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的特别调查小组“完结了”,整整675天,耗资3000万美元,除了反复折腾川总(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十几年前“可能嫖过”这类莫须有罪名外…没有任何“通俄”的证据。这出闹剧还没完全结束,司法部长还在看报告川总就摩拳擦掌甩出两个核弹,对内对外都形成了攻势,看来他是自信爆表了: 无论你是否同情川普 无论你是否认可保守派理念 无论你是否察觉到迫在眉睫的变局 你都不得不承认 穆勒的调查就是一场闹剧 截频信息来源:今日美国3月23日报道 穆勒通俄闹剧完结篇 本周五快下班的时候 特别调查组的罗伯特穆勒 提交了他的最后一份机密报告 给白宫下辖的司法部 这表明 对俄罗斯干涉2016年总统选举的调查 已至尾声 现在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 在一封致众议院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 最高立法者的信中宣布 特别调查已结束 巴尔写道 特别法务今向我提交了机密报告 解释他所作的起诉或驳回决定 我正在审阅报告 并预计我可以在本周末 尽快向您提供特别调查组的主要结论 ……………… 正如司法部女发言人 Kerri Kupec所描述的那样 我们知道这份报告是全面的详实的 我们知道有34人或组织 被起诉 其中6人是川总的前顾问或助手 他们被判犯有联邦罪行 截图为穆勒调查报告首页 以上是我们所知道的 而不知道的呢 以及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找到答案的是 穆勒发现川普通俄证据了吗 答案是 没有 司法部今天的回答是不知道 特别调查的结果没指控任何美国人 与俄罗斯合作帮助川普获胜 一位未经授权公开发言的 司法部高级官员说 特别顾问办公室不建议新的起诉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正如巴尔在信中所说 他可以在周六就穆勒的 主要结论 向国会发出警告 当然这不等于整个报告 相反 这是穆勒调查结果的书面总结 基本上是巴尔认为 他可以根据司法部的规定 分享的报告的一部分 巴尔唯一需要透露的信息是 穆勒的老板是否 否决了他的调查行动 巴尔说 那是不可能的 据两名熟悉会议内容的 民主党高级助手说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 民主党核心会议主席杰弗里斯 和民主党委员会主席 将于周六下午3点举行电话会议 讨论下一步要做什么 我们能看一下米勒报告吗 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可以肯定的是 国会将为公开该报告而进行斗争 立法者和川普总统已经表示 他们希望这份报告公开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纳德勒 Jerry Nadler 在巴尔致函国会几分钟后表示 他期待得到完整的报告和相关材料 巴尔告诉立法者 他致力于尽可能多的透明化 但他没有说 他会发布穆勒的完整报告 相反 他是这么说的 他将与穆勒和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 进行磋商 以确定报告中的其他信息 是否可以根据法律发布 契合国防部的长期做法和政策 巴尔曾表示 司法部通常不能透露 大陪审团的信息 也不能贬低未被指控犯罪的人的信息 穆勒何去何从 穆勒的发言人彼得卡尔 Peter Carr 表示 特别顾问穆勒 将在未来几天内结束他的服务 一小部分工作人员 将继续工作以关闭穆勒的办公室 该办公室已经证实 他的一些检察官 和调查人员正前往其他工作岗位 众院与总统的态度如何 对于这个全国全世界人民 翘首以盼的调查结果 众议院全票通过一份倡议 呼吁司法部公开全部调查报告 然而它不具备法律效力 川总竟然也史无前例与民主党持 完全相同的态度 要求司法部尽早公开 为什么呢 左派百姓希望找到通俄的蛛丝马迹 右派百姓希望证明这是赤裸裸的陷害 双方都很着急 然后新官上任的巴尔部长 被放在了火上烤 穆勒调查组是他司法部雇佣的 穆勒不是当年的斯塔尔 无权公布任何文件 那么巴尔部长就敢公布全部文件么 这里边涉及许多人的隐私以及国家机密 巴尔部长敢承担这个责任么 大概率下 他是不敢的 这个月初以来 FBI的小秘密一个个曝光 斯特罗克和佩奇的那些证词 让相关官员如坐针毡 不仅仅把穆勒先生逼到了墙角 他的上级 也急于结束这场闹剧 毕竟 随着FBI录音材料的公布 罗森斯坦这样的不倒翁竟然 建议FBI监听总统 到现在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洗不清了 至于 那份英国退休间谍杜撰的黑材料 漏洞颇多 FBI高层明知不可信 却以此为借口打击川普团队 抄家抓人闹得不亦乐乎 所谓的调查持续了九个月 严重践踏美国宪法第四第六修正案 依然没找到任何证据 穆勒在这个糟糕的基础上启动了调查 在司法部的张罗下胡闹两年 浪费了3000万美元 却只是查出了 而这份黑材料貌似跟民主党有关 是希拉里团队出资买下的 希拉里的疏漏太多 查下去对民主党更加不利 随着乌克兰官方传唤了一个关键证人 目前希拉里那边是越来越着急 川普开始扔炸弹 穆勒的阴云还未完全消散 大周末的 川普按耐不住了 他向国内国际各个领域扔炸弹了 有的地方甚至堪称核弹 美国总统公开宣布 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固有领土 他说 52年过去了 现在 是美国全面承认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时候了 该高地 具有极大的战略价值 并且对以色列的国家安全 和地区稳定非常重要 许多英美媒体的评论认为 川总宣布承认戈兰高地 为以色列领土 标志着美国中东政策的重大转变 而且 他这么做 很可能是为了帮右翼的内塔尼亚胡 竞选连任 毕竟以色列共产党和别的左翼 正在蠢蠢欲动 一个月前 我还翻译过美国共产党官网消息 给各位群友 美共将声援以色列共产党及其盟友 在今年的大选中颠覆以色列 让右翼彻底失势 长期以来 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部一块领土 