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制婚姻法不符合人性證據: 1937年4月,蔣經國帶著子女和妻子芬娜回國,與蔣介石一同回老家祭祖。當蔣氏父子齊跪在太夫人王采玉的墓前磕頭時,一旁的芬娜竟站著一動不動。蔣介石憤怒不已,大聲呵斥。芬娜嚇得渾身顫抖,當眾哭出聲來。 芬娜其實是個地道的俄羅斯女子,中國對她而言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芬娜出生俄國,自幼父母雙亡,後來被一個鐵路工人收養。 16歲那年,芬娜為了討生活,來到烏拉爾的一家機械廠工作。 1927年,蔣經國在這家機械廠邂逅了芬娜。兩個生活不盡人意的年輕人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相愛了。在荒涼冰冷的西伯利亞,他們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孕育了一雙兒女,生活雖然艱難,卻很溫馨。 1937年,蔣經國回國,芬娜帶著對未知的惶恐,追隨丈夫來到陌生的中國。祭祖風波給了芬娜沉重一擊,蔣介石不喜歡這個異國兒媳已成事實,不過好在婆婆毛福梅和善可親,還親自為她和蔣經國操辦了一場婚禮,算是正式承認了這個兒媳。 芬娜也入鄉隨俗,很快有了自己的中文名——蔣方良。大婚之後,蔣經國一家人暫居溪口,陪伴母親,這是蔣方良一生中不多的快樂時光。蔣方良為了適應新生活,努力學習中國話,學習一個中國家庭主婦的日常。 直到1939年,蔣經國將一個名叫章亞若的家庭教師請到了家中。這時蔣方良還不知道教自己中國話的這位老師正是丈夫的地下情人。章亞若美貌多才,善解人意,還能說一口流利英語,相比之下,蔣方良便失色許多。 1941年,蔣方良去到重慶探望公婆,如今的她已經完全中國化,可以講普通話,還說得來一口地道家鄉話。見面第一天,就下廚給蔣介石做了一桌家鄉菜,這讓蔣介石對她的看法大為改觀。 然而在另一頭,章亞若卻在桂林為蔣經國生下了一對雙胞胎,章亞若要求蔣經國給她一個名分。而當蔣經國向蔣介石提出要休妻再娶時,蔣介石嚴辭拒絕了,他斷然不允許這樣的婚外情影響蔣家聲譽。 不久,章亞若在桂林離奇死亡。痛失情人的蔣經國回歸家庭,他和蔣方良的第三個孩子蔣孝武也於1945年出生。但是蔣經國經常在外奔走,夫妻倆聚少離多,感情早已不復如初。蔣方良對此只是默默忍受,不管丈夫在外怎樣,只要他記得回家,蔣方良便心滿意足,但是蔣經國再次讓她失望了。 1949年,蔣經國又迷戀上了梨園名伶顧正秋,還鬧了一出“休妻”風波。蔣方良滿腹委屈,但是為了家庭的和睦,她還是選擇了忍耐,但是長期的心情壓抑卻讓她患上躁鬱症。 1978年5月,蔣經國就任“總統”,蔣方良成了名符其實的“第一夫人”,但是她卻從未享此尊榮。蔣方良不同於婆婆宋美齡,她一生不問政事,從未活在過聚光燈下,她想要的並非尊榮富貴,位高權重,不過是與愛人的廝守。 1988年,蔣經國病逝,蔣方良悲痛欲絕,她一直將蔣經國當做自己的天,如今這片天卻塌了。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內,她的幾個兒子相繼病逝,蔣方良不斷重複著人間最淒涼的晚景——白髮人送黑髮人。 這樣的孤獨一直持續到了2004年12月15日。在台北榮總醫院,彌留之際的她還掙扎著問醫生:“我死了之後,可不可以和我先生葬在一起?”#歷史#

一夫一妻制婚姻法不符合人性證據:

1937年4月,蔣經國帶著子女和妻子芬娜回國,與蔣介石一同回老家祭祖。當蔣氏父子齊跪在太夫人王采玉的墓前磕頭時,一旁的芬娜竟站著一動不動。蔣介石憤怒不已,大聲呵斥。芬娜嚇得渾身顫抖,當眾哭出聲來。

芬娜其實是個地道的俄羅斯女子,中國對她而言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國度。芬娜出生俄國,自幼父母雙亡,後來被一個鐵路工人收養。 16歲那年,芬娜為了討生活,來到烏拉爾的一家機械廠工作。

1927年,蔣經國在這家機械廠邂逅了芬娜。兩個生活不盡人意的年輕人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相愛了。在荒涼冰冷的西伯利亞,他們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孕育了一雙兒女,生活雖然艱難,卻很溫馨。

1937年,蔣經國回國,芬娜帶著對未知的惶恐,追隨丈夫來到陌生的中國。祭祖風波給了芬娜沉重一擊,蔣介石不喜歡這個異國兒媳已成事實,不過好在婆婆毛福梅和善可親,還親自為她和蔣經國操辦了一場婚禮,算是正式承認了這個兒媳。

芬娜也入鄉隨俗,很快有了自己的中文名——蔣方良。大婚之後,蔣經國一家人暫居溪口,陪伴母親,這是蔣方良一生中不多的快樂時光。蔣方良為了適應新生活,努力學習中國話,學習一個中國家庭主婦的日常。

直到1939年,蔣經國將一個名叫章亞若的家庭教師請到了家中。這時蔣方良還不知道教自己中國話的這位老師正是丈夫的地下情人。章亞若美貌多才,善解人意,還能說一口流利英語,相比之下,蔣方良便失色許多。

1941年,蔣方良去到重慶探望公婆,如今的她已經完全中國化,可以講普通話,還說得來一口地道家鄉話。見面第一天,就下廚給蔣介石做了一桌家鄉菜,這讓蔣介石對她的看法大為改觀。

然而在另一頭,章亞若卻在桂林為蔣經國生下了一對雙胞胎,章亞若要求蔣經國給她一個名分。而當蔣經國向蔣介石提出要休妻再娶時,蔣介石嚴辭拒絕了,他斷然不允許這樣的婚外情影響蔣家聲譽。

不久,章亞若在桂林離奇死亡。痛失情人的蔣經國回歸家庭,他和蔣方良的第三個孩子蔣孝武也於1945年出生。但是蔣經國經常在外奔走,夫妻倆聚少離多,感情早已不復如初。蔣方良對此只是默默忍受,不管丈夫在外怎樣,只要他記得回家,蔣方良便心滿意足,但是蔣經國再次讓她失望了。

1949年,蔣經國又迷戀上了梨園名伶顧正秋,還鬧了一出“休妻”風波。蔣方良滿腹委屈,但是為了家庭的和睦,她還是選擇了忍耐,但是長期的心情壓抑卻讓她患上躁鬱症。

1978年5月,蔣經國就任“總統”,蔣方良成了名符其實的“第一夫人”,但是她卻從未享此尊榮。蔣方良不同於婆婆宋美齡,她一生不問政事,從未活在過聚光燈下,她想要的並非尊榮富貴,位高權重,不過是與愛人的廝守。

1988年,蔣經國病逝,蔣方良悲痛欲絕,她一直將蔣經國當做自己的天,如今這片天卻塌了。在接下來的幾年時間內,她的幾個兒子相繼病逝,蔣方良不斷重複著人間最淒涼的晚景——白髮人送黑髮人。

這樣的孤獨一直持續到了2004年12月15日。在台北榮總醫院,彌留之際的她還掙扎著問醫生:“我死了之後,可不可以和我先生葬在一起?”#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