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國際勢力媒體說,美利堅合眾國 最高法院周一(2月22日)清除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地检署)长期寻求获得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税收记录的另一个障碍,拒绝了前总统对检察官屏蔽其财务记录的最后尝试。川普随后对裁决进行了抨击,称调查是出于政治动机,并承诺将“继续战斗”。 高院裁决交税表川普震怒 法院拒绝了川普的请求,在一个没有签名的命令中,没有提及裁决有任何异议,这意味着法官们不会在案件中再次听取辩论。最高法院在7月裁定,传唤共和党总统的记录是符合宪法的,但税务记录的交付被上诉所耽搁,川普认为传唤税务记录是出于政治仇恨的过度恶意行为。 该裁决为纽约大陪审团获取川普的税务记录扫清了道路。 川普在一份声明中说:“最高法院永远不应该让这场‘钓鱼运动’发生,但他们却这样做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在总统身上的事情,这都是民主党人在一个完全由民主党人控制的地方,纽约市和州,完全由一个被连篇累牍报道的我的敌人,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控制和支配的地方发起的。” 川普将曼哈顿地检署对其金融交易的调查描述为“我国历史上最大型的政治猎巫行动”的延续,用来指称对其涉嫌不法行为的反复调查。 川普还利用该声明再次推销他赢得2020年大选的错误说法,而这一说法已被法院、州选举官员和两党联邦议员多次揭穿。 他补充道:“我将继续战斗,就像我在过去五年(甚至在我成功当选之前)一样,尽管对我犯下了所有的选举罪行。我们会赢!”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塞勒斯·万斯(Cyrus Vance)是民主党人,他于2018年首次开始调查川普,最初的目标是共和党人在2016年竞选期间向成人电影明星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支付的封口费,由前川普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负责。万斯的办公室此后在法庭文件中表示,调查范围已经扩大到了欺诈和逃税等可能的罪行。 万斯针对最高法院的举动发表了一份只有一行的声明,他说:“工作还在继续。” 他的办公室在9月份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如果最高法院拒绝了前总统的请求,将采取行动执行之前发出的对川普的会计师事务所的传票。 万斯的调查是专注于川普的两项已知刑事调查之一。2月10日,佐治亚州富尔顿郡(Fulton County)的地方检察官对川普试图影响佐治亚州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和敲诈勒索行为展开调查。 2月3日,据万斯办公室发言人丹尼·弗罗斯特(Danny Frost)透露,地区特别助理检察官马克·波默兰茨(Mark Pomerantz)宣誓入职万斯办公室,他是一名前联邦检察官,在复杂的金融和有组织犯罪案件中具有深厚的经验。波默兰茨专门负责川普案。 万斯办公室在川普上诉案中的文件显示,检察官正在审查川普的公司如何评估其投资组合中的财产的广泛差异。例如,检察官在9月份写道,在过去十年中,川普对纽约郊区七泉庄园(Seven Springs)的估值从2500万美元到5000万美元,到2.61亿美元到2.91亿美元不等。 调查中的传票表明,调查正在仔细研究这个占地200英亩的庞大房产,它横跨纽约富裕的贝德福德(Bedford)、新城堡(New Castle)和北堡镇(North Castle)。曾为川普在七泉庄园工作的工程师拉尔夫·马斯特罗莫纳科(Ralph Mastromonaco)2月11日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他最近收到了他的传票。马斯特罗莫纳科说,他很快就照办了,交出了200英亩房产的图纸,以及他近十年前为川普组织(Trump Organization)制作的其他文件。 马斯特罗莫纳科的传票是在曼哈顿调查人员向贝德福德镇工作人员发出传票数周后发出的。大陪审团的传票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获得,要求提供与七泉山庄估值和税收评估、税收上诉和保护地役权有关的文件。 万斯的办公室没有说为什么对贝德福德镇和马斯特罗莫纳科的文件感兴趣。 与此同时,最高法院周一拒绝受理成人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对川普诽谤案的上诉,保留了下级法院对她不利的裁决。 成人女星对川普上诉被拒 在法庭文件中,丹尼尔斯说,她同意与一家杂志合作,该杂志打算刊登她在2006年与川普涉嫌两人关系的细节。她的真名是斯蒂芬妮·克利福德(Stephanie Clifford)。 她说,在她与杂志商洽此事之后,她受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威胁,这个陌生人走近她,告诉她“离川普远点。忘记这个故事。” 她发布了一张威胁她的男子的素描。草图发布后不久,一名与案件当事人无关的推特用户在推特上发布了这幅草图,并配上了她前夫的照片。 川普在推特上转发了这条推文,写道:“多年后的素描,关于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把假新闻媒体当傻瓜耍!(但他们了解情况。)” 推文发出后,克利福德在纽约南区法院起诉川普诽谤。随后,该案被移至加州中区法院。川普寻求撤诉,并在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胜诉,该法院认为,由于“推文不能合理地被解读为断言克利福德女士犯了罪,因此这种诽谤论证是不成立的。”