地势狭窄易守难攻 1967年 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 夺取了这一战略要地 和平管辖了它超过50年 1981年 以色列单方面宣布将其并入本国领土 然而美国等盟友却没敢承认 2017年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访问白宫时向川谱提及此事 川普答应在必要的时候 会支持他的这位犹太朋友 2019年 川普在以色列大选前 公开宣布支持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 以此证明白宫对犹太右翼的支持 内塔尼亚胡非常感动 马上发推对川普总统进行了感谢 他说 在伊朗把叙利亚作为 摧毁以色列的跳板的节骨眼 川普总统无畏地宣称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神圣主权 感谢你川普总统 与此同时 他还连续发推 介绍了自己接待美国国务卿的详情 让全世界犹太人看到 他和美国的关系多么亲密 川普这个炸弹扔得比较猛 欧洲盟国和美国旧政要都会反对他 自二战后以色列建国 到现在已过大半个世纪了 这期间的所有美国总统 没有任何一个敢像川总这样 旗帜鲜明地支持以色列 为了帮以色列 川普带领美国退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退掉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怒怼国际刑警组织 为了帮以色列 川总史无前例承认耶路撒冷是其首都 而且还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该城 以往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敢这么做 在全球伊斯兰问题凸显 伊斯兰及中东外交异常微妙时 牛仔总统川普 力排众议随性所为力挺以色列 这个影响也许将比他想象的更深远 在阿拉伯国家的眼中 美国的举动很可能将被视为 一种公开的挑衅 一种对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宣战行为 而川普的这个宣言 刚好是在他宣布ISIS被彻底消灭之后 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偶发事件 相信接下来的几天内 主流媒体和西欧政要们 又要忙着与美国总统川普进行切割 就像 他们在伊朗问题上的表现那样 然而这一届白宫会让他们明白一点 他们的态度早已不重要了 在稍后的采访中 川总回答了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的提问 主持人问 为什么现在要承认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川总说 这个问题 和迁移美国大使馆至耶路撒冷 性质是一模一样的 历史上 几乎每位美国总统 竞选时都说过此类豪言壮语 可是呢面临所谓的国际社会压力 到最后都怂了 广告 去逛逛 事实上 很多国家在影响着美国的外交 然而我是史无前例在乎诺言的总统 我把这件事做了 而且 结果那是很棒的 戈兰高地的性质和耶路撒冷是一样的 主持人追问 总统先生是不是 为了帮助内塔尼亚胡总理连任呢 川总否认道 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以色列竞选 立法保障校园言论自由 在中东扔炸弹的同时 川总还向 美国极左大本营扔了个炸弹 他签署的一份史无前例的总统令 要求美国的大学校园 必须无条件保障言論自由 否则 联邦政府可以拒绝拨款给这些大学 他是这么说的 今天 我们在这里 执行一项历史性的行动 捍卫 美国的学生以及美国的价值观 稍待片刻 我将签署一份行政令 以保护大学校园的言論自由 现场视频如下 看到这儿你恐怕想问 灯塔国不是一直宣称自己 很好滴保障了某些种类的自由吗 事实上 情况并没有主流媒体宣传的那么好 在美国的大学校园 如果一个学生 公开声称支持川普总统 那么他所面临的压力 将远超其他种类的政治不正确 这是个残酷的事实 众所周知的 美国的左派大本营 除了金融圈 媒体圈和演艺圈 就是大学校园了 专家教授们往往是反川急先锋 而他们的水平如何 其实只需要看看民主党干将 伊丽莎白沃伦女士即可 她是伪造身份装成少数民族入学 又利用大学对少数民族的优待 留校任教 最终以教授的身份成了民主党议员 而她和别的教授在这两年内 基本都被川普反复捉弄 出尽了洋相 公众惊讶地发现 这群校园大咖们除了背诵政治正确 毫无才华与专业度 甚至智商还不如普通人 美国校园为何会变成这样 这是源于几代人的政治正确清洗 可谓一个逆淘汰的过程 如果依然无法理解学术言論自由 还可以去翻翻 著名的DNA之父丢工作案 私下说错一句话 事实上那句真心话的内容并不错 只是政治不正确 后果都会这么严重 丢工作又被所有机构抵制 穷困到不得不变卖诺贝尔奖章 想象一下更加弱势的学生们 以及求职者们 是如何被政治正确给筛选掉的 在一群美丽的保守派学生中 川普说道 他们一直遭到围攻 …………………… 在大学的言论条例 安全空间safe spaces 触发警告trigger warnings的幌子下 这些美国大学 在试图限制自由思想 强制统一思想 这些机构试图禁止 今天站在这里的杰出青年们 发出自己的声音 尽管各个大学 收到了纳税人数以十亿计的资助 但是 很多学校 正在越来越敌视言論自由 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广告 去逛逛 川普的这项命令 指导12个发放经费的政府部门 与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 协调行使自己的权威 确保收到联邦研究与教育经费的机构 没有践踏言論自由与其他自由 白宫官员证实 该法令 涉及每年350亿美元的经费 寻求资金的各个公立大学 以前公然实施过政治正确清洗 白宫却无能为力 而现在呢 它们需要证明 他们执行了宪法第一修正案 没有压制学生的权利 才能获得经费 与之相比 各个私立大学 在限制言论方面有更多的灵活性 因为它们不需要国家的拨款 川普现在和学生运动代表 站在一块儿 也是彰显他作为改革家的姿态 2020大选 争取年轻人支持 显然成了两党角逐的焦点

