的空间,更好的商业模式有探索的空间,同时也不要侵犯网民的个人信息权益。 但在大国,这些都不存在。施政者的所谓治理,就是监控、删除、压制。而且全都打着“锅家安全”、“个人信息保障”的旗号。 这当中的差别在于:美国的问题是如何在提供高阶产品的同时,保障低阶产品的质量。中国的问题是,从来不想提供高阶产品,忽悠大家采购阉割版本的低阶产品,同时向大家灌输:你们只需要足够结实的低阶产品。 假如这样的治理方案被推广到全世界,假如构建了这样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那就意味着文明的倒退。 03 什么才应该被治理 治理,这个词最近两年成为热词。什么都要治理。好像被治理的目标本身就有病。好像被治理的目标本身无脑,需要管理。 但是严格来说,这种提法本身才是有病。本身才应该被严格管理,权力应被关到笼子里。 老子曰,治大国如烹小鲜。强调施政应该顺应民意,不要过多折腾。 现代国家不存在治理。政府只是接受人民让渡的一部分权力,使用公权力去落实行政。真正应该被管理的、不是人民,而是政府。你试试让特朗普说一句:我是来治理美国的。看他是不是马上被弹劾。 今天的大国和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一样,对个人财产的尊重和对市场经济的尊重带给我们高速的发展,最终造就经济繁荣、文化昌明。根本用不着政府治理,大国人民自己会搞生产、搞投资、搞精神文明建设。我们的成就和荣耀不是来自于政府治理、不是来自于国家赐予、而是我们万亿小民自己辛苦打拼奋斗得来。 政府不从事生产,不创造财富。但政府从事管理,因此政府的工作依然是有价值的。对公共空间和公共利益的维护就是政府最大的价值。在一个好的政府良性运作下,一个国家将会法律严明,人人平等,劣币将被良币淘汰。政府手中的公权力是人民让渡的,他必须小心使用这一权利,更不应该用各种方式,悄悄地损害人民的利益、诱使或窃取人民更多让渡权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国政府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04 互联网将怎样改变世界 这里老王又要重复以前文中讲述过的一个故事。 那是大概25年前,电子计算机和互联网刚刚兴起。当时有一些著名的科学家和其他知名人士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一场讨论。这场讨论是关于计算机和互联网的,也是关于人类命运的。当中有一些问题是这样的: 1、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种族差异? 2、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贫富差异? 3、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地域差异? 4、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受教育程度的差异? 5、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世界,更加和平,还是更加不安定? 6、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社会,更加安全,还是更不安全? 7、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我们的环境污染,变得更少,还是更多? 8、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人与人的沟通,更加容易,还是更加困难? 9、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更加容易,还是更加困难? 这些问题,在当年的讨论当中,无一例外地、全部得到了“不知道”的结论。这些技术精英和社会名流进行了广泛和深入的沟通。但无法预知未来。 今天,我们看到,计算机和互联网,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使得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生产更有效率,经济更加发展。人类拥有了更强大的改造自然的力量。 但是整个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加和平。冲突和流血依然在发生。整个地球,并没有变得更加和谐。贫富差异和种族歧视仍然广泛地存在。笔者也一直在思索、到底互联网改变了什么,又将怎样继续改变这个世界? 后来,随着年岁渐长,回顾前面那些问题,笔者现在得出了一个清晰的答案,那就是:“要看掌握在谁的手中”。 今天我想深入阐述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计算机和互联网本质上只是一类技术。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而是让人类的生活和生产发生深刻变化的技术。这种技术甚至在精神和哲学层面影响了新时代的人类文明。并有可能催生新的人类意识。 这确实是一个威力强大的技术。即使我们不看未来只看历史,意义也极为重大。甚至有人说,凭借IT技术,美国战胜了依靠白色家电和汽车行业威胁美国世界第一GDP地位的日本。苏联如果不是在90年代初期轰然倒塌,也必然在那之后不远的时期内在与美国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世界各国,各行业,都可以凭借IT技术为自己的发展助力。但有一个前后的差异。先掌握这个工具的国家或行业,必然可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红利。后掌握的,就会落后很多,迟缓很多。 所以、IT技术发展水准的差异决定了,苏联毫无胜算。 在老王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们这代人,通过掌握IT技术,可以了解到世界上最新的信息,我们的眼睛能够看到世界上最发达的科学与技术,以及他们的前沿发展。通过互联网,我们知道世界上在发生什么,我们能够感受到,我们的心跳与世界是同步的,所以我们的心是自由的。那是一个黄金年代。 那个时候,我们这些孩子,凭借的并不是过人的胆识,也不是超人的智慧。我们所凭借的仅仅是幸运,踏入了IT技术的门槛。我们既不太老,老到心理上无法接受这种全新的技术,我们也不太小,小到尚不能参与竞争。 所以,在一个老人们想管但是管不了,小孩想参与但是无法参与的领域,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但是今天,墙竖起来了,壁垒形成了,自由当然也就不见了。如果说当时我们手中有剑,他们没有,今天我们手中同样有剑,但他们却有激光剑。 技术差异一旦不存在了,存在的就只是装备差异,而我们是被碾压的、秒杀的。 但是,我们还剩下对自由的向往。而且我们不仅剩下了这个,我们还依稀残存着,对那个黄金时代的美好事物的天然的感受能力。我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我们有这个分辨能力。 大国精英阶层习惯了集中式、层级式、封闭式和民族主义式的管理方式。对于互联网有着最深的恐惧。他们无法理解一个多元的,分布式的,平等的、开放的、开发人员主导的,提倡去地域和国家限制的、零边际成本的事物的存在。 是的,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件美好的事物,一件带给人无限智慧享受的艺术。那确实是一个海洋,一个浩瀚的信息之海。你身在家中,就可以和全世界最多美妙想法的人感受到同样的美好。 但我们享受到的这些美好,对大国权力阶层来说,他们感受到的却是寒意、最深的,彻骨的寒意。 大国权力阶层之所以有这样的恐惧,最本质的根源于其来自于其内心深处的陆权思想,与国际主流的海权思想充满矛盾,格格不入。 大国政府只是单纯地、发自内心地、无法自抑地想要控制那些喜欢互联网的人。是因为这些喜欢互联网的人拥有拥抱自由的能力。 相关部门是管控现实世界的人。他们不喜欢那些拥抱自由的人。因为那些人,心中存在的美好是高阶产品。相关部门深知自己提供的低阶产品,相形见绌。 一旦这些人被控制了,他们才能安心。然而、被控制之后、创新力也就消散了。美好也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身处局域网的笔者、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别再用中国治理方案去祸害别国了。

