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斯紅:“按您要求,我提交辞呈。”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7日上午向总统特朗普提交了辞职信。尽管美国媒体早就猜测塞申斯会“被辞职”,但特朗普选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就勒令塞申斯走人,还是令许多人感到心寒。许多分析认为,这可能是特朗普内阁“大清洗”的开始。特朗普辞掉反击“通俄门”调查不力的塞申斯,被普遍认为是向民主党发出的警告,也是美国两党内斗加剧的信号弹。在民主党重新控制众议院后,特朗普表示期待“美好的两党合作”,但7日他在白宫记者会上怒斥指责他的媒体记者,同时誓言,如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对其展开调查,定将以“战争姿态”进行报复,甚至不惜“再上演一遍政府停摆”。面对美国国内两党更加激烈对立的局面,国际上担忧“美国内政危机可能将辐射到国际社会”的声音多起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两党走向激烈对立,好斗的特朗普为巩固选举基本盘,或将选择以更极端施政手段吸引铁票。德国《商报》8日忧心忡忡地称:“欧盟、俄罗斯、沙特、伊朗……都应该担心特朗普的新攻击”。 “塞申斯被迫辞职了,结束了一位‘饱受批评的忠诚分子’的任期。”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塞申斯“被炒”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特朗普此前一再宣称在中期选举后要进行内阁大改组。而且,近一年来,塞申斯可能被“开除”的传言,比任何人都要多。不过,这一消息出现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一大早,仍令许多人感到震惊。报道称,特朗普甚至没有直接给塞申斯打电话,而是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通知塞申斯,总统要求他辞职。 塞申斯去年2月就任司法部长,他曾经被特朗普称为是最忠诚和最可信赖的手下之一。但不久后塞申斯被美国媒体爆出曾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会见俄罗斯驻美大使,他随即主动承认,并选择回避关于俄干预美国选举的“通俄门”调查。去年5月,司法部任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主持“通俄门”调查。此后,“通俄门”调查一直是特朗普的一块“心病”。一年多来,由于塞申斯无法在阻止“通俄门”调查中发挥作用,特朗普一直对他表示不满,甚至称如果自己早知道他会回避“通俄门”调查,就不会任命他为司法部长。 “塞申斯之后,谁是下一个?”美国政治新闻网称,塞申斯是中期选举后第一位遭解职的特朗普政府内阁级官员,但他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就多次表示将进行内阁大调整,包括防长马蒂斯、商务部长罗斯、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等多名内阁官员都将职位难保,很可能在年底前的政府大调整中被撤职。特朗普曾称马蒂斯“有点像民主党人”。商务部长罗斯则被特朗普称为“已过了黄金期”,他可能被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代替。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也被特朗普批评在边境安全问题表现软弱。而凯利与总统的冰冷关系一直没有好转,在周三的记者会上,当记者问起凯利的去留时,特朗普不置可否。 政治新闻网称,内阁大调整将重塑特朗普政府,但也会给他带来新的政治麻烦。在考虑这些政府官员的去留问题上,特朗普一直处于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一方面是他想解除他不喜欢的人或者认为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人的职务,另一方面是他得冒着引发任命新内阁成员听证会上“丑陋斗争”的风险。

