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9日周四下午12:00pm,鲁迪·朱利安尼(Rudy Guiliani-川普的律师)和川普总统的法律团队今天列出了他们的 “开场白”,讨论了他们所说的在多个战场州收集到的大量证据。这位前纽约市市长表示,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等战场州,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选举舞弊,如果这些非法选票被抛出,川普总统将赢得选举。 朱利安尼的讲话摘要 朱利安尼说:“我可以向你证明,他以30万票赢得了宾夕法尼亚州。我可以向你证明,他大概以5万票的优势赢得了密歇根州。” 这些州需要对选票进行全面审计和重新计票,并表示佐治亚州和其他州的重新计票 “毫无意义”,因为欺诈性选票被再次计算。 他概述了宾夕法尼亚州存在的问题,从阻止投票监督员和计票员开展工作,到一袋袋、一摞摞非法选票被加入到总票数中。 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人违反了平等保护条款,在自由派的匹兹堡和费城固化了数万张选票,虽然宾夕法尼亚州不允许缺席选民修正他们的选票的任何错误,但匹兹堡和费城的人得到了这个机会,而那些来自共和党地区的选民却没有。 宾州共和党民调观察者声称他们不被允许观察计票过程,因为他们被关得太远。法官曾作出有利于他们的裁决,下令允许他们在费城一个中心离计票地点6英尺远的地方,但在官员上诉后被推翻。 他引用了宾夕法尼亚州投票站工作人员的宣誓书,他们谈到了主管的指示。其中一份宣誓书说,宾夕法尼亚州的工作人员被指示将没有名字的选票随机分配给一些人,结果匹兹堡数千人到投票站时发现选票是以他们的名字投的。 朱利安尼还说,宾州共出现了1万7千多张“临时(Provisional)选票”。什么是“临时选票”?就是我朱利安尼来到投票站,报上自己的姓名地址后,工作人员却根据电脑查到的数据库信息说:“你已经投过票了。(或你应该有邮寄选票)” 但是我确实没有投过票,难道是我已经投过票,我却忘了吗?难道宾州有1万7千人投过票却都忘了吗?这时,工作人员就会让我填“临时选票”。 一般“临时选票”开票时是不计算的,这就意味着在宾州至少有1万7千人被别人冒名顶替投了票。 他说:“他们是在一个腐败的城市进行的,而不是在共和党的地方。” 虽然联邦最高法院阿利托(Alito)大法官命令宾州必须把投票日以后收到的选票与投票日当日和之前收到的选票分开,但是费城完全没有执行。 朱利安尼说,密歇根州底特律的目击者已经提交了宣誓书,证实他们看到选举工作人员指导人们如何投票,而且没有拿着适当的身份证件来确认有效选民。 他说,有一位名叫杰西·杰克逊的底特律市雇员提供了宣誓证词,杰克逊9月份报名参加了投票站工作人员的培训,市政府教导所有参加培训者如何将投票日后收到的选票改为投票日当天收到的;如何教选民给拜登投票;不要看投票者的证件;不要找选票上的任何不符点,即使有错误也让它通过;不要核对签名,没有签名也不要紧。 他说,密歇根州底特律有足够多的非法选票,选票只投给乔·拜登,如果抛出,足以让该州进入川普的阵营。 另一份宣誓书说,在密歇根州,一名主管指示工作人员更改缺席选票上的日期,以显示这些选票比他们早到。一份宣誓书还称,工作人员们被告知不要要求密歇根州选民提供带照片的身份证明,尽管州法律要求这样做。 这位前市长还追问媒体,恳请他们做好自己的工作,报道川普法律团队发现的大量舞弊证据。他说:“你们对(选举舞弊)的报道几乎和这个计划本身一样糟糕。” 朱利安尼斥责主流媒体记者说:“你们一直说我们没有证据,这些宣誓作证的证词和证人就是证据,你们可以交叉问证。你们说我们没有证据就是在说谎。 美国人民有权知道这些。你没有权利对他们隐瞒。” 朱利安尼继续说:所有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完全由民主党主政的州,共和党完全执政的州或两党共同执政的州都没有这样的事。共和党人从来不干这种事,但是你们媒体根本不会报道。这件事不仅仅事民主党的事,而是关系到两党的事,关系到整个国家的事。