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領袖 毛澤東與楊開慧、賀子珍和江青的三次婚姻:   楊開慧,號霞,字云錦,1901年,她出生於長沙縣板倉。 其父楊昌濟是聞名中國三湘的學者、教授,他思想先進,楊開慧為女兒身,但是,他父親為他取了名、字、號。 7歲時,她破例進入湖南長沙第四十初級小學,書香門第出身的楊開慧從小表現出了過人的才氣。 毛澤東與楊開慧:   1918年夏,楊昌濟應聘為北京大學教授,後來,他們舉家北遷。 毛澤東9月間來到北京,他經楊恩師介紹,毛潤之(毛澤東)在北京大學圖書館任助理員。 正是在這一段時間,毛澤東和楊開慧兩人開始相愛了。   1920年初,楊昌濟不幸病逝,楊開慧隨母親回到湖南。 這一年冬天,在長沙市望麓園附近的船山書院內,楊開慧和毛澤東舉行了簡樸的婚禮,他們僅花了6元大洋,請至親好友們吃了一頓飯。   婚後的毛澤東和楊開慧聚少、離多,這對革命伴侶為了執著的信念,他們經常天南海北,勞燕紛飛。 楊開慧的性格剛毅、堅強; 在情感世界裡,她多愁善感。 這便注定了楊開慧作為一個女人所應承受的情感磨難,這又是和毛澤東身份的特殊性聯繫在一起的。 毛澤東的內心埋藏了對楊開慧的依依不捨!   1927年夏,八七會議後,秘密潛回湖南的毛澤東日夜進行著暴動的準備,楊開慧照料著她丈夫毛潤之的生活。 8月底,毛澤東去指揮秋收起義,行前,他囑咐楊開慧照顧好孩子們、參加一些農民運動。 楊開慧給她丈夫帶上草鞋,她叮囑毛澤東最好扮成郎中。 誰也沒有想到,此次話別,竟成了他們夫妻之間的永訣!   因關山遠隔,音信不通,三年間,楊開慧只能從中華民國 國民黨的報紙上看到屢“剿”“朱毛”、卻總不成功的消息,她既受鼓舞、又生牽掛。   同時,開慧的處境是那樣地險惡。 中國共產黨的敵人到處在搜捕她,她仍無畏地奔走於板倉方圓數十里的地方,她頑強地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地下工作。   1930年10月,楊開慧在板倉被軍閥何鍵抓捕。面對愛人,她是那樣地溫柔,但是,面對敵人,她又是那樣的剛強,這就是楊開慧。 出身書香門弟、“舉止溫婉”的楊開慧幾乎每天都被提去過堂,她遭到皮鞭、木棍的毒打,她被壓槓子,她被打昏後,她又用涼水潑醒…… 她帶著兒子毛岸英在獄中度過了一段極其黑暗的日子。   曾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的叛徒任卓宣向何鍵獻策稱:“楊開慧如能自首,勝過千萬人自首。” 於是,審訊官提出,楊開慧只要宣布同毛澤東脫離婚姻關係即可自由。 楊開慧勇敢而堅決地拒絕了這個可以給她帶來生路的選擇。 同年11月14日,楊開慧在長沙被殺害,她去世時年僅29歲。 犧牲前,她只說了一句話:“死不足惜,但願(毛)潤之的革命早日成功。”   楊開慧犧牲的當晚,她的屍體被老赤衛隊員們偷運回家。 6歲的毛岸青和僅3歲的弟弟毛岸龍抱著他們媽媽的屍體大哭不止。 過了十幾天,毛岸英被營救出獄後,才准備掩埋 楊開慧的遺體,三兄弟們與他們的媽媽難捨難分,他們痛哭不已,岸龍非要和他媽媽“睡”在一起。 在場的人無不痛哭失聲。毛岸英是第一個止住眼淚的,他擦了一把眼淚對兩個弟弟們說:“我們要懂事,(我們)要為媽媽報仇!” 那時,毛岸英剛剛7歲。   不久,正在江西指揮紅軍反“圍剿”的毛澤東得知楊開慧犧牲的消息,他痛徹心肝,他在給楊家的信中說,“開慧之死,百身莫贖”。 時至27年後,一句“我失驕楊君失柳”更是寄託了毛澤東對他的亡妻的綿綿哀思之情。 毛澤東與賀子珍:   生於1909年中秋的賀子珍,是江西永新鄉紳賀煥文長女。 她才貌出眾,她少女時代是有名的“永新一枝花”。   1927年8月,賀子珍參加永新暴動,她跟隨寧岡農民自衛軍上了井岡山。 11月初,賀子珍被調任前委秘書,到前委書記毛澤東身邊工作。 