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離開中國沈陽,魯特·維爾納先后被派往波蘭、瑞士繼續從事情報工作。在沈陽時她懷上了恩斯特的孩子,由於工作調動必須與恩斯特分手,她丈夫和恩斯特都勸她流產,她卻堅持認為多一個孩子多一層掩護。一年后她在波蘭生下女兒雅尼娜,這時在上海降生的兒子米沙已經六歲。漢布爾格先生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掩護她的工作,直到1939年才在瑞士辦理離婚手續,獨自一人返回中國。這時魯特·維爾納的德國護照已經失效,有被瑞士當局遣送回德國的危險,遵照“中央”指示,她須與一位來自英國的同志辦理假結婚手續,以便日后轉去英國工作。就這樣,她與參加過西班牙反佛朗哥戰爭的英國同志倫·畢爾頓辦理了假結婚手續,后來弄假成真,她則由漢布爾格夫人變成了畢爾頓夫人。   魯特·維爾納在瑞士工作了兩年多,1940年底離開瑞士,途經法國、西班牙、葡萄牙,1941年初才經由海路抵達利物浦,后來在牛津距離父母不遠的鄉下定居下來,並與“中央”重新建立聯系,開始她的情報工作。她除了與蘇聯特工“謝爾蓋”們定期交流情報,還組裝了新的發報機,冒著風險與中央直接聯系,逐漸發展小組成員,建立自己的情報網。她父親和哥哥也利用自己的知識和社會關系,向她提供經濟和軍事方面的消息,使她的工作開展得有聲有色。在英國期間她干得最漂亮的一件事情,是她與德國流亡的核物理學家克勞斯·福克斯合作,陸續把英美研究和制造原子彈的情報資料提供給蘇聯,為打破核壟斷,建立平衡的世界秩序立下汗馬功勞。就這樣,魯特·維爾納在她的事業上達到了輝煌的頂峰,成了20世紀最成功的頂尖級情報員。   與她共同完成這件驚天動地大事的伙伴,克勞斯·福克斯(Klaus Fuchs)出身於德國神職人員家庭,他父親埃米爾·福克斯是德國新教神甫,是第一個參加德國共產黨的宗教界人士。克勞斯1932年加入了德國共產黨,當時是物理學大學生。1933年流亡英國,在那裡完成學業,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曾與早期核物理學家MaxBorn,TubeAlloys等人一道從事核物理學和原子武器的研究制造工作。1945年7月16日參與了美國“曼哈頓項目”,即在新墨西哥州的沙漠裡試爆第一顆原子彈。   他在與Tube Alloys一道工作時,便意識到這項研究工作的使用價值和戰略意義,出於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他決心把有關技術情報泄漏給蘇聯。但他不知道通向蘇聯的渠道,德國流亡組織的領導人於爾根·庫欽斯基,把他介紹給自己的妹妹魯特·維爾納。二人一拍即合,兩年多的合作,十分默契。魯特·維爾納的工作受到蘇聯紅軍情報局長的表揚,他說:“假如我們在英國有五個索尼婭,戰爭早就結束了。”   最令人驚嘆的是,魯特·維爾納的身份始終未暴露,二戰以后得以大搖大擺返回德國。40年后,一位英國資深反間諜專家,得知這一情況后,懊悔不迭:這樣一樁大案,居然從他手裡漏掉了。福克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的同事William Perry向英國官方揭露了他泄露核機密的活動,1950年3月1日,被倫敦中央刑事法院判處14年徒刑,1955年被特赦,返回德意志民主共和國。

  她做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情

  離開中國沈陽,魯特·維爾納先后被派往波蘭、瑞士繼續從事情報工作。在沈陽時她懷上了恩斯特的孩子,由於工作調動必須與恩斯特分手,她丈夫和恩斯特都勸她流產,她卻堅持認為多一個孩子多一層掩護。一年后她在波蘭生下女兒雅尼娜,這時在上海降生的兒子米沙已經六歲。漢布爾格先生一直陪伴在她的身旁,掩護她的工作,直到1939年才在瑞士辦理離婚手續,獨自一人返回中國。這時魯特·維爾納的德國護照已經失效,有被瑞士當局遣送回德國的危險,遵照“中央”指示,她須與一位來自英國的同志辦理假結婚手續,以便日后轉去英國工作。就這樣,她與參加過西班牙反佛朗哥戰爭的英國同志倫·畢爾頓辦理了假結婚手續,后來弄假成真,她則由漢布爾格夫人變成了畢爾頓夫人。

  魯特·維爾納在瑞士工作了兩年多,1940年底離開瑞士,途經法國、西班牙、葡萄牙,1941年初才經由海路抵達利物浦,后來在牛津距離父母不遠的鄉下定居下來,並與“中央”重新建立聯系,開始她的情報工作。她除了與蘇聯特工“謝爾蓋”們定期交流情報,還組裝了新的發報機,冒著風險與中央直接聯系,逐漸發展小組成員,建立自己的情報網。她父親和哥哥也利用自己的知識和社會關系,向她提供經濟和軍事方面的消息,使她的工作開展得有聲有色。在英國期間她干得最漂亮的一件事情,是她與德國流亡的核物理學家克勞斯·福克斯合作,陸續把英美研究和制造原子彈的情報資料提供給蘇聯,為打破核壟斷,建立平衡的世界秩序立下汗馬功勞。就這樣,魯特·維爾納在她的事業上達到了輝煌的頂峰,成了20世紀最成功的頂尖級情報員。

  與她共同完成這件驚天動地大事的伙伴,克勞斯·福克斯(Klaus Fuchs)出身於德國神職人員家庭,他父親埃米爾·福克斯是德國新教神甫,是第一個參加德國共產黨的宗教界人士。克勞斯1932年加入了德國共產黨,當時是物理學大學生。1933年流亡英國,在那裡完成學業,獲得物理學博士學位,曾與早期核物理學家MaxBorn,TubeAlloys等人一道從事核物理學和原子武器的研究制造工作。1945年7月16日參與了美國“曼哈頓項目”,即在新墨西哥州的沙漠裡試爆第一顆原子彈。

  他在與Tube Alloys一道工作時,便意識到這項研究工作的使用價值和戰略意義,出於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他決心把有關技術情報泄漏給蘇聯。但他不知道通向蘇聯的渠道,德國流亡組織的領導人於爾根·庫欽斯基,把他介紹給自己的妹妹魯特·維爾納。二人一拍即合,兩年多的合作,十分默契。魯特·維爾納的工作受到蘇聯紅軍情報局長的表揚,他說:“假如我們在英國有五個索尼婭,戰爭早就結束了。”

  最令人驚嘆的是,魯特·維爾納的身份始終未暴露,二戰以后得以大搖大擺返回德國。40年后,一位英國資深反間諜專家,得知這一情況后,懊悔不迭:這樣一樁大案,居然從他手裡漏掉了。福克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的同事William Perry向英國官方揭露了他泄露核機密的活動,1950年3月1日,被倫敦中央刑事法院判處14年徒刑,1955年被特赦,返回德意志民主共和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