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锡进:中国抗疫正值最较劲的时期,互联网上的各种声音很多。我认为,大家达成三点共识很重要: 第一,在坚持动态清零路线的大决策上,坚决听中央的。中国社会必须执行一个统一的抗疫路线,没有谁能够掌握比中央更多的信息,拥有中央的统筹决策能力。 第二,一个城市应该采取什么防控策略,尤其是需不需要采取全域静默那样的极限措施,要听专家组的,各地应该向卫健委、国家疾控中心多征询意见。专家们如果认为必须对一个城市封一部分或者封全域,那就封。专家如果认为不需要走到那一步,城市领导就不要为了“政治安全”而那样做。 第三,在具体防控工作中发生争议,出现摩擦,比如该不该强制入户消杀,如何协调好医院防控与正常接诊的关系,如何保障封控下的生活物资供应,如何加强依法抗疫,保护个人的宪法权利等等,要多听老百姓的意见,多响应舆论的呼声。 在这个过程中,应该给舆论讨论的空间,尤其要让防疫专家更充分地表达看法。但是这些讨论,尤其是互联网的众说纷纭不应冲击抗疫决策和运行的上述基本逻辑,社会不能被不同方向的偏激主张带节奏。 尽管每个群体有一些相对独特的利益,但我们在抗疫这件事上总的来说是利益共同体。团结真的至关重要。#V光深评#

胡锡进:中国抗疫正值最较劲的时期,互联网上的各种声音很多。我认为,大家达成三点共识很重要:
第一,在坚持动态清零路线的大决策上,坚决听中央的。中国社会必须执行一个统一的抗疫路线,没有谁能够掌握比中央更多的信息,拥有中央的统筹决策能力。

第二,一个城市应该采取什么防控策略,尤其是需不需要采取全域静默那样的极限措施,要听专家组的,各地应该向卫健委、国家疾控中心多征询意见。专家们如果认为必须对一个城市封一部分或者封全域,那就封。专家如果认为不需要走到那一步,城市领导就不要为了“政治安全”而那样做。

第三,在具体防控工作中发生争议,出现摩擦,比如该不该强制入户消杀,如何协调好医院防控与正常接诊的关系,如何保障封控下的生活物资供应,如何加强依法抗疫,保护个人的宪法权利等等,要多听老百姓的意见,多响应舆论的呼声。

在这个过程中,应该给舆论讨论的空间,尤其要让防疫专家更充分地表达看法。但是这些讨论,尤其是互联网的众说纷纭不应冲击抗疫决策和运行的上述基本逻辑,社会不能被不同方向的偏激主张带节奏。

尽管每个群体有一些相对独特的利益,但我们在抗疫这件事上总的来说是利益共同体。团结真的至关重要。#V光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