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斯红💌💌:毛泽东英语词汇功底不错。 毛泽东晚年的图书管理员徐中远曾回忆说: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是毛泽东学习英语兴趣最浓的时候。他在外地视察工作期间,无论在火车上、轮船上,随时都挤时间学习英语。1957年3月17日至20日,他先后在天津、济南、南京和上海的上千人或几千人的官员大会上作报告,工作很紧张的,但在旅行途中他仍以很大的兴趣学习英语和阅读各种书籍。 一份记载王洪文发迹的史料也称,1972王洪文从上海调中共中央工作后,看毛泽东在学习英语,他也从上海复旦大学外语系找了一个黄姓教员教他英语。  英语水平究竟如何? 毛泽东说自己学外文“半路出家”不完全准确,他接触英文实际上是很早的。 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Ross Terrill)写的《毛泽东传》中提到,1910年毛泽东离开韶山老家,进入湘乡县城新式学堂——东山小学堂读书,那里有一个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老师,教英语和音乐。   所以,毛泽东最早是在17岁那年开始学习英语的。   从17岁开始接触英语一直到晚年,毛泽东的英语水平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周恩来的英语水平是公认的(斯诺1936年采访周恩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他的英语口语虽然很慢,但是“相当准确”),他曾对毛泽东的英语水平有过这么一个评价:“毛主席所知道的英语单词比我多得多呢。”   周恩来这么说,倒不完全是恭维和客套,有例为证。   用英语界定政治术语   1966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中共建国十七周年大会,由副统帅林彪发表讲话。林彪在讲话中说:“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的斗争还在继续。”   当时“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是一个新提法,陈伯达在起草讲话稿时本来写的是“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但是当时的第四号人物陶铸(排在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之后)看了讲话稿,觉得“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用词太凶,容易把执行“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的人等同于“反革命”,扩大打击面,于是向毛泽东建议加一个“对”字,变成“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毛泽东同意了。   但是,舞文弄墨出身的张春桥认为“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在语法上不通,念起来也拗口。听了张春桥的话,毛泽东就说:“以后就提‘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这个过程中周恩来不在场,也不知道,所以周恩来曾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词,向毛泽东提出异议。周恩来说:“‘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这个提法合适吗?党内历来提路线问题都是提左倾、右倾,没有反动路线这个提法,这样提合适吗?”这时候,毛泽东用英语作了回答,说原来用Counter-revolutionary Line(反革命路线),后来改成Anti-revolutionary Line(反对革命路线),最后还是用Reactionary Line(反动路线)好。周恩来当下便说:“我懂了。”   1969年4月,中共举行九大,一批各个语种的翻译要事先翻译九大文件。在翻译中遇到了如何把“毛泽东思想”这个关键词译准、译好的问题,因为“思想”一词在外文里有多种理解和表达方式。有的人还主张翻译成Maoism。有关官员不敢作主,于是请示周恩来,周恩来又请示毛泽东。   毛泽东经过认真慎重的研究,最后确定了“Mao Zedong Thought”的译法,而不用“Mao Zedong Idea”或者Maoism等译法。   毛泽东与周恩来之间与英语有关的轶事,还有一次。1974年12月23日,周恩来抱病飞赴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四届人大筹备工作的情况。毛泽东在与周恩来谈话时,指着在场的王洪文说,邓小平“Politics比他强”,确立了邓小平的地位,史称“长沙决策”。   对话中夹杂英语单词   毛泽东在“文革”以后虽然没有怎么再学英语,但是却常常在接见外宾谈话中掺入几个英语单词。   1975年4月18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抵达北京,毛泽东当天便在中南海会见了他。两个老友见面寒暄,毛泽东居然说了一句英语:“Welcome (欢迎)!”当双方谈完共同关心的国际大事,金日成起身告辞,毛泽东却要金日成“等一下”,然后出人意表地问:“你们吃饭还用筷子吗?Two sticks(两根棍子)?”   毛泽东与美国人会面的时候更喜欢“秀”一把英语。1970年12月18日凌晨,毛泽东身着睡衣,膝盖上盖着一条毛毯,在中南海住处与美国记者斯诺海阔天空的谈话持续了整整5个小时,一直到午后1时。   吃早饭时,毛泽东宴请斯诺,王海容、唐闻生作为记录和翻译作陪。宾主入座,毛泽东起立与斯诺热情碰杯。斯诺用中文祝酒:“毛主席万岁!”毛泽东则用英语回应:“Long live Snow (斯诺万岁)!”毛泽东接着又跟坐在自己身旁的王海容、唐闻生碰杯,然后幽了斯诺一默:“我看你这个说了半天woman(妇女)解放的人就是不尊重woman,你都不跟她们碰杯……”。   毛泽东向斯诺介绍文化大革命,“我就早让你来看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看全面内战,all-round civil war,我也学了这句话,到处打、分两派。”   谈到1967年7月和8月的中国外交部夺权,毛泽东还使用了July(7月)和August(8月)这两个英文词。   谈到“四个伟大”的时候,毛泽东准确地说出了“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的英文表达式:Great Teacher、Great Leader、Great Supreme Commander、Great Helmsman”,然后加上一句:“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   说到个人崇拜,毛泽东说:“(现在)没有什么用人名来命名的街道、城市、地方,但是他搞另外一种形式,就是标语、画像、石膏像。就是这几年搞的,红卫兵一闹、一冲,你不搞不行,你不搞啊?说你反毛,anti-Mao!”   毛泽东还说:“你们尼克松总统不是喜欢Law and order(法律和秩序)吗?他是喜欢那个law(法律),是喜欢那个order(秩序)的。我们现在的宪法要有罢工这一条,‘四大’自由外还要加上罢工,这样可以整官僚主义,整官僚主义要用这一条。”   话题转到中美关系时,斯诺问:“你看中美会不会建交?” 毛泽东回答说:“总要建交的。中国和美国难道就一百年不建交啊?我们又没有占领你们那个Long Island(长岛)”。   这段谈话,毛泽东一共用了20个英文单词,尤其All-around civil war(全面内战)这个词用得很地道,显示了毛泽东的英文词汇功底。