2019年03月24日 未分类 穆勒的特别调查小组“完结了”,整整675天,耗资3000万美元,除了反复折腾川总(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十几年前“可能嫖过”这类莫须有罪名外…没有任何“通俄”的证据。这出闹剧还没完全结束,司法部长还在看报告川总就摩拳擦掌甩出两个核弹,对内对外都形成了攻势,看来他是自信爆表了: 无论你是否同情川普 无论你是否认可保守派理念 无论你是否察觉到迫在眉睫的变局 你都不得不承认 穆勒的调查就是一场闹剧 截频信息来源:今日美国3月23日报道 穆勒通俄闹剧完结篇 本周五快下班的时候 特别调查组的罗伯特穆勒 提交了他的最后一份机密报告 给白宫下辖的司法部 这表明 对俄罗斯干涉2016年总统选举的调查 已至尾声 现在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 在一封致众议院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 最高立法者的信中宣布 特别调查已结束 巴尔写道 特别法务今向我提交了机密报告 解释他所作的起诉或驳回决定 我正在审阅报告 并预计我可以在本周末 尽快向您提供特别调查组的主要结论 ……………… 正如司法部女发言人 Kerri Kupec所描述的那样 我们知道这份报告是全面的详实的 我们知道有34人或组织 被起诉 其中6人是川总的前顾问或助手 他们被判犯有联邦罪行 截图为穆勒调查报告首页 以上是我们所知道的 而不知道的呢 以及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找到答案的是 穆勒发现川普通俄证据了吗 答案是 没有 司法部今天的回答是不知道 特别调查的结果没指控任何美国人 与俄罗斯合作帮助川普获胜 一位未经授权公开发言的 司法部高级官员说 特别顾问办公室不建议新的起诉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正如巴尔在信中所说 他可以在周六就穆勒的 主要结论 向国会发出警告 当然这不等于整个报告 相反 这是穆勒调查结果的书面总结 基本上是巴尔认为 他可以根据司法部的规定 分享的报告的一部分 巴尔唯一需要透露的信息是 穆勒的老板是否 否决了他的调查行动 巴尔说 那是不可能的 据两名熟悉会议内容的 民主党高级助手说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 民主党核心会议主席杰弗里斯 和民主党委员会主席 将于周六下午3点举行电话会议 讨论下一步要做什么 我们能看一下米勒报告吗 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可以肯定的是 国会将为公开该报告而进行斗争 立法者和川普总统已经表示 他们希望这份报告公开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纳德勒 Jerry Nadler 在巴尔致函国会几分钟后表示 他期待得到完整的报告和相关材料 巴尔告诉立法者 他致力于尽可能多的透明化 但他没有说 他会发布穆勒的完整报告 相反 他是这么说的 他将与穆勒和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 进行磋商 以确定报告中的其他信息 是否可以根据法律发布 契合国防部的长期做法和政策 巴尔曾表示 司法部通常不能透露 大陪审团的信息 也不能贬低未被指控犯罪的人的信息 穆勒何去何从 穆勒的发言人彼得卡尔 Peter Carr 表示 特别顾问穆勒 将在未来几天内结束他的服务 一小部分工作人员 将继续工作以关闭穆勒的办公室 该办公室已经证实 他的一些检察官 和调查人员正前往其他工作岗位 众院与总统的态度如何 对于这个全国全世界人民 翘首以盼的调查结果 众议院全票通过一份倡议 呼吁司法部公开全部调查报告 然而它不具备法律效力 川总竟然也史无前例与民主党持 完全相同的态度 要求司法部尽早公开 为什么呢 左派百姓希望找到通俄的蛛丝马迹 右派百姓希望证明这是赤裸裸的陷害 双方都很着急 然后新官上任的巴尔部长 被放在了火上烤 穆勒调查组是他司法部雇佣的 穆勒不是当年的斯塔尔 