冬天,她陪同毛澤東到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各地區做社會調查,她幫助毛澤東整理、抄寫一系列調查材料。   1928年5月28日,在袁文才、王佐的撮合下,毛澤東同賀子珍結為夫妻。   成婚之前,毛澤東就曾神色黯然地告訴過賀子珍: 我自己結過婚,我妻子楊開慧和3個孩子們留在湖南老家,久無音信,生死未卜。 婚後,夫妻二人住在附近的攀龍書院八角樓時,他發現: 賀子珍總是將一個舊包袱另外放著,他便問:裡邊包的什麼? 賀子珍說:“我的行李。你什麼時候將(楊)開慧姐接來,我什麼時候離開。她帶著3個孩子們,她多不容易呀。”   後來,楊開慧被殺害的消息傳來,毛澤東泣不成聲,賀子珍也撲到毛澤東的懷裡哽咽不已。   在毛澤東最困難的時期,賀子珍始終伴隨著他,她幫助他走出人生與革命事業的低谷。 賀子珍與毛澤東共同生活的10年中,他們共生育子女6人,除(毛)嬌嬌外,其餘他們的孩子們全部丟失或夭折。 後來,延安成了全國人民心目中的抗日聖地。 中國國內外各種人物紛至沓來。 毛澤東特別繁忙,回家後,他也顧不上賀子珍,這使賀子珍感到空寂、苦惱、煩躁。   年輕的賀子珍敏感、好強。 她恨她自己的身體太不爭氣,她想要多做些工作,卻往往力不從心。 因此,她想動手術,把體內的彈片取出來。 可是,延安動不了這種手術,於是,她便決定轉道西安、到蘇聯去。   毛澤東知道賀子珍要走,他極力挽留她; 執拗的賀子珍此時已聽不進去勸告。 後來,毛澤東又給暫住西安的賀子珍一連發過6封電報,他勸她回延安,她依然執意不肯。   事實上,還在慪氣的賀子珍並沒有忘情於毛澤東。 身在西安,她的心卻飛回了延安,賀子珍惦記著毛澤東的健康與休息。 她想到,我自己把那條共同蓋了多年、燒了一個窟窿、記錄了他們愛情的紅毛毯帶出來,他的被褥更單薄了,晚上,他能不冷嗎? 於是,她用自己積攢起來的津貼費,她上街買了一床新棉被,她親手縫好,她託人捎給在延安的毛澤東。   最終,賀子珍還是踏上了赴蘇聯之路。   賀子珍沒有想到,這條赴甦之路,對她與毛澤東的關係而言是一條不歸路: 從此,她再也回不到毛澤東身邊了。 兩個同甘共苦整整十載的患難夫妻就此天各一方。   此後,儘管兩人仍彼此牽掛,但是,他們僅於1959年在廬山見過一面。 北京的大門,始終對賀子珍關閉著。 1979年,賀子珍來到了北京,她在毛澤東遺體前泣不成聲。 兩位老人半個世紀的悲歡離合最終演繹成一場撼人心魄的愛情悲劇。   1937年,從上海奔赴延安的江青,象許許多多的熱血青年們一樣,是懷著一腔熱情踏上延安這片熱土的。 當時的延安,生活環境異常艱苦,鬥爭形勢很嚴峻: 到了延安,受不了苦、又離開的人很多; 江青能堅持下來,確實不容易。   江青能吸引毛澤東的目光,一方面是由於她的主動追求,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當時的延安,她確實比較出眾。 當時的江青,頭髮烏黑、眼睛大而有神。 她京戲唱得很好,在當時文化生活相對貧乏的環境中,她很受歡迎。 江青的字寫得也很好,特別是她的楷書,更為出色。 她還會織毛衣、剪裁衣服,並做得漂亮而合體。   也許是江青讓毛澤東感到清新,因賀子珍出走而受傷的心得到了慰籍,毛澤東開始把眼光集中到江青身上。   1938年11月,45歲的毛澤東和24歲的江青結婚了。   毛澤東、江青兩人的婚姻生活最初是幸福的。江青比較懂得毛澤東的愛好: 毛澤東喜食辣椒,江青便會讓窯洞飄滿辣椒味; 毛澤東喜歡京戲,江青就給毛澤東放唱片…… 在當時艱苦的環境中,江青履行了一個妻子應有的職責。   由於歷史因素,再加上自身的個性,出身演員的江青後來錯登上了政治舞台,她扮演了反面角色,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一段令人扼腕的印記。 歷史終究不能假設。 江青終於得到了歷史的裁判。 中國共產黨媒體如是說!