你们媒体的责任是报道真相,而我的工作是为我的顾客服务,为总统打官司。但是你们都干了什么? 他说:仅仅在密歇根一个州,我手里就有220份证词,现在我提供给你们提供其中的8份。这8个证人现在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你们可以找到他们。但是你们会去报道吗?我认为你们不会。对于任何媒体来说,我说的这些绝对应该是明天的头版头条,但它们不是,就是因为你们媒体仇视川普总统。 朱利安尼还根据证人的证词描述了底特律TCF计票中心11月3日凌晨发生的事:凌晨4点左右,一辆装满“食物”的卡车开来了,人们以为是送来了食物,就纷纷前去领取,不料车上装的一袋一袋、一箱一箱的都是选票。然后他们就把所有的共和党监票员都赶出了现场,只留下他们“自己人”。有3个多米尼公司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宣誓作证表示,他们亲眼看见,所有的这些选票都是投给拜登的,而且信封上都没有姓名。这些选票应该有6-10万份,并且很多选票都是输入了2-3次。 朱利安尼愤怒地质问:“如果美国大选可以让这种事情发生,那我们是什么样的国家?!” 朱利安尼说,在宾州和密歇根州一共有上千份宣誓证词。在密歇根,不但是一个人投3-4次票,1张票输入3-4次,仅仅在密歇根,川普就应该赢30万票,而不是输掉14万票。 在密歇根的韦恩郡,投拜登的有80%,投川普的只有20%,这太离谱。现在向法院起诉的不是我们川普律师团队,而是普通选民。 朱利安尼表示,威斯康辛州约有10万张缺席选票应该被视为无效(密尔瓦基有6万张,麦迪逊有4万张),因为依照威斯康辛的法律,所有缺席选票都必须本人亲自申请,而这10万张选票根本没有经过申请。目前拜登在该州领先川普总统约2万票。“如果你计算合法选票,川普赢得了威斯康辛州。” 他表示川普在该州应该同样超出拜登30万票。 朱利安尼说,除此以外,超额投票又是一个大规模作弊的证据。在上述各州很多地方,投票数量是注册选民人数的1.5~3倍,甚至有些地方,投票数为总人口的2倍。这是极其荒唐的事,其原因无非是大量的1人多次投票和大量的非选民投票。韦恩郡的2位共和党选举委员拒绝对选举结果认证,原因就是在于大量的超额投票。 至于佐治亚州,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亚特兰大。共和党监票员被阻止进入监票现场并被恐吓,外州的人进来投票等等。川普律师团队明天将会向法院起诉。 朱利安尼还表示,在亚利桑那州和可能的新墨西哥州、弗吉尼亚州也存在大量的舞弊,可能会有更多的诉讼,川普在那里落后拜登近10万票。他还表示,如果他们相信自己能够克服这一劣势,可能会在拜登领先近50万票的弗吉尼亚州迎来挑战。 朱利安尼总结说:在大选日晚上直到深夜,川普总统在所有摇摆州都是遥遥领先的,但是在这些州都发生了同样的事,几乎同时停止计票,然后赶走所有共和党监票员,到了凌晨拜登的票数突然暴增。这只能说明这些州都受到一个中心的统一调度。这也证明了希拉里对拜登说的,“在大选夜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认输。” 也证实了拜登自己说过的:“我们组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选举欺诈组织。” 鲍威尔的讲话摘要 川普的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是第二位发言人,她明确表示这次的选举舞弊决定了选举是给乔·拜登的。 鲍威尔证实,多米尼投票机使用的软件SmartMatic就是委内瑞拉独裁者查韦斯主持设计开发的。SmartMatic的老板布朗爵士则是索罗斯集团的二号人物,而乔治·索罗斯则是民主党最大的金主,也是安提法、黑命贵最大的金主。现在一夜间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多米尼公司已经人去楼空。 鲍威尔说,为什么选举日当夜需要停止计票呢?