无权公布任何文件 那么巴尔部长就敢公布全部文件么 这里边涉及许多人的隐私以及国家机密 巴尔部长敢承担这个责任么 大概率下 他是不敢的 这个月初以来 FBI的小秘密一个个曝光 斯特罗克和佩奇的那些证词 让相关官员如坐针毡 不仅仅把穆勒先生逼到了墙角 他的上级 也急于结束这场闹剧 毕竟 随着FBI录音材料的公布 罗森斯坦这样的不倒翁竟然 建议FBI监听总统 到现在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洗不清了 至于 那份英国退休间谍杜撰的黑材料 漏洞颇多 FBI高层明知不可信 却以此为借口打击川普团队 抄家抓人闹得不亦乐乎 所谓的调查持续了九个月 严重践踏美国宪法第四第六修正案 依然没找到任何证据 穆勒在这个糟糕的基础上启动了调查 在司法部的张罗下胡闹两年 浪费了3000万美元 却只是查出了 而这份黑材料貌似跟民主党有关 是希拉里团队出资买下的 希拉里的疏漏太多 查下去对民主党更加不利 随着乌克兰官方传唤了一个关键证人 目前希拉里那边是越来越着急 川普开始扔炸弹 穆勒的阴云还未完全消散 大周末的 川普按耐不住了 他向国内国际各个领域扔炸弹了 有的地方甚至堪称核弹 美国总统公开宣布 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固有领土 他说 52年过去了 现在 是美国全面承认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时候了 该高地 具有极大的战略价值 并且对以色列的国家安全 和地区稳定非常重要 许多英美媒体的评论认为 川总宣布承认戈兰高地 为以色列领土 标志着美国中东政策的重大转变 而且 他这么做 很可能是为了帮右翼的内塔尼亚胡 竞选连任 毕竟以色列共产党和别的左翼 正在蠢蠢欲动 一个月前 我还翻译过美国共产党官网消息 给各位群友 美共将声援以色列共产党及其盟友 在今年的大选中颠覆以色列 让右翼彻底失势 长期以来 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部一块领土 地势狭窄易守难攻 1967年 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 夺取了这一战略要地 和平管辖了它超过50年 1981年 以色列单方面宣布将其并入本国领土 然而美国等盟友却没敢承认 2017年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访问白宫时向川谱提及此事 川普答应在必要的时候 会支持他的这位犹太朋友 2019年 川普在以色列大选前 公开宣布支持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 以此证明白宫对犹太右翼的支持 内塔尼亚胡非常感动 马上发推对川普总统进行了感谢 他说 在伊朗把叙利亚作为 摧毁以色列的跳板的节骨眼 川普总统无畏地宣称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神圣主权 感谢你川普总统 与此同时 他还连续发推 介绍了自己接待美国国务卿的详情 让全世界犹太人看到 他和美国的关系多么亲密 川普这个炸弹扔得比较猛 欧洲盟国和美国旧政要都会反对他 自二战后以色列建国 到现在已过大半个世纪了 这期间的所有美国总统 没有任何一个敢像川总这样 旗帜鲜明地支持以色列 为了帮以色列 川普带领美国退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退掉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怒怼国际刑警组织 为了帮以色列 川总史无前例承认耶路撒冷是其首都 而且还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该城 以往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敢这么做 在全球伊斯兰问题凸显 伊斯兰及中东外交异常微妙时 牛仔总统川普 力排众议随性所为力挺以色列 这个影响也许将比他想象的更深远 在阿拉伯国家的眼中 美国的举动很可能将被视为 一种公开的挑衅 