2018年11月09日 未分类 评论 1 条

王小靠宗親曰
不要去祸害别国了!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中国方案”

原创: 小靠 小靠锐评 昨天

01
滑稽的大会

有个很滑稽的事情,每年都在浙江乌镇上演一次--没有互联网的国家,却要大张旗鼓搞什么“互联网大会”。就像邀请盲人看烟花一样。旁人看着很漂亮。当事人心里特着急:怎么全是乌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啊?F5键都快按坏了,还是404!

虽然如此啼笑皆非,但该会议还是办成了惯例。今年尤其高大上。最高检的领导都出席了,并作报告:“坚持推进全球互联网治理变革“四项原则”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五点主张””、“为推动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面迈进、积极提供中国法治方案,更好造福世界各国人民”。

矮油,厉害了我的锅。不光是陆地和海洋要搞“一带一路”、就连虚拟空间,也要搞“数字一带一路”;不光是要向全人类推广中国治理经验,还要向整个全球互联网提供发展治理“中国方案”;不光要搞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连网上也要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如此高调的发言,当然要好好研究一下。但是纵观最高检领导介绍,说来说去就两个内容,第一大国对于侵犯互联网个人信息的犯罪行为的打击,第二所谓的推广网络治理经验。

就这样的经验还好意思向全球推广?