原因在于起初多米尼系统已经预先设置好了按一定的比例实行计票翻转,将川普的选票自动转到拜登名下,然而由于川普得票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多米尼系统的预先设置已经不能满足拜登胜选的需要,使用他们不得不在夜里11点左右叫停计票,临时手工赶制假选票,并在凌晨3-4点送到计票中心,于是出现了匪夷所思的单一的拜登票暴增的离奇现象。 鲍威尔律师还说,多米尼投票系统的问题美国两党人士早就提出过投诉,但是没有任何部门受理。“FBI为什么不受理?我不能理解。” 难道是FBI要用这款设备/软件去颠覆其他国家的选举? 她说,SmartMatic里的所有人都是反对川普的,他们的软件被安装在多米尼投票系统中,放到美国30个州的2000多个投票站。所以他们对美国大选的干预不仅仅是在摇摆州,共和党主导的州和民主党主导的州都被包括了。在不同的州,数据输入居然采用了同样的形式,按同样的比例分配给拜登和川普,每20分钟重复一次。 鲍威尔律师指出: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大规模的犯罪行为,涉及到联邦、州和各级政府,很多州是在大选前最后一分钟花巨资购买这套系统的。司法部一定要介入。 鲍威尔律师说她取得了一份证词,里面谈到了查韦斯向他详细介绍这款软件是如何作弊的。 她几乎是哽咽着说:“我感到震惊和心碎,我们美国人怎么可以干这样的事?!” 让人感动的小视频(林伟雄医生译) 小视频译文:“毫无毫无疑问,这个软体已经在其他的国家被使用来操纵选举结果。我们确知,委内瑞拉把这个软体出口到阿根廷和其他南美国家卖给那些愿意出高价钱来留在权力位置上的腐败统治者。这件事情这令人震惊,痛心,愤怒,这是我可以想象得出的,美国人会有任何方式参与的一件最不爱国事情。我希望所有美国人知道,我们绝不会因为被恐吓而退缩,美国的爱国者对于这种从最基层到最高政府机构的腐败已经忍无可忍,我们要把政权拿回到人民手中,我们要清理这个烂摊子,我们不会害怕恐吓,我们绝对不会退缩。川普总统赢得压倒性的大选胜利,我们会证明这一点,我们将为人民赢回他们用投票选择的自由美国。” 埃利斯与记者问答摘要 第三位律师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斥责新闻机构报道川普的团队没有展示出广泛的违规行为或欺诈行为的证据。 埃利斯说:“这是一个代表总统和竞选活动的精英打击团队。” 记者艾默罗·罗宾逊(Emerald Robinson)问:有报道称,在德国取得了一个硬件可能是服务器。这是真的吗,是否与此有关? 西德尼·鲍威尔律师回答:那是真的。它与这件事有某种关系。但我不知道是好人得到了它,还是坏人得到了它。 川普的律师团队在一张地图前发言,地图上写着 “多条通往胜利之路”,其中有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 川普总统的推特 当朱利安尼和其他川普律师概述他们的主张时,显然是在观看电视转播的总统在推特上赞扬他们阐述了 “一个公开和关闭的选民欺诈案件”。 这些指控从抱怨共和党观察员不被允许观察费城和底特律的计票工作,到川普鲍威尔声称,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 Inc.)制造的美国投票机使用了委内瑞拉在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指示下制造的软件。 曾任委内瑞拉总统的查韦斯于2013年去世。 鲍威尔说,她的说法得到了一份在佐治亚州提起诉讼的宣誓书的证实。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是一家美国公司。 她说:“川普总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我们会证明这一点。” 川普今天的早上就在推特上说,新闻发布会将展示 “一条非常清晰可行的胜利之路”。“拼图片非常好地落到了它们的位置”。 朱利安尼在谈到有关委内瑞拉影响美国大选的说法时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会有时间来展开所有这些。”他补充说,金融家乔治·索罗斯等民主党祸首也参与其中。