一种对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宣战行为 而川普的这个宣言 刚好是在他宣布ISIS被彻底消灭之后 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偶发事件 相信接下来的几天内 主流媒体和西欧政要们 又要忙着与美国总统川普进行切割 就像 他们在伊朗问题上的表现那样 然而这一届白宫会让他们明白一点 他们的态度早已不重要了 在稍后的采访中 川总回答了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的提问 主持人问 为什么现在要承认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川总说 这个问题 和迁移美国大使馆至耶路撒冷 性质是一模一样的 历史上 几乎每位美国总统 竞选时都说过此类豪言壮语 可是呢面临所谓的国际社会压力 到最后都怂了 广告 去逛逛 事实上 很多国家在影响着美国的外交 然而我是史无前例在乎诺言的总统 我把这件事做了 而且 结果那是很棒的 戈兰高地的性质和耶路撒冷是一样的 主持人追问 总统先生是不是 为了帮助内塔尼亚胡总理连任呢 川总否认道 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以色列竞选 立法保障校园言论自由 在中东扔炸弹的同时 川总还向 美国极左大本营扔了个炸弹 他签署的一份史无前例的总统令 要求美国的大学校园 必须无条件保障言論自由 否则 联邦政府可以拒绝拨款给这些大学 他是这么说的 今天 我们在这里 执行一项历史性的行动 捍卫 美国的学生以及美国的价值观 稍待片刻 我将签署一份行政令 以保护大学校园的言論自由 现场视频如下 看到这儿你恐怕想问 灯塔国不是一直宣称自己 很好滴保障了某些种类的自由吗 事实上 情况并没有主流媒体宣传的那么好 在美国的大学校园 如果一个学生 公开声称支持川普总统 那么他所面临的压力 将远超其他种类的政治不正确 这是个残酷的事实 众所周知的 美国的左派大本营 除了金融圈 媒体圈和演艺圈 就是大学校园了 专家教授们往往是反川急先锋 而他们的水平如何 其实只需要看看民主党干将 伊丽莎白沃伦女士即可 她是伪造身份装成少数民族入学 又利用大学对少数民族的优待 留校任教 最终以教授的身份成了民主党议员 而她和别的教授在这两年内 基本都被川普反复捉弄 出尽了洋相 公众惊讶地发现 这群校园大咖们除了背诵政治正确 毫无才华与专业度 甚至智商还不如普通人 美国校园为何会变成这样 这是源于几代人的政治正确清洗 可谓一个逆淘汰的过程 如果依然无法理解学术言論自由 还可以去翻翻 著名的DNA之父丢工作案 私下说错一句话 事实上那句真心话的内容并不错 只是政治不正确 后果都会这么严重 丢工作又被所有机构抵制 穷困到不得不变卖诺贝尔奖章 想象一下更加弱势的学生们 以及求职者们 是如何被政治正确给筛选掉的 在一群美丽的保守派学生中 川普说道 他们一直遭到围攻 …………………… 在大学的言论条例 安全空间safe spaces 触发警告trigger warnings的幌子下 这些美国大学 在试图限制自由思想 强制统一思想 这些机构试图禁止 今天站在这里的杰出青年们 发出自己的声音 尽管各个大学 收到了纳税人数以十亿计的资助 但是 很多学校 正在越来越敌视言論自由 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 广告 去逛逛 川普的这项命令 指导12个发放经费的政府部门 与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 协调行使自己的权威 确保收到联邦研究与教育经费的机构 没有践踏言論自由与其他自由 白宫官员证实 该法令 涉及每年350亿美元的经费 寻求资金的各个公立大学 以前公然实施过政治正确清洗 白宫却无能为力 而现在呢 它们需要证明 他们执行了宪法第一修正案 没有压制学生的权利 才能获得经费 与之相比 各个私立大学 在限制言论方面有更多的灵活性 因为它们不需要国家的拨款 川普现在和学生运动代表 站在一块儿 也是彰显他作为改革家的姿态 2020大选 争取年轻人支持 显然成了两党角逐的焦点已关闭评论