陈斯红💌💌

毛泽东英语词汇功底不错。

毛泽东晚年的图书管理员徐中远曾回忆说:
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是毛泽东学习英语兴趣最浓的时候。他在外地视察工作期间,无论在火车上、轮船上,随时都挤时间学习英语。1957年3月17日至20日,他先后在天津、济南、南京和上海的上千人或几千人的官员大会上作报告,工作很紧张的,但在旅行途中他仍以很大的兴趣学习英语和阅读各种书籍。

一份记载王洪文发迹的史料也称,1972王洪文从上海调中共中央工作后,看毛泽东在学习英语,他也从上海复旦大学外语系找了一个黄姓教员教他英语。

 英语水平究竟如何?
毛泽东说自己学外文“半路出家”不完全准确,他接触英文实际上是很早的。

美国学者罗斯·特里尔(Ross Terrill)写的《毛泽东传》中提到,1910年毛泽东离开韶山老家,进入湘乡县城新式学堂——东山小学堂读书,那里有一个从日本留学回来的老师,教英语和音乐。
  所以,毛泽东最早是在17岁那年开始学习英语的。
  从17岁开始接触英语一直到晚年,毛泽东的英语水平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周恩来的英语水平是公认的(斯诺1936年采访周恩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他的英语口语虽然很慢,但是“相当准确”),他曾对毛泽东的英语水平有过这么一个评价:“毛主席所知道的英语单词比我多得多呢。”

  周恩来这么说,倒不完全是恭维和客套,有例为证。
  用英语界定政治术语
  1966年10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中共建国十七周年大会,由副统帅林彪发表讲话。林彪在讲话中说:“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以毛主席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同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的斗争还在继续。”
  当时“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是一个新提法,陈伯达在起草讲话稿时本来写的是“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但是当时的第四号人物陶铸(排在毛泽东、林彪、周恩来之后)看了讲话稿,觉得“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用词太凶,容易把执行“资产阶级反革命路线”的人等同于“反革命”,扩大打击面,于是向毛泽东建议加一个“对”字,变成“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毛泽东同意了。
  但是,舞文弄墨出身的张春桥认为“资产阶级反对革命路线”在语法上不通,念起来也拗口。听了张春桥的话,毛泽东就说:“以后就提‘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这个过程中周恩来不在场,也不知道,所以周恩来曾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一词,向毛泽东提出异议。周恩来说:“‘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这个提法合适吗?党内历来提路线问题都是提左倾、右倾,没有反动路线这个提法,这样提合适吗?”这时候,毛泽东用英语作了回答,说原来用Counter-revolutionary Line(反革命路线),后来改成Anti-revolutionary Line(反对革命路线),最后还是用Reactionary Line(反动路线)好。周恩来当下便说:“我懂了。”