2020年11月19日周四下午12:00pm,鲁迪·朱利安尼(Rudy Guiliani-川普的律师)和川普总统的法律团队今天列出了他们的 “开场白”,讨论了他们所说的在多个战场州收集到的大量证据。这位前纽约市市长表示,在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等战场州,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选举舞弊,如果这些非法选票被抛出,川普总统将赢得选举。

朱利安尼的讲话摘要
朱利安尼说:“我可以向你证明,他以30万票赢得了宾夕法尼亚州。我可以向你证明,他大概以5万票的优势赢得了密歇根州。”
这些州需要对选票进行全面审计和重新计票,并表示佐治亚州和其他州的重新计票 “毫无意义”,因为欺诈性选票被再次计算。

他概述了宾夕法尼亚州存在的问题,从阻止投票监督员和计票员开展工作,到一袋袋、一摞摞非法选票被加入到总票数中。
宾夕法尼亚州的民主党人违反了平等保护条款,在自由派的匹兹堡和费城固化了数万张选票,虽然宾夕法尼亚州不允许缺席选民修正他们的选票的任何错误,但匹兹堡和费城的人得到了这个机会,而那些来自共和党地区的选民却没有。
宾州共和党民调观察者声称他们不被允许观察计票过程,因为他们被关得太远。法官曾作出有利于他们的裁决,下令允许他们在费城一个中心离计票地点6英尺远的地方,但在官员上诉后被推翻。

他引用了宾夕法尼亚州投票站工作人员的宣誓书,他们谈到了主管的指示。其中一份宣誓书说,宾夕法尼亚州的工作人员被指示将没有名字的选票随机分配给一些人,结果匹兹堡数千人到投票站时发现选票是以他们的名字投的。
朱利安尼还说,宾州共出现了1万7千多张“临时(Provisional)选票”。什么是“临时选票”?就是我朱利安尼来到投票站,报上自己的姓名地址后,工作人员却根据电脑查到的数据库信息说:“你已经投过票了。(或你应该有邮寄选票)” 但是我确实没有投过票,难道是我已经投过票,我却忘了吗?难道宾州有1万7千人投过票却都忘了吗?这时,工作人员就会让我填“临时选票”。
一般“临时选票”开票时是不计算的,这就意味着在宾州至少有1万7千人被别人冒名顶替投了票。
他说:“他们是在一个腐败的城市进行的,而不是在共和党的地方。”
虽然联邦最高法院阿利托(Alito)大法官命令宾州必须把投票日以后收到的选票与投票日当日和之前收到的选票分开,但是费城完全没有执行。

朱利安尼说,密歇根州底特律的目击者已经提交了宣誓书,证实他们看到选举工作人员指导人们如何投票,而且没有拿着适当的身份证件来确认有效选民。
他说,有一位名叫杰西·杰克逊的底特律市雇员提供了宣誓证词,杰克逊9月份报名参加了投票站工作人员的培训,市政府教导所有参加培训者如何将投票日后收到的选票改为投票日当天收到的;如何教选民给拜登投票;不要看投票者的证件;不要找选票上的任何不符点,即使有错误也让它通过;不要核对签名,没有签名也不要紧。
他说,密歇根州底特律有足够多的非法选票,选票只投给乔·拜登,如果抛出,足以让该州进入川普的阵营。
另一份宣誓书说,在密歇根州,一名主管指示工作人员更改缺席选票上的日期,以显示这些选票比他们早到。一份宣誓书还称,工作人员们被告知不要要求密歇根州选民提供带照片的身份证明,尽管州法律要求这样做。

这位前市长还追问媒体,恳请他们做好自己的工作,报道川普法律团队发现的大量舞弊证据。他说:“你们对(选举舞弊)的报道几乎和这个计划本身一样糟糕。”
朱利安尼斥责主流媒体记者说:“你们一直说我们没有证据,这些宣誓作证的证词和证人就是证据,你们可以交叉问证。你们说我们没有证据就是在说谎。
美国人民有权知道这些。你没有权利对他们隐瞒。”
朱利安尼继续说:所有这些事情都发生在完全由民主党主政的州,共和党完全执政的州或两党共同执政的州都没有这样的事。共和党人从来不干这种事,但是你们媒体根本不会报道。这件事不仅仅事民主党的事,而是关系到两党的事,关系到整个国家的事。你们媒体的责任是报道真相,而我的工作是为我的顾客服务,为总统打官司。但是你们都干了什么?

