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情人節🌹。戀人節🌹。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过程中,疫情控制、临床诊治、感染情况带给一线医护工作者怎样的思考?当地时间2月11日,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通讯文章,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生张洪通过回顾疫情爆发至今的早期医学与流行病学措施,总结了7个教训。   张洪现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精神病学教研室副主任,湖北省神经科学会常务理事。从事神经内科工作25余年,擅长于脑血管疾病和痴呆等疾病的诊断与治疗。该文章并非医学论文,仅代表张洪个人观点。   作为治疗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疫情早期接诊了大量新冠肺炎患者,是最早开始认识、分析该病毒引发的疾病的团队之一。该医院团队于当地时间2月7日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在线发表了武汉地区138例新冠肺炎住院患者临床特征分析的论文,指出该病毒在医院内感染比例达57/138,即41.3%。   张洪此次在文中写道,世卫组织已宣布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暴发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次疫情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首先,疫情的早期发现和早期报告被延迟。早在2019年12月上旬,8名医生即发现不明原因肺炎。不过直到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才首次对外正式通报。   其次,尽管科学文献中描述了早期人传人的情况,但当地政府并没有提前向公众通报,允许500多万人离开武汉回家过年或出国旅游。结果,疫情在武汉暴发,其他城市和国家均有病例,并且呈上升趋势。   第三,对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肺炎严重认识不足。许多病人有非典型的临床表现,并去不同的医疗部门就诊。由于患者在潜伏期可能具有传染性,因此许多医务人员可能未得到充分保护,可能会因为与患者接触而受到感染。研究表明,除了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外,新冠病毒可能还可能通过粪-口途径传播。   第四,医院防护装备储备严重不足,交通管制的实施使情况进一步恶化。医院的防护设备主要提供给指定的传染病科室和重症监护室,而综合医院和其他部门的医务人员被感染的风险最高,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防护设备。   第五,由于先前的医疗监管,许多临床药物被认定为辅助药物,并停止了向医院的供应。医院的综合科没有必要的治疗药物,使许多医务人员有感染的危险。   第六,由于定点医院的病床已全部占满,而武汉市新医院尚未建成,许多确诊病人不能住进定点院,他们住进综合医院或回家隔离,这势必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   第七,鉴于目前的情况,为减少交叉感染,许多医院取消了门诊预约(急诊和发烧诊所除外)。这必然影响其他疾病患者的诊断和治疗。   张洪最后表示,作为一名在武汉疫情一线工作的医生,他希望在全国医务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能够迅速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并降低患者的死亡率。   他也希望卫生部门重视前线医生并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以降低他们感染的风险。“只有这样,疫情才能得到控制,患者才能继续在医院寻求疾病的治疗。”

2.14. 情人節🌹
戀人節🌹

  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过程中,疫情控制、临床诊治、感染情况带给一线医护工作者怎样的思考?当地时间2月11日,国际顶级医学期刊《柳叶刀》在线发表通讯文章,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生张洪通过回顾疫情爆发至今的早期医学与流行病学措施,总结了7个教训。
  张洪现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神经精神病学教研室副主任,湖北省神经科学会常务理事。从事神经内科工作25余年,擅长于脑血管疾病和痴呆等疾病的诊断与治疗。该文章并非医学论文,仅代表张洪个人观点。
  作为治疗新冠肺炎定点医院之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在疫情早期接诊了大量新冠肺炎患者,是最早开始认识、分析该病毒引发的疾病的团队之一。该医院团队于当地时间2月7日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在线发表了武汉地区138例新冠肺炎住院患者临床特征分析的论文,指出该病毒在医院内感染比例达57/138,即41.3%。
  张洪此次在文中写道,世卫组织已宣布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暴发是“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次疫情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首先,疫情的早期发现和早期报告被延迟。早在2019年12月上旬,8名医生即发现不明原因肺炎。不过直到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才首次对外正式通报。
  其次,尽管科学文献中描述了早期人传人的情况,但当地政府并没有提前向公众通报,允许500多万人离开武汉回家过年或出国旅游。结果,疫情在武汉暴发,其他城市和国家均有病例,并且呈上升趋势。
  第三,对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肺炎严重认识不足。许多病人有非典型的临床表现,并去不同的医疗部门就诊。由于患者在潜伏期可能具有传染性,因此许多医务人员可能未得到充分保护,可能会因为与患者接触而受到感染。研究表明,除了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外,新冠病毒可能还可能通过粪-口途径传播。
  第四,医院防护装备储备严重不足,交通管制的实施使情况进一步恶化。医院的防护设备主要提供给指定的传染病科室和重症监护室,而综合医院和其他部门的医务人员被感染的风险最高,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防护设备。
  第五,由于先前的医疗监管,许多临床药物被认定为辅助药物,并停止了向医院的供应。医院的综合科没有必要的治疗药物,使许多医务人员有感染的危险。
  第六,由于定点医院的病床已全部占满,而武汉市新医院尚未建成,许多确诊病人不能住进定点院,他们住进综合医院或回家隔离,这势必增加发病率和死亡率。
  第七,鉴于目前的情况,为减少交叉感染,许多医院取消了门诊预约(急诊和发烧诊所除外)。这必然影响其他疾病患者的诊断和治疗。
  张洪最后表示,作为一名在武汉疫情一线工作的医生,他希望在全国医务人员的共同努力下能够迅速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并降低患者的死亡率。
  他也希望卫生部门重视前线医生并提供足够的防护设备,以降低他们感染的风险。“只有这样,疫情才能得到控制,患者才能继续在医院寻求疾病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