穆勒的特别调查小组“完结了”,整整675天,耗资3000万美元,除了反复折腾川总十几年前“可能嫖过”这类莫须有罪名外…没有任何“通俄”的证据。这出闹剧还没完全结束,司法部长还在看报告川总(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就摩拳擦掌甩出两个核弹,对内对外都形成了攻势,看来他是自信爆表了:

无论你是否同情川普

无论你是否认可保守派理念

无论你是否察觉到迫在眉睫的变局

你都不得不承认

穆勒的调查就是一场闹剧

截频信息来源:今日美国3月23日报道

穆勒通俄闹剧完结篇

本周五快下班的时候

特别调查组的罗伯特穆勒

提交了他的最后一份机密报告

给白宫下辖的司法部

这表明

对俄罗斯干涉2016年总统选举的调查

已至尾声

现在

司法部长威廉巴尔

在一封致众议院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

最高立法者的信中宣布

特别调查已结束

巴尔写道

特别法务今向我提交了机密报告

解释他所作的起诉或驳回决定

我正在审阅报告

并预计我可以在本周末

尽快向您提供特别调查组的主要结论

………………

正如司法部女发言人

Kerri Kupec所描述的那样

我们知道这份报告是全面的详实的

我们知道有34人或组织

被起诉

其中6人是川总的前顾问或助手

他们被判犯有联邦罪行

截图为穆勒调查报告首页

以上是我们所知道的

而不知道的呢

以及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找到答案的是

穆勒发现川普通俄证据了吗

答案是

没有

司法部今天的回答是不知道

特别调查的结果没指控任何美国人

与俄罗斯合作帮助川普获胜

一位未经授权公开发言的

司法部高级官员说

特别顾问办公室不建议新的起诉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正如巴尔在信中所说

他可以在周六就穆勒的

主要结论

向国会发出警告

当然这不等于整个报告

相反

这是穆勒调查结果的书面总结

基本上是巴尔认为

他可以根据司法部的规定

分享的报告的一部分

巴尔唯一需要透露的信息是

穆勒的老板是否

否决了他的调查行动

巴尔说

那是不可能的

据两名熟悉会议内容的

民主党高级助手说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

民主党核心会议主席杰弗里斯

和民主党委员会主席

将于周六下午3点举行电话会议

讨论下一步要做什么

我们能看一下米勒报告吗

现在说还为时过早

可以肯定的是

国会将为公开该报告而进行斗争

立法者和川普总统已经表示

他们希望这份报告公开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纽约州民主党众议员纳德勒

Jerry Nadler

在巴尔致函国会几分钟后表示

他期待得到完整的报告和相关材料

巴尔告诉立法者

他致力于尽可能多的透明化

但他没有说

他会发布穆勒的完整报告

相反

他是这么说的

他将与穆勒和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

进行磋商

以确定报告中的其他信息

是否可以根据法律发布

契合国防部的长期做法和政策

巴尔曾表示

司法部通常不能透露

大陪审团的信息

也不能贬低未被指控犯罪的人的信息

穆勒何去何从

穆勒的发言人彼得卡尔

Peter Carr

表示

特别顾问穆勒

将在未来几天内结束他的服务

一小部分工作人员

将继续工作以关闭穆勒的办公室

该办公室已经证实

他的一些检察官

和调查人员正前往其他工作岗位

众院与总统的态度如何

对于这个全国全世界人民

翘首以盼的调查结果

众议院全票通过一份倡议

呼吁司法部公开全部调查报告

然而它不具备法律效力