陳斯紅

“按您要求,我提交辞呈。”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7日上午向总统特朗普提交了辞职信。尽管美国媒体早就猜测塞申斯会“被辞职”,但特朗普选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就勒令塞申斯走人,还是令许多人感到心寒。许多分析认为,这可能是特朗普内阁“大清洗”的开始。特朗普辞掉反击“通俄门”调查不力的塞申斯,被普遍认为是向民主党发出的警告,也是美国两党内斗加剧的信号弹。在民主党重新控制众议院后,特朗普表示期待“美好的两党合作”,但7日他在白宫记者会上怒斥指责他的媒体记者,同时誓言,如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对其展开调查,定将以“战争姿态”进行报复,甚至不惜“再上演一遍政府停摆”。面对美国国内两党更加激烈对立的局面,国际上担忧“美国内政危机可能将辐射到国际社会”的声音多起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两党走向激烈对立,好斗的特朗普为巩固选举基本盘,或将选择以更极端施政手段吸引铁票。德国《商报》8日忧心忡忡地称:“欧盟、俄罗斯、沙特、伊朗……都应该担心特朗普的新攻击”。
“塞申斯被迫辞职了,结束了一位‘饱受批评的忠诚分子’的任期。”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塞申斯“被炒”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特朗普此前一再宣称在中期选举后要进行内阁大改组。而且,近一年来,塞申斯可能被“开除”的传言,比任何人都要多。不过,这一消息出现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一大早,仍令许多人感到震惊。报道称,特朗普甚至没有直接给塞申斯打电话,而是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通知塞申斯,总统要求他辞职。
塞申斯去年2月就任司法部长,他曾经被特朗普称为是最忠诚和最可信赖的手下之一。但不久后塞申斯被美国媒体爆出曾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会见俄罗斯驻美大使,他随即主动承认,并选择回避关于俄干预美国选举的“通俄门”调查。去年5月,司法部任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主持“通俄门”调查。此后,“通俄门”调查一直是特朗普的一块“心病”。一年多来,由于塞申斯无法在阻止“通俄门”调查中发挥作用,特朗普一直对他表示不满,甚至称如果自己早知道他会回避“通俄门”调查,就不会任命他为司法部长。
“塞申斯之后,谁是下一个?”美国政治新闻网称,塞申斯是中期选举后第一位遭解职的特朗普政府内阁级官员,但他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就多次表示将进行内阁大调整,包括防长马蒂斯、商务部长罗斯、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等多名内阁官员都将职位难保,很可能在年底前的政府大调整中被撤职。特朗普曾称马蒂斯“有点像民主党人”。商务部长罗斯则被特朗普称为“已过了黄金期”,他可能被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代替。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也被特朗普批评在边境安全问题表现软弱。而凯利与总统的冰冷关系一直没有好转,在周三的记者会上,当记者问起凯利的去留时,特朗普不置可否。
政治新闻网称,内阁大调整将重塑特朗普政府,但也会给他带来新的政治麻烦。在考虑这些政府官员的去留问题上,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一直处于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一方面是他想解除他不喜欢的人或者认为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人的职务,另一方面是他得冒着引发任命新内阁成员听证会上“丑陋斗争”的风险。

《陳斯紅:“按您要求,我提交辞呈。”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7日上午向总统特朗普提交了辞职信。尽管美国媒体早就猜测塞申斯会“被辞职”,但特朗普选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就勒令塞申斯走人,还是令许多人感到心寒。许多分析认为,这可能是特朗普内阁“大清洗”的开始。特朗普辞掉反击“通俄门”调查不力的塞申斯,被普遍认为是向民主党发出的警告,也是美国两党内斗加剧的信号弹。在民主党重新控制众议院后,特朗普表示期待“美好的两党合作”,但7日他在白宫记者会上怒斥指责他的媒体记者,同时誓言,如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对其展开调查,定将以“战争姿态”进行报复,甚至不惜“再上演一遍政府停摆”。面对美国国内两党更加激烈对立的局面,国际上担忧“美国内政危机可能将辐射到国际社会”的声音多起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称,两党走向激烈对立,好斗的特朗普为巩固选举基本盘,或将选择以更极端施政手段吸引铁票。德国《商报》8日忧心忡忡地称:“欧盟、俄罗斯、沙特、伊朗……都应该担心特朗普的新攻击”。 “塞申斯被迫辞职了,结束了一位‘饱受批评的忠诚分子’的任期。”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塞申斯“被炒”并不令人感到意外,特朗普此前一再宣称在中期选举后要进行内阁大改组。而且,近一年来,塞申斯可能被“开除”的传言,比任何人都要多。不过,这一消息出现在中期选举后的第一天一大早,仍令许多人感到震惊。报道称,特朗普甚至没有直接给塞申斯打电话,而是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通知塞申斯,总统要求他辞职。 塞申斯去年2月就任司法部长,他曾经被特朗普称为是最忠诚和最可信赖的手下之一。但不久后塞申斯被美国媒体爆出曾在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会见俄罗斯驻美大使,他随即主动承认,并选择回避关于俄干预美国选举的“通俄门”调查。去年5月,司法部任命联邦调查局前局长穆勒为特别检察官主持“通俄门”调查。此后,“通俄门”调查一直是特朗普的一块“心病”。一年多来,由于塞申斯无法在阻止“通俄门”调查中发挥作用,特朗普一直对他表示不满,甚至称如果自己早知道他会回避“通俄门”调查,就不会任命他为司法部长。 “塞申斯之后,谁是下一个?”美国政治新闻网称,塞申斯是中期选举后第一位遭解职的特朗普政府内阁级官员,但他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就多次表示将进行内阁大调整,包括防长马蒂斯、商务部长罗斯、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等多名内阁官员都将职位难保,很可能在年底前的政府大调整中被撤职。特朗普曾称马蒂斯“有点像民主党人”。商务部长罗斯则被特朗普称为“已过了黄金期”,他可能被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代替。国土安全部长尼尔森也被特朗普批评在边境安全问题表现软弱。而凯利与总统的冰冷关系一直没有好转,在周三的记者会上,当记者问起凯利的去留时,特朗普不置可否。 政治新闻网称,内阁大调整将重塑特朗普政府,但也会给他带来新的政治麻烦。在考虑这些政府官员的去留问题上,特朗普一直处于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一方面是他想解除他不喜欢的人或者认为对自己没有帮助的人的职务,另一方面是他得冒着引发任命新内阁成员听证会上“丑陋斗争”的风险。》有一个想法