中國共產黨領袖 毛澤東與楊開慧、賀子珍和江青的三次婚姻:

  楊開慧,號霞,字云錦,1901年,她出生於長沙縣板倉。
其父楊昌濟是聞名中國三湘的學者、教授,他思想先進,楊開慧為女兒身,但是,他父親為他取了名、字、號。
7歲時,她破例進入湖南長沙第四十初級小學,書香門第出身的楊開慧從小表現出了過人的才氣。

毛澤東與楊開慧:

  1918年夏,楊昌濟應聘為北京大學教授,後來,他們舉家北遷。
毛澤東9月間來到北京,他經楊恩師介紹,毛潤之(毛澤東)在北京大學圖書館任助理員。
正是在這一段時間,毛澤東和楊開慧兩人開始相愛了。

  1920年初,楊昌濟不幸病逝,楊開慧隨母親回到湖南。
這一年冬天,在長沙市望麓園附近的船山書院內,楊開慧和毛澤東舉行了簡樸的婚禮,他們僅花了6元大洋,請至親好友們吃了一頓飯。

  婚後的毛澤東和楊開慧聚少、離多,這對革命伴侶為了執著的信念,他們經常天南海北,勞燕紛飛。
楊開慧的性格剛毅、堅強;
在情感世界裡,她多愁善感。
這便注定了楊開慧作為一個女人所應承受的情感磨難,這又是和毛澤東身份的特殊性聯繫在一起的。
毛澤東的內心埋藏了對楊開慧的依依不捨!

  1927年夏,八七會議後,秘密潛回湖南的毛澤東日夜進行著暴動的準備,楊開慧照料著她丈夫毛潤之的生活。
8月底,毛澤東去指揮秋收起義,行前,他囑咐楊開慧照顧好孩子們、參加一些農民運動。
楊開慧給她丈夫帶上草鞋,她叮囑毛澤東最好扮成郎中。
誰也沒有想到,此次話別,竟成了他們夫妻之間的永訣!

  因關山遠隔,音信不通,三年間,楊開慧只能從中華民國 國民黨的報紙上看到屢“剿”“朱毛”、卻總不成功的消息,她既受鼓舞、又生牽掛。

  同時,開慧的處境是那樣地險惡。
中國共產黨的敵人到處在搜捕她,她仍無畏地奔走於板倉方圓數十里的地方,她頑強地堅持中國共產黨的地下工作。

  1930年10月,楊開慧在板倉被軍閥何鍵抓捕。面對愛人,她是那樣地溫柔,但是,面對敵人,她又是那樣的剛強,這就是楊開慧。
出身書香門弟、“舉止溫婉”的楊開慧幾乎每天都被提去過堂,她遭到皮鞭、木棍的毒打,她被壓槓子,她被打昏後,她又用涼水潑醒……
她帶著兒子毛岸英在獄中度過了一段極其黑暗的日子。

  曾任中共湖南省委書記的叛徒任卓宣向何鍵獻策稱:“楊開慧如能自首,勝過千萬人自首。”
於是,審訊官提出,楊開慧只要宣布同毛澤東脫離婚姻關係即可自由。
楊開慧勇敢而堅決地拒絕了這個可以給她帶來生路的選擇。
同年11月14日,楊開慧在長沙被殺害,她去世時年僅29歲。
犧牲前,她只說了一句話:“死不足惜,但願(毛)潤之的革命早日成功。”

  楊開慧犧牲的當晚,她的屍體被老赤衛隊員們偷運回家。
6歲的毛岸青和僅3歲的弟弟毛岸龍抱著他們媽媽的屍體大哭不止。
過了十幾天,毛岸英被營救出獄後,才准備掩埋 楊開慧的遺體,三兄弟們與他們的媽媽難捨難分,他們痛哭不已,岸龍非要和他媽媽“睡”在一起。
在場的人無不痛哭失聲。毛岸英是第一個止住眼淚的,他擦了一把眼淚對兩個弟弟們說:“我們要懂事,(我們)要為媽媽報仇!”
那時,毛岸英剛剛7歲。

  不久,正在江西指揮紅軍反“圍剿”的毛澤東得知楊開慧犧牲的消息,他痛徹心肝,他在給楊家的信中說,“開慧之死,百身莫贖”。
時至27年後,一句“我失驕楊君失柳”更是寄託了毛澤東對他的亡妻的綿綿哀思之情。

毛澤東與賀子珍:

  生於1909年中秋的賀子珍,是江西永新鄉紳賀煥文長女。
她才貌出眾,她少女時代是有名的“永新一枝花”。

  1927年8月,賀子珍參加永新暴動,她跟隨寧岡農民自衛軍上了井岡山。
11月初,賀子珍被調任前委秘書,到前委書記毛澤東身邊工作。
冬天,她陪同毛澤東到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各地區做社會調查,她幫助毛澤東整理、抄寫一系列調查材料。

