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樣成了共產國際情報員?   魯特·維爾納中學時代就是柏林工人運動積極分子,19歲加入德國共產黨,23歲,即1930年隨丈夫來上海應聘英租界市政建設工程師。初來上海,由於她丈夫有個體面職業,經常被邀請參加歐美人士舉辦的社交活動。沒有多久,她便厭煩了這裡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她看到女人們,既不像男人那樣從事職業工作,家裡又無事可做,一切家務全都由仆人、廚子和苦力承擔,她們自己天天泡在娛樂場和私家花園裡,在她看來,這簡直是些“享樂動物”。來上海不久,一個朋友介紹她認識了美國記者史沫特萊,又通過她認識了佐爾格,從此又在中國開始為共產主義理想而斗爭。   魯特·維爾納來華第二年,即1931年,遇上九一八事變,翌年初又逢上海一二八戰爭,1933年3月,希特勒在德國攫取政權。從此以后不但中德兩國“國無寧日”,全世界都陷入動蕩不定之中。年輕的魯特·維爾納斷了返回德國的路,她的父母兄妹全都流亡去了英國,她自己似乎也習慣了這種在逆境中搏斗的生活,如她自己所說:她要與中國共產黨人一道,為反對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制度而斗爭。   1933年,佐爾格奉調返回莫斯科,后來被派往日本,1944年11月在東京被殺害。魯特·維爾納也奉調去莫斯科,接受情報職業訓練,於1934年夏天與同學恩斯特一道被派往沈陽,一方面搜集日本人在華活動情報,一方面協助東北抗日組織從事隱蔽的斗爭。在莫斯科她去阿爾巴特街蘇聯紅軍情報局報到時,接待她的蘇聯軍官都稱呼她“索尼婭”,開始她很納悶兒,慢慢從他們的談話裡才弄明白,原來是佐爾格為她取了這個職業性假名。   佐爾格怎麼會想到給她取這樣一個名字呢?一是因為“索尼婭”在俄羅斯是個廣為流傳的女性名字,便於蘇聯同行記憶﹔二是因為他們在上海居住時,常常在歐美人士聚會上聽見一首流行歌曲,名叫“當索尼婭幸福地翩翩起舞”。這首流行歌曲節奏明朗歡快,很適於伴舞,想必給佐爾格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向情報局推薦魯特·維爾納時,故意為她取了這個假名。從此以后魯特·維爾納在蘇聯情報機構中便以索尼婭的名字著稱,40年后她為自己的回憶錄取名為《索尼婭的報告》。   魯特·維爾納在沈陽時,租住在張學良一位情婦住過的別墅配樓裡,她的公開身份是一家外國書店的代銷商。她的主要工作除定期向蘇聯發送情報之外,還要幫助中國同志與蘇聯溝通,以外國人的身份作掩護,幫助他們購買制造炸藥的原材料。1935年的夏天,日本人在丹東一位中國同志家裡搜出炸藥,他和他的同志們大約十人被捕,后來全遭日本人殺害。魯特·維爾納得到消息,及時撤往北平,躲過一劫。   解放后人們從日偽檔案中發現,日本人在追查上線時,已經盯上了魯特·維爾納,誤認為她是個“俄國婦女”。在北平期間適逢上海發生了轟動一時的“神秘西人案”,即佐爾格的繼任者遭國民黨政府逮捕和審訊。為了避免再牽涉進去,魯特·維爾納奉命返回莫斯科,此后先后在波蘭、瑞士和英國從事秘密情報工作,直至二戰結束。由於她在無形戰線上做出杰出貢獻,兩次榮獲蘇聯紅軍情報局頒發的“紅旗勛章”。

  她怎樣成了共產國際情報員?

  魯特·維爾納中學時代就是柏林工人運動積極分子,19歲加入德國共產黨,23歲,即1930年隨丈夫來上海應聘英租界市政建設工程師。初來上海,由於她丈夫有個體面職業,經常被邀請參加歐美人士舉辦的社交活動。沒有多久,她便厭煩了這裡的生活方式,尤其是她看到女人們,既不像男人那樣從事職業工作,家裡又無事可做,一切家務全都由仆人、廚子和苦力承擔,她們自己天天泡在娛樂場和私家花園裡,在她看來,這簡直是些“享樂動物”。來上海不久,一個朋友介紹她認識了美國記者史沫特萊,又通過她認識了佐爾格,從此又在中國開始為共產主義理想而斗爭。

  魯特·維爾納來華第二年,即1931年,遇上九一八事變,翌年初又逢上海一二八戰爭,1933年3月,希特勒在德國攫取政權。從此以后不但中德兩國“國無寧日”,全世界都陷入動蕩不定之中。年輕的魯特·維爾納斷了返回德國的路,她的父母兄妹全都流亡去了英國,她自己似乎也習慣了這種在逆境中搏斗的生活,如她自己所說:她要與中國共產黨人一道,為反對封建主義和資本主義制度而斗爭。

  1933年,佐爾格奉調返回莫斯科,后來被派往日本,1944年11月在東京被殺害。魯特·維爾納也奉調去莫斯科,接受情報職業訓練,於1934年夏天與同學恩斯特一道被派往沈陽,一方面搜集日本人在華活動情報,一方面協助東北抗日組織從事隱蔽的斗爭。在莫斯科她去阿爾巴特街蘇聯紅軍情報局報到時,接待她的蘇聯軍官都稱呼她“索尼婭”,開始她很納悶兒,慢慢從他們的談話裡才弄明白,原來是佐爾格為她取了這個職業性假名。

  佐爾格怎麼會想到給她取這樣一個名字呢?一是因為“索尼婭”在俄羅斯是個廣為流傳的女性名字,便於蘇聯同行記憶﹔二是因為他們在上海居住時,常常在歐美人士聚會上聽見一首流行歌曲,名叫“當索尼婭幸福地翩翩起舞”。這首流行歌曲節奏明朗歡快,很適於伴舞,想必給佐爾格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向情報局推薦魯特·維爾納時,故意為她取了這個假名。從此以后魯特·維爾納在蘇聯情報機構中便以索尼婭的名字著稱,40年后她為自己的回憶錄取名為《索尼婭的報告》。

  魯特·維爾納在沈陽時,租住在張學良一位情婦住過的別墅配樓裡,她的公開身份是一家外國書店的代銷商。她的主要工作除定期向蘇聯發送情報之外,還要幫助中國同志與蘇聯溝通,以外國人的身份作掩護,幫助他們購買制造炸藥的原材料。1935年的夏天,日本人在丹東一位中國同志家裡搜出炸藥,他和他的同志們大約十人被捕,后來全遭日本人殺害。魯特·維爾納得到消息,及時撤往北平,躲過一劫。

  解放后人們從日偽檔案中發現,日本人在追查上線時,已經盯上了魯特·維爾納,誤認為她是個“俄國婦女”。在北平期間適逢上海發生了轟動一時的“神秘西人案”,即佐爾格的繼任者遭國民黨政府逮捕和審訊。為了避免再牽涉進去,魯特·維爾納奉命返回莫斯科,此后先后在波蘭、瑞士和英國從事秘密情報工作,直至二戰結束。由於她在無形戰線上做出杰出貢獻,兩次榮獲蘇聯紅軍情報局頒發的“紅旗勛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