  1. “川普”(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准备把矛头对准日本。10月27日,川普在国内的一场集会上宣称,如果日本拒绝开放汽车市场,它将对日本汽车征收20%的关税。网上的愤青瞬间嗨了起来,不少仇日人士纷纷为川普点赞,表现看不惯日本车很久了。

    川普何处此言?
    美国和日本是盟友,怎么就怼上了?盟友指军事战略层面,两国在经济领域处于竞争、合作的关系。日系车在美大卖,然而美国车只在本土卖得动,这也不是什么新闻。我们看一下确切的公开数据:2017年美国新车市场,日本车企占据了39%的份额;反过来,美国车企在日本国内市场的占有率不足1%。在日本,进口车仅占汽车市场6%,而美国汽车在日本的市占率仅有1.5%。(车友们注意下名词、概念的区分)

    此外,NAFTA即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必须要提一下。按照NAFTA约定,墨西哥、加拿大、美国三国关税相互减免,坚守原产地规则。这样一来,日本车企纷纷将生产基地设在墨西哥,出口到美国的关税只有2.5%。为何不设在美国?美国工人、美国工会就能让日本人吃一壶的!日本人真够精明。去年,日系车在美总销量高达700万辆左右,市场份额约为40%,日系之于美国好比大众之于中国。
    日系车是如何打动老美的?
    这是车坛老话。美国被喻为“车轮子上的国家”,产业和市场的成熟度领先我国几十年。二战后,美国人看待日系车依然是一种高姿态,可就是凭着日本人的小聪明和努力,美国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日系车。

    在产品层面,日系车的核心竞争优势是省心、相对价廉。其实真正谈及舒适性和性能,纯正美系车才是前辈。不过由于几次石油危机,加上美国人工费用极高(修不起车),油耗和维修保养独树一帜的日系车征服了万千美国人。

    (扎克伯格的飞度)
    日系车虽在美国市场走俏,但没有绝对的优势,美国人是出了名的务实。现在特朗普要对日系车征收20%关税,车价势必要相应提高,减弱到日系车的价格力。所以说的,川普的“关税大棒”能把日本车企砸痛!

    美日货物贸易协定(TAG)谈判预计在明年1月举行,川普准备借此向日本施压。在曾经的大商人川普眼中,美国承受贸易逆差是极不公平的,自己是打破固有规则,维护美国利益的英雄式人物。日本人也可以不接受关税调整,但必须“打开市场”。可是,日本的进口车关税不是零吗?
    日本市场是全球最封闭的
    零关税不代表零门槛,其实日本政府对汽车产业的保护力度是最大的。阴奉阳违,这很日本人。在行业发展早期,日本政府曾对汽车产业采取了极其严格的保护政策,引导汽车工业崛起。二战期间,日本国内的外资车厂被驱逐殆尽,政府出手让日本汽车工业集中、系统地发展。

    战后,日本政府实行了高关税保护和严格的外汇管制,制定了相关法律呵护本国汽车行业。也就是说,日本政府持续保护汽车产业已经达半个世纪了。关税看似没有了,但日本政府暗地里设置了各种“非关税壁垒”。川普向国会提交了一份《总体经济报告》,列举了日本独特的标准和不同厂商各异的销售模式等,称“这种壁垒长年将美国制造业排除在日本市场之外,逼入不利境地。”

    此外,日本人是怎样的国民性格,咱们中国人绝不陌生。闭塞、执拗、狂热,深深地植入到日本人的心里。客观的说,日本车经济适用,符合国情,政府又暗地支持,日本人干嘛买外国品牌?

    在最能走量的A级,A0级,乃至K-car细分市场,外国品牌在日本几乎谈不上竞争力。
    当然你如果去东京旅游(尤其商业中心和富人区),发现日本的实力人士比较钟情欧洲产的豪车,山口组的大哥级人物向来喜爱奔驰S级,雷克萨斯毕竟格调有限。日本人可以接纳德系高端品牌,可“傻笨粗”的美国大块头就算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