  1928年5月28日,在袁文才、王佐的撮合下,毛澤東同賀子珍結為夫妻。

  成婚之前,毛澤東就曾神色黯然地告訴過賀子珍:
我自己結過婚,我妻子楊開慧和3個孩子們留在湖南老家,久無音信,生死未卜。
婚後,夫妻二人住在附近的攀龍書院八角樓時,他發現: 賀子珍總是將一個舊包袱另外放著,他便問:裡邊包的什麼?
賀子珍說:“我的行李。你什麼時候將(楊)開慧姐接來,我什麼時候離開。她帶著3個孩子們,她多不容易呀。”

  後來,楊開慧被殺害的消息傳來,毛澤東泣不成聲,賀子珍也撲到毛澤東的懷裡哽咽不已。

  在毛澤東最困難的時期,賀子珍始終伴隨著他,她幫助他走出人生與革命事業的低谷。
賀子珍與毛澤東共同生活的10年中,他們共生育子女6人,除(毛)嬌嬌外,其餘他們的孩子們全部丟失或夭折。
後來,延安成了全國人民心目中的抗日聖地。
中國國內外各種人物紛至沓來。
毛澤東特別繁忙,回家後,他也顧不上賀子珍,這使賀子珍感到空寂、苦惱、煩躁。

  年輕的賀子珍敏感、好強。
她恨她自己的身體太不爭氣,她想要多做些工作,卻往往力不從心。
因此,她想動手術,把體內的彈片取出來。
可是,延安動不了這種手術,於是,她便決定轉道西安、到蘇聯去。

  毛澤東知道賀子珍要走,他極力挽留她;
執拗的賀子珍此時已聽不進去勸告。
後來,毛澤東又給暫住西安的賀子珍一連發過6封電報,他勸她回延安,她依然執意不肯。

  事實上,還在慪氣的賀子珍並沒有忘情於毛澤東。
身在西安,她的心卻飛回了延安,賀子珍惦記著毛澤東的健康與休息。
她想到,我自己把那條共同蓋了多年、燒了一個窟窿、記錄了他們愛情的紅毛毯帶出來,他的被褥更單薄了,晚上,他能不冷嗎?
於是,她用自己積攢起來的津貼費,她上街買了一床新棉被,她親手縫好,她託人捎給在延安的毛澤東。

  最終,賀子珍還是踏上了赴蘇聯之路。

  賀子珍沒有想到,這條赴甦之路,對她與毛澤東的關係而言是一條不歸路:
從此,她再也回不到毛澤東身邊了。
兩個同甘共苦整整十載的患難夫妻就此天各一方。

  此後,儘管兩人仍彼此牽掛,但是,他們僅於1959年在廬山見過一面。

北京的大門,始終對賀子珍關閉著。
1979年,賀子珍來到了北京,她在毛澤東遺體前泣不成聲。
兩位老人半個世紀的悲歡離合最終演繹成一場撼人心魄的愛情悲劇。

  1937年,從上海奔赴延安的江青,象許許多多的熱血青年們一樣,是懷著一腔熱情踏上延安這片熱土的。
當時的延安,生活環境異常艱苦,鬥爭形勢很嚴峻:
到了延安,受不了苦、又離開的人很多;
江青能堅持下來,確實不容易。

  江青能吸引毛澤東的目光,一方面是由於她的主動追求,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當時的延安,她確實比較出眾。
當時的江青,頭髮烏黑、眼睛大而有神。
她京戲唱得很好,在當時文化生活相對貧乏的環境中,她很受歡迎。
江青的字寫得也很好,特別是她的楷書,更為出色。
她還會織毛衣、剪裁衣服,並做得漂亮而合體。

  也許是江青讓毛澤東感到清新,因賀子珍出走而受傷的心得到了慰籍,毛澤東開始把眼光集中到江青身上。

  1938年11月,45歲的毛澤東和24歲的江青結婚了。

  毛澤東、江青兩人的婚姻生活最初是幸福的。江青比較懂得毛澤東的愛好:
毛澤東喜食辣椒,江青便會讓窯洞飄滿辣椒味;
毛澤東喜歡京戲,江青就給毛澤東放唱片……
在當時艱苦的環境中,江青履行了一個妻子應有的職責。

  由於歷史因素,再加上自身的個性,出身演員的江青後來錯登上了政治舞台,她扮演了反面角色,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一段令人扼腕的印記。
歷史終究不能假設。
江青終於得到了歷史的裁判。

中國共產黨媒體如是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