川总竟然也史无前例与民主党持

完全相同的态度

要求司法部尽早公开

为什么呢

左派百姓希望找到通俄的蛛丝马迹

右派百姓希望证明这是赤裸裸的陷害

双方都很着急

然后新官上任的巴尔部长

被放在了火上烤

穆勒调查组是他司法部雇佣的

穆勒不是当年的斯塔尔

无权公布任何文件

那么巴尔部长就敢公布全部文件么

这里边涉及许多人的隐私以及国家机密

巴尔部长敢承担这个责任么

大概率下

他是不敢的

这个月初以来

FBI的小秘密一个个曝光

斯特罗克和佩奇的那些证词

让相关官员如坐针毡

不仅仅把穆勒先生逼到了墙角

他的上级

也急于结束这场闹剧

毕竟

随着FBI录音材料的公布

罗森斯坦这样的不倒翁竟然

建议FBI监听总统

到现在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洗不清了

至于

那份英国退休间谍杜撰的黑材料

漏洞颇多

FBI高层明知不可信

却以此为借口打击川普团队

抄家抓人闹得不亦乐乎

所谓的调查持续了九个月

严重践踏美国宪法第四第六修正案

依然没找到任何证据

穆勒在这个糟糕的基础上启动了调查

在司法部的张罗下胡闹两年

浪费了3000万美元

却只是查出了

而这份黑材料貌似跟民主党有关

是希拉里团队出资买下的

希拉里的疏漏太多

查下去对民主党更加不利

随着乌克兰官方传唤了一个关键证人

目前希拉里那边是越来越着急

川普开始扔炸弹

穆勒的阴云还未完全消散

大周末的

川普按耐不住了

他向国内国际各个领域扔炸弹了

有的地方甚至堪称核弹

美国总统公开宣布

戈兰高地是以色列的固有领土

他说

52年过去了

现在

是美国全面承认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拥有主权的时候了

该高地

具有极大的战略价值

并且对以色列的国家安全

和地区稳定非常重要

许多英美媒体的评论认为

川总宣布承认戈兰高地

为以色列领土

标志着美国中东政策的重大转变

而且

他这么做

很可能是为了帮右翼的内塔尼亚胡

竞选连任

毕竟以色列共产党和别的左翼

正在蠢蠢欲动

一个月前

我还翻译过美国共产党官网消息

给各位群友

美共将声援以色列共产党及其盟友

在今年的大选中颠覆以色列

让右翼彻底失势

长期以来

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部一块领土

地势狭窄易守难攻

1967年

以色列在第三次中东战争后

夺取了这一战略要地

和平管辖了它超过50年

1981年

以色列单方面宣布将其并入本国领土

然而美国等盟友却没敢承认

2017年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访问白宫时向川谱提及此事

川普答应在必要的时候

会支持他的这位犹太朋友

2019年

川普在以色列大选前

公开宣布支持以色列拥有戈兰高地

以此证明白宫对犹太右翼的支持

内塔尼亚胡非常感动

马上发推对川普总统进行了感谢

他说

在伊朗把叙利亚作为

摧毁以色列的跳板的节骨眼

川普总统无畏地宣称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神圣主权

感谢你川普总统

与此同时

他还连续发推

介绍了自己接待美国国务卿的详情

让全世界犹太人看到

他和美国的关系多么亲密

川普这个炸弹扔得比较猛

欧洲盟国和美国旧政要都会反对他

自二战后以色列建国

到现在已过大半个世纪了

这期间的所有美国总统

没有任何一个敢像川总这样

旗帜鲜明地支持以色列

为了帮以色列

川普带领美国退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退掉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怒怼国际刑警组织