虽然美国今年也发生了FaceBook用户泄密事件,扎克伯格还亲自去美国国会接受议员质询,感觉好像在用户个人信息保护方面各国都有可以提升的空间。但是美国的问题与中国的问题截然不同。

今年初,大国中兴公司遭美国商务部处罚事件,大家都有关注。这件事情的起源就是中兴违规与伊朗做生意。中兴与伊朗做生意为何跟乌镇互联网大会有关联、笔者会在这里提起?

02
互联网治理中国方案

大有关联。

中兴与伊朗做的生意就是帮助伊朗造墙。造什么墙?造一道互联网的墙。说简单一点,就是帮助伊朗屏蔽谷歌、FaceBook、Youtube这样的全世界著名网站。这就是所谓的“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中国方案”。这就是所谓的“数字一带一路”计划。

大国不仅要让自己的网络从互联网变成局域网,还要帮助推广这一经验,让世界上更多国家变成局域网,与世界断开,与世界主流文明断开,与世界先进文明断开。这就是大国所谓的“治理方案”。

互联网这一先进技术,以及这一技术带给全世界的震撼,无不昭示着这是平等的精神、公平的精神、互联的精神。

互联网的精神一句话:信息的流通产生价值。当今互联网技术提供了高速、低成本、跨疆域的方式去进行广泛的信息流通,因此能够产生巨大的价值。

但是在所谓的“全球互联网发展治理中国方案”看来,你们这些屁民,统统应该被管理起来。你们成为瞎子、聋子才是最好的,你们成为傻子才是最好的。你们用手指摸索的盲文,也应该统一印刷。在施政者看来,民间绝不允许不同意见,思想界绝不允许百花齐放,体制内官员绝不允许乱说乱动,大国绝不允许任何一点不被管理起来的东西的存在。

所谓个人信息被侵犯,在美国也没有完善的解决方案。这并不仅仅因为互联网技术仍处在发展过程中,更重要的是因为在自由的国度,主要的矛盾是既要允许个人隐私不被侵犯,也要允许不同意见自由表达,还要允许更好的技术有发展的空间,更好的商业模式有探索的空间,同时也不要侵犯网民的个人信息权益。

但在大国,这些都不存在。施政者的所谓治理,就是监控、删除、压制。而且全都打着“锅家安全”、“个人信息保障”的旗号。

这当中的差别在于:美国的问题是如何在提供高阶产品的同时,保障低阶产品的质量。中国的问题是,从来不想提供高阶产品,忽悠大家采购阉割版本的低阶产品,同时向大家灌输:你们只需要足够结实的低阶产品。

假如这样的治理方案被推广到全世界,假如构建了这样的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那就意味着文明的倒退。

03
什么才应该被治理

治理,这个词最近两年成为热词。什么都要治理。好像被治理的目标本身就有病。好像被治理的目标本身无脑,需要管理。

但是严格来说,这种提法本身才是有病。本身才应该被严格管理,权力应被关到笼子里。

老子曰,治大国如烹小鲜。强调施政应该顺应民意,不要过多折腾。

现代国家不存在治理。政府只是接受人民让渡的一部分权力,使用公权力去落实行政。真正应该被管理的、不是人民,而是政府。你试试让特朗普说一句:我是来治理美国的。看他是不是马上被弹劾。

今天的大国和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一样,对个人财产的尊重和对市场经济的尊重带给我们高速的发展,最终造就经济繁荣、文化昌明。根本用不着政府治理,大国人民自己会搞生产、搞投资、搞精神文明建设。我们的成就和荣耀不是来自于政府治理、不是来自于国家赐予、而是我们万亿小民自己辛苦打拼奋斗得来。

政府不从事生产,不创造财富。但政府从事管理,因此政府的工作依然是有价值的。对公共空间和公共利益的维护就是政府最大的价值。在一个好的政府良性运作下,一个国家将会法律严明,人人平等,劣币将被良币淘汰。政府手中的公权力是人民让渡的,他必须小心使用这一权利,更不应该用各种方式,悄悄地损害人民的利益、诱使或窃取人民更多让渡权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国政府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04
互联网将怎样改变世界