他说:仅仅在密歇根一个州,我手里就有220份证词,现在我提供给你们提供其中的8份。这8个证人现在是冒了极大的风险的,你们可以找到他们。但是你们会去报道吗?我认为你们不会。对于任何媒体来说,我说的这些绝对应该是明天的头版头条,但它们不是,就是因为你们媒体仇视川普总统。

朱利安尼还根据证人的证词描述了底特律TCF计票中心11月3日凌晨发生的事:凌晨4点左右,一辆装满“食物”的卡车开来了,人们以为是送来了食物,就纷纷前去领取,不料车上装的一袋一袋、一箱一箱的都是选票。然后他们就把所有的共和党监票员都赶出了现场,只留下他们“自己人”。有3个多米尼公司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宣誓作证表示,他们亲眼看见,所有的这些选票都是投给拜登的,而且信封上都没有姓名。这些选票应该有6-10万份,并且很多选票都是输入了2-3次。

朱利安尼愤怒地质问:“如果美国大选可以让这种事情发生,那我们是什么样的国家?!”
朱利安尼说,在宾州和密歇根州一共有上千份宣誓证词。在密歇根,不但是一个人投3-4次票,1张票输入3-4次,仅仅在密歇根,川普就应该赢30万票,而不是输掉14万票。

在密歇根的韦恩郡,投拜登的有80%,投川普的只有20%,这太离谱。现在向法院起诉的不是我们川普律师团队,而是普通选民。
朱利安尼表示,威斯康辛州约有10万张缺席选票应该被视为无效(密尔瓦基有6万张,麦迪逊有4万张),因为依照威斯康辛的法律,所有缺席选票都必须本人亲自申请,而这10万张选票根本没有经过申请。目前拜登在该州领先川普总统约2万票。“如果你计算合法选票,川普赢得了威斯康辛州。” 他表示川普在该州应该同样超出拜登30万票。

朱利安尼说,除此以外,超额投票又是一个大规模作弊的证据。在上述各州很多地方,投票数量是注册选民人数的1.5~3倍,甚至有些地方,投票数为总人口的2倍。这是极其荒唐的事,其原因无非是大量的1人多次投票和大量的非选民投票。韦恩郡的2位共和党选举委员拒绝对选举结果认证,原因就是在于大量的超额投票。

至于佐治亚州,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亚特兰大。共和党监票员被阻止进入监票现场并被恐吓,外州的人进来投票等等。川普律师团队明天将会向法院起诉。
朱利安尼还表示,在亚利桑那州和可能的新墨西哥州、弗吉尼亚州也存在大量的舞弊,可能会有更多的诉讼,川普在那里落后拜登近10万票。他还表示,如果他们相信自己能够克服这一劣势,可能会在拜登领先近50万票的弗吉尼亚州迎来挑战。

朱利安尼总结说:在大选日晚上直到深夜,川普总统在所有摇摆州都是遥遥领先的,但是在这些州都发生了同样的事,几乎同时停止计票,然后赶走所有共和党监票员,到了凌晨拜登的票数突然暴增。这只能说明这些州都受到一个中心的统一调度。这也证明了希拉里对拜登说的,“在大选夜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认输。” 也证实了拜登自己说过的:“我们组建了世界上最强大的选举欺诈组织。”

鲍威尔的讲话摘要
川普的律师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是第二位发言人,她明确表示这次的选举舞弊决定了选举是给乔·拜登的。

鲍威尔证实,多米尼投票机使用的软件SmartMatic就是委内瑞拉独裁者查韦斯主持设计开发的。SmartMatic的老板布朗爵士则是索罗斯集团的二号人物,而乔治·索罗斯则是民主党最大的金主,也是安提法、黑命贵最大的金主。现在一夜间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多米尼公司已经人去楼空。