共產國際勢力媒體說,美利堅合眾國 最高法院周一(2月22日)清除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地检署)长期寻求获得前总统唐纳德·川普税收记录的另一个障碍,拒绝了前总统对检察官屏蔽其财务记录的最后尝试。川普随后对裁决进行了抨击,称调查是出于政治动机,并承诺将“继续战斗”。

高院裁决交税表川普震怒

法院拒绝了川普的请求,在一个没有签名的命令中,没有提及裁决有任何异议,这意味着法官们不会在案件中再次听取辩论。最高法院在7月裁定,传唤共和党总统的记录是符合宪法的,但税务记录的交付被上诉所耽搁,川普认为传唤税务记录是出于政治仇恨的过度恶意行为。

该裁决为纽约大陪审团获取川普的税务记录扫清了道路。

川普在一份声明中说:“最高法院永远不应该让这场‘钓鱼运动’发生,但他们却这样做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在总统身上的事情,这都是民主党人在一个完全由民主党人控制的地方,纽约市和州,完全由一个被连篇累牍报道的我的敌人,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控制和支配的地方发起的。”

川普将曼哈顿地检署对其金融交易的调查描述为“我国历史上最大型的政治猎巫行动”的延续,用来指称对其涉嫌不法行为的反复调查。

川普还利用该声明再次推销他赢得2020年大选的错误说法,而这一说法已被法院、州选举官员和两党联邦议员多次揭穿。

他补充道:“我将继续战斗,就像我在过去五年(甚至在我成功当选之前)一样,尽管对我犯下了所有的选举罪行。我们会赢!”

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塞勒斯·万斯(Cyrus Vance)是民主党人,他于2018年首次开始调查川普,最初的目标是共和党人在2016年竞选期间向成人电影明星斯托米·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支付的封口费,由前川普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负责。万斯的办公室此后在法庭文件中表示,调查范围已经扩大到了欺诈和逃税等可能的罪行。

万斯针对最高法院的举动发表了一份只有一行的声明,他说:“工作还在继续。” 他的办公室在9月份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如果最高法院拒绝了前总统的请求,将采取行动执行之前发出的对川普的会计师事务所的传票。

万斯的调查是专注于川普的两项已知刑事调查之一。2月10日,佐治亚州富尔顿郡(Fulton County)的地方检察官对川普试图影响佐治亚州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选举欺诈和敲诈勒索行为展开调查。

2月3日,据万斯办公室发言人丹尼·弗罗斯特(Danny Frost)透露,地区特别助理检察官马克·波默兰茨(Mark Pomerantz)宣誓入职万斯办公室,他是一名前联邦检察官,在复杂的金融和有组织犯罪案件中具有深厚的经验。波默兰茨专门负责川普案。

万斯办公室在川普上诉案中的文件显示,检察官正在审查川普的公司如何评估其投资组合中的财产的广泛差异。例如,检察官在9月份写道,在过去十年中,川普对纽约郊区七泉庄园(Seven Springs)的估值从2500万美元到5000万美元,到2.61亿美元到2.91亿美元不等。

调查中的传票表明,调查正在仔细研究这个占地200英亩的庞大房产,它横跨纽约富裕的贝德福德(Bedford)、新城堡(New Castle)和北堡镇(North Castle)。曾为川普在七泉庄园工作的工程师拉尔夫·马斯特罗莫纳科(Ralph Mastromonaco)2月11日告诉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他最近收到了他的传票。马斯特罗莫纳科说,他很快就照办了,交出了200英亩房产的图纸,以及他近十年前为川普组织(Trump Organization)制作的其他文件。

马斯特罗莫纳科的传票是在曼哈顿调查人员向贝德福德镇工作人员发出传票数周后发出的。大陪审团的传票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获得,要求提供与七泉山庄估值和税收评估、税收上诉和保护地役权有关的文件。

万斯的办公室没有说为什么对贝德福德镇和马斯特罗莫纳科的文件感兴趣。

与此同时,最高法院周一拒绝受理成人女星斯托米·丹尼尔斯对川普诽谤案的上诉,保留了下级法院对她不利的裁决。

成人女星对川普上诉被拒

在法庭文件中,丹尼尔斯说,她同意与一家杂志合作,该杂志打算刊登她在2006年与川普涉嫌两人关系的细节。她的真名是斯蒂芬妮·克利福德(Stephanie Clifford)。

她说,在她与杂志商洽此事之后,她受到了一个陌生人的威胁,这个陌生人走近她,告诉她“离川普远点。忘记这个故事。”

她发布了一张威胁她的男子的素描。草图发布后不久,一名与案件当事人无关的推特用户在推特上发布了这幅草图,并配上了她前夫的照片。

川普在推特上转发了这条推文,写道:“多年后的素描,关于一个不存在的人。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把假新闻媒体当傻瓜耍!(但他们了解情况。)”

推文发出后,克利福德在纽约南区法院起诉川普诽谤。随后,该案被移至加州中区法院。川普寻求撤诉,并在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胜诉,该法院认为,由于“推文不能合理地被解读为断言克利福德女士犯了罪,因此这种诽谤论证是不成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