这里老王又要重复以前文中讲述过的一个故事。

那是大概25年前,电子计算机和互联网刚刚兴起。当时有一些著名的科学家和其他知名人士在全球范围内展开了一场讨论。这场讨论是关于计算机和互联网的,也是关于人类命运的。当中有一些问题是这样的:

1、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种族差异?
2、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贫富差异?
3、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地域差异?
4、计算机和互联网,将加大,还是缩小人们之间的受教育程度的差异?
5、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世界,更加和平,还是更加不安定?
6、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社会,更加安全,还是更不安全?
7、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我们的环境污染,变得更少,还是更多?
8、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使人与人的沟通,更加容易,还是更加困难?
9、计算机和互联网,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更加容易,还是更加困难?

这些问题,在当年的讨论当中,无一例外地、全部得到了“不知道”的结论。这些技术精英和社会名流进行了广泛和深入的沟通。但无法预知未来。

今天,我们看到,计算机和互联网,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使得人们的生活更加便利,生产更有效率,经济更加发展。人类拥有了更强大的改造自然的力量。

但是整个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加和平。冲突和流血依然在发生。整个地球,并没有变得更加和谐。贫富差异和种族歧视仍然广泛地存在。笔者也一直在思索、到底互联网改变了什么,又将怎样继续改变这个世界?

后来,随着年岁渐长,回顾前面那些问题,笔者现在得出了一个清晰的答案,那就是:“要看掌握在谁的手中”。

今天我想深入阐述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计算机和互联网本质上只是一类技术。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而是让人类的生活和生产发生深刻变化的技术。这种技术甚至在精神和哲学层面影响了新时代的人类文明。并有可能催生新的人类意识。

这确实是一个威力强大的技术。即使我们不看未来只看历史,意义也极为重大。甚至有人说,凭借IT技术,美国战胜了依靠白色家电和汽车行业威胁美国世界第一GDP地位的日本。苏联如果不是在90年代初期轰然倒塌,也必然在那之后不远的时期内在与美国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世界各国,各行业,都可以凭借IT技术为自己的发展助力。但有一个前后的差异。先掌握这个工具的国家或行业,必然可以获得更大的发展红利。后掌握的,就会落后很多,迟缓很多。

所以、IT技术发展水准的差异决定了,苏联毫无胜算。

在老王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们这代人,通过掌握IT技术,可以了解到世界上最新的信息,我们的眼睛能够看到世界上最发达的科学与技术,以及他们的前沿发展。通过互联网,我们知道世界上在发生什么,我们能够感受到,我们的心跳与世界是同步的,所以我们的心是自由的。那是一个黄金年代。

那个时候,我们这些孩子,凭借的并不是过人的胆识,也不是超人的智慧。我们所凭借的仅仅是幸运,踏入了IT技术的门槛。我们既不太老,老到心理上无法接受这种全新的技术,我们也不太小,小到尚不能参与竞争。

所以,在一个老人们想管但是管不了,小孩想参与但是无法参与的领域,我们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但是今天,墙竖起来了,壁垒形成了,自由当然也就不见了。如果说当时我们手中有剑,他们没有,今天我们手中同样有剑,但他们却有激光剑。

技术差异一旦不存在了,存在的就只是装备差异,而我们是被碾压的、秒杀的。

但是,我们还剩下对自由的向往。而且我们不仅剩下了这个,我们还依稀残存着,对那个黄金时代的美好事物的天然的感受能力。我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我们有这个分辨能力。

大国精英阶层习惯了集中式、层级式、封闭式和民族主义式的管理方式。对于互联网有着最深的恐惧。他们无法理解一个多元的,分布式的,平等的、开放的、开发人员主导的,提倡去地域和国家限制的、零边际成本的事物的存在。

是的,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件美好的事物,一件带给人无限智慧享受的艺术。那确实是一个海洋,一个浩瀚的信息之海。你身在家中,就可以和全世界最多美妙想法的人感受到同样的美好。