鲍威尔说,为什么选举日当夜需要停止计票呢?原因在于起初多米尼系统已经预先设置好了按一定的比例实行计票翻转,将川普的选票自动转到拜登名下,然而由于川普得票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估,多米尼系统的预先设置已经不能满足拜登胜选的需要,使用他们不得不在夜里11点左右叫停计票,临时手工赶制假选票,并在凌晨3-4点送到计票中心,于是出现了匪夷所思的单一的拜登票暴增的离奇现象。

鲍威尔律师还说,多米尼投票系统的问题美国两党人士早就提出过投诉,但是没有任何部门受理。“FBI为什么不受理?我不能理解。” 难道是FBI要用这款设备/软件去颠覆其他国家的选举?
她说,SmartMatic里的所有人都是反对川普的,他们的软件被安装在多米尼投票系统中,放到美国30个州的2000多个投票站。所以他们对美国大选的干预不仅仅是在摇摆州,共和党主导的州和民主党主导的州都被包括了。在不同的州,数据输入居然采用了同样的形式,按同样的比例分配给拜登和川普,每20分钟重复一次。

鲍威尔律师指出:我们现在面对的是大规模的犯罪行为,涉及到联邦、州和各级政府,很多州是在大选前最后一分钟花巨资购买这套系统的。司法部一定要介入。
鲍威尔律师说她取得了一份证词,里面谈到了查韦斯向他详细介绍这款软件是如何作弊的。
她几乎是哽咽着说:“我感到震惊和心碎,我们美国人怎么可以干这样的事?!”

让人感动的小视频(林伟雄医生译)
小视频译文:“毫无毫无疑问,这个软体已经在其他的国家被使用来操纵选举结果。我们确知,委内瑞拉把这个软体出口到阿根廷和其他南美国家卖给那些愿意出高价钱来留在权力位置上的腐败统治者。这件事情这令人震惊,痛心,愤怒,这是我可以想象得出的,美国人会有任何方式参与的一件最不爱国事情。我希望所有美国人知道,我们绝不会因为被恐吓而退缩,美国的爱国者对于这种从最基层到最高政府机构的腐败已经忍无可忍,我们要把政权拿回到人民手中,我们要清理这个烂摊子,我们不会害怕恐吓,我们绝对不会退缩。川普总统赢得压倒性的大选胜利,我们会证明这一点,我们将为人民赢回他们用投票选择的自由美国。”

埃利斯与记者问答摘要
第三位律师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斥责新闻机构报道川普的团队没有展示出广泛的违规行为或欺诈行为的证据。
埃利斯说:“这是一个代表总统和竞选活动的精英打击团队。”

记者艾默罗·罗宾逊(Emerald Robinson)问:有报道称,在德国取得了一个硬件可能是服务器。这是真的吗,是否与此有关?

西德尼·鲍威尔律师回答:那是真的。它与这件事有某种关系。但我不知道是好人得到了它,还是坏人得到了它。

川普的律师团队在一张地图前发言,地图上写着 “多条通往胜利之路”,其中有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佐治亚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

川普总统的推特
当朱利安尼和其他川普律师概述他们的主张时,显然是在观看电视转播的总统在推特上赞扬他们阐述了 “一个公开和关闭的选民欺诈案件”。

这些指控从抱怨共和党观察员不被允许观察费城和底特律的计票工作,到川普鲍威尔声称,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s Inc.)制造的美国投票机使用了委内瑞拉在乌戈·查韦斯(Hugo Chavez)指示下制造的软件。
曾任委内瑞拉总统的查韦斯于2013年去世。

鲍威尔说,她的说法得到了一份在佐治亚州提起诉讼的宣誓书的证实。多米尼投票系统公司是一家美国公司。
她说:“川普总统以压倒性优势获胜,我们会证明这一点。”

川普今天的早上就在推特上说,新闻发布会将展示 “一条非常清晰可行的胜利之路”。“拼图片非常好地落到了它们的位置”。

朱利安尼在谈到有关委内瑞拉影响美国大选的说法时说:“我不知道我们是否会有时间来展开所有这些。”他补充说,金融家乔治·索罗斯等民主党祸首也参与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