为了帮以色列

川总史无前例承认耶路撒冷是其首都

而且还把美国大使馆迁到该城

以往的任何美国总统都不敢这么做

在全球伊斯兰问题凸显

伊斯兰及中东外交异常微妙时

牛仔总统川普

力排众议随性所为力挺以色列

这个影响也许将比他想象的更深远

在阿拉伯国家的眼中

美国的举动很可能将被视为

一种公开的挑衅

一种对整个伊斯兰世界的宣战行为

而川普的这个宣言

刚好是在他宣布ISIS被彻底消灭之后

看上去完全不像是偶发事件

相信接下来的几天内

主流媒体和西欧政要们

又要忙着与美国总统川普进行切割

就像

他们在伊朗问题上的表现那样

然而这一届白宫会让他们明白一点

他们的态度早已不重要了

在稍后的采访中

川总回答了福克斯新闻主持人的提问

主持人问

为什么现在要承认

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川总说

这个问题

和迁移美国大使馆至耶路撒冷

性质是一模一样的

历史上

几乎每位美国总统

竞选时都说过此类豪言壮语

可是呢面临所谓的国际社会压力

到最后都怂了广告去逛逛 

事实上

很多国家在影响着美国的外交

然而我是史无前例在乎诺言的总统

我把这件事做了

而且

结果那是很棒的

戈兰高地的性质和耶路撒冷是一样的

主持人追问

总统先生是不是

为了帮助内塔尼亚胡总理连任呢

川总否认道

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以色列竞选

立法保障校园言论自由

在中东扔炸弹的同时

川总还向

美国极左大本营扔了个炸弹

他签署的一份史无前例的总统令

要求美国的大学校园

必须无条件保障言論自由

否则

联邦政府可以拒绝拨款给这些大学

他是这么说的

今天

我们在这里

执行一项历史性的行动

捍卫

美国的学生以及美国的价值观

稍待片刻

我将签署一份行政令

以保护大学校园的言論自由

现场视频如下

看到这儿你恐怕想问

灯塔国不是一直宣称自己

很好滴保障了某些种类的自由吗

事实上

情况并没有主流媒体宣传的那么好

在美国的大学校园

如果一个学生

公开声称支持川普总统

那么他所面临的压力

将远超其他种类的政治不正确

这是个残酷的事实

众所周知的

美国的左派大本营

除了金融圈 媒体圈和演艺圈

就是大学校园了

专家教授们往往是反川急先锋

而他们的水平如何

其实只需要看看民主党干将

伊丽莎白沃伦女士即可

她是伪造身份装成少数民族入学

又利用大学对少数民族的优待

留校任教

最终以教授的身份成了民主党议员

而她和别的教授在这两年内

基本都被川普反复捉弄

出尽了洋相

公众惊讶地发现

这群校园大咖们除了背诵政治正确

毫无才华与专业度

甚至智商还不如普通人

美国校园为何会变成这样

这是源于几代人的政治正确清洗

可谓一个逆淘汰的过程

如果依然无法理解学术言論自由

还可以去翻翻

著名的DNA之父丢工作案

私下说错一句话

事实上那句真心话的内容并不错

只是政治不正确

后果都会这么严重

丢工作又被所有机构抵制

穷困到不得不变卖诺贝尔奖章

想象一下更加弱势的学生们

以及求职者们

是如何被政治正确给筛选掉的

在一群美丽的保守派学生中

川普说道

他们一直遭到围攻

……………………

在大学的言论条例

安全空间safe spaces

触发警告trigger warnings的幌子下

这些美国大学

在试图限制自由思想

强制统一思想

这些机构试图禁止

今天站在这里的杰出青年们

发出自己的声音

尽管各个大学

收到了纳税人数以十亿计的资助

但是

很多学校

正在越来越敌视言論自由

和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广告去逛逛 

川普的这项命令

指导12个发放经费的政府部门

与白宫管理与预算办公室

协调行使自己的权威

确保收到联邦研究与教育经费的机构

没有践踏言論自由与其他自由

白宫官员证实

该法令

涉及每年350亿美元的经费 

寻求资金的各个公立大学

以前公然实施过政治正确清洗

白宫却无能为力

而现在呢

它们需要证明

他们执行了宪法第一修正案

没有压制学生的权利

才能获得经费

与之相比

各个私立大学

在限制言论方面有更多的灵活性

因为它们不需要国家的拨款

川普现在和学生运动代表

站在一块儿

也是彰显他作为改革家的姿态

2020大选

争取年轻人支持

显然成了两党角逐的焦点

Copyright © 女性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반지 여성 백만장 자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设计 知更鸟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