但我们享受到的这些美好,对大国权力阶层来说,他们感受到的却是寒意、最深的,彻骨的寒意。

大国权力阶层之所以有这样的恐惧,最本质的根源于其来自于其内心深处的陆权思想,与国际主流的海权思想充满矛盾,格格不入。

大国政府只是单纯地、发自内心地、无法自抑地想要控制那些喜欢互联网的人。是因为这些喜欢互联网的人拥有拥抱自由的能力。

相关部门是管控现实世界的人。他们不喜欢那些拥抱自由的人。因为那些人,心中存在的美好是高阶产品。相关部门深知自己提供的低阶产品,相形见绌。

一旦这些人被控制了,他们才能安心。然而、被控制之后、创新力也就消散了。美好也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身处局域网的笔者、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别再用中国治理方案去祸害别国了。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按您要求,我提交辞呈。”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7日上午向总统特朗普提交了辞职信。尽管美国媒体早就猜测塞申斯会“被辞职”,但特朗普选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就勒令塞申斯走人,还是令许多人感到心寒。许多分析认为,这可能是特朗普内阁“大清洗”的开始。特朗普辞掉反击“通俄门”调查不力的塞申斯,被普遍认为是向民主党发出的警告,也是美国两党内斗加剧的信号弹。在民主党重新控制众议院后,特朗普表示期待“美好的两党合作”,但7日他在白宫记者会上怒斥指责他的媒体记者,同时誓言,如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对其展开调查,定将以“战争姿态”进行报复,甚至不惜“再上演一遍政府停摆”。面对美国国内两党更加激烈对立的局面,国际上担忧“美国内政危机可能将辐射到国际社会”的声音多起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两党走向激烈对立,好斗的特朗普为巩固选举基本盘,或将选择以更极端施政手段吸引铁票。德国《商报》8日忧心忡忡地称:“欧盟、俄罗斯、沙特、伊朗……都应该担心特朗普的新攻击”。
    “塞申斯被迫辞职了,结束了一位‘饱受批评的忠诚分子’的任期。”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塞申斯“被炒”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特朗普此前一再宣称在中期选举后要进行内阁大改组。而且,近一年来,塞申斯可能被“开除”的传言,比任何人都要多。不过,这一消息出现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一大早,仍令许多人感到震惊。报道称,特朗普甚至没有直接给塞申斯打电话,而是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通知塞申斯,总统要求他辞职。
    塞申斯去年2月就任司法部长,他曾经被特朗普称为是最忠诚和最可信赖的手下之一。但不久后塞申斯被美国媒体爆出曾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会见俄罗斯驻美大使,他随即主动承认,并选择回避关于俄干预美国选举的“通俄门”调查。去年5月,司法部任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主持“通俄门”调查。此后,“通俄门”调查一直是特朗普的一块“心病”。一年多来,由于塞申斯无法在阻止“通俄门”调查中发挥作用,特朗普一直对他表示不满,甚至称如果自己早知道他会回避“通俄门”调查,就不会任命他为司法部长。
    “塞申斯之后,谁是下一个?”美国政治新闻网称,塞申斯是中期选举后第一位遭解职的特朗普政府内阁级官员,但他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就多次表示将进行内阁大调整,包括防长马蒂斯、商务部长罗斯、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等多名内阁官员都将职位难保,很可能在年底前的政府大调整中被撤职。特朗普曾称马蒂斯“有点像民主党人”。商务部长罗斯则被特朗普称为“已过了黄金期”,他可能被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代替。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也被特朗普批评在边境安全问题表现软弱。而凯利与总统的冰冷关系一直没有好转,在周三的记者会上,当记者问起凯利的去留时,特朗普不置可否。
    政治新闻网称,内阁大调整将重塑特朗普政府,但也会给他带来新的政治麻烦。在考虑这些政府官员的去留问题上,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一直处于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一方面是他想解除他不喜欢的人或者认为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人的职务,另一方面是他得冒着引发任命新内阁成员听证会上“丑陋斗争”的风险。

    陳斯紅

评论已关闭!

Copyright © 女性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반지 여성 백만장 자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设计 知更鸟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