  1969年4月,中共举行九大,一批各个语种的翻译要事先翻译九大文件。在翻译中遇到了如何把“毛泽东思想”这个关键词译准、译好的问题,因为“思想”一词在外文里有多种理解和表达方式。有的人还主张翻译成Maoism。有关官员不敢作主,于是请示周恩来,周恩来又请示毛泽东。

  毛泽东经过认真慎重的研究,最后确定了“Mao Zedong Thought”的译法,而不用“Mao Zedong Idea”或者Maoism等译法。

  毛泽东与周恩来之间与英语有关的轶事,还有一次。1974年12月23日,周恩来抱病飞赴长沙,向毛泽东汇报四届人大筹备工作的情况。毛泽东在与周恩来谈话时,指着在场的王洪文说,邓小平“Politics比他强”,确立了邓小平的地位,史称“长沙决策”。

  对话中夹杂英语单词
  毛泽东在“文革”以后虽然没有怎么再学英语,但是却常常在接见外宾谈话中掺入几个英语单词。
  1975年4月18日朝鲜劳动党总书记金日成抵达北京,毛泽东当天便在中南海会见了他。两个老友见面寒暄,毛泽东居然说了一句英语:“Welcome (欢迎)!”当双方谈完共同关心的国际大事,金日成起身告辞,毛泽东却要金日成“等一下”,然后出人意表地问:“你们吃饭还用筷子吗?Two sticks(两根棍子)?”

  毛泽东与美国人会面的时候更喜欢“秀”一把英语。1970年12月18日凌晨,毛泽东身着睡衣,膝盖上盖着一条毛毯,在中南海住处与美国记者斯诺海阔天空的谈话持续了整整5个小时,一直到午后1时。

  吃早饭时,毛泽东宴请斯诺,王海容、唐闻生作为记录和翻译作陪。宾主入座,毛泽东起立与斯诺热情碰杯。斯诺用中文祝酒:“毛主席万岁!”毛泽东则用英语回应:“Long live Snow (斯诺万岁)!”毛泽东接着又跟坐在自己身旁的王海容、唐闻生碰杯,然后幽了斯诺一默:“我看你这个说了半天woman(妇女)解放的人就是不尊重woman,你都不跟她们碰杯……”。

  毛泽东向斯诺介绍文化大革命,“我就早让你来看中国的文化大革命,看全面内战,all-round civil war,我也学了这句话,到处打、分两派。”

  谈到1967年7月和8月的中国外交部夺权,毛泽东还使用了July(7月)和August(8月)这两个英文词。

  谈到“四个伟大”的时候,毛泽东准确地说出了“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的英文表达式:Great Teacher、Great Leader、Great Supreme Commander、Great Helmsman”,然后加上一句:“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

  说到个人崇拜,毛泽东说:“(现在)没有什么用人名来命名的街道、城市、地方,但是他搞另外一种形式,就是标语、画像、石膏像。就是这几年搞的,红卫兵一闹、一冲,你不搞不行,你不搞啊?说你反毛,anti-Mao!”

  毛泽东还说:“你们尼克松总统不是喜欢Law and order(法律和秩序)吗?他是喜欢那个law(法律),是喜欢那个order(秩序)的。我们现在的宪法要有罢工这一条,‘四大’自由外还要加上罢工,这样可以整官僚主义,整官僚主义要用这一条。”

  话题转到中美关系时,斯诺问:“你看中美会不会建交?” 毛泽东回答说:“总要建交的。中国和美国难道就一百年不建交啊?我们又没有占领你们那个Long Island(长岛)”。

  这段谈话,毛泽东一共用了20个英文单词,尤其All-around civil war(全面内战)这个词用得很地道,显示了毛泽东的英文词汇功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