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歐亞明清雕刻藝術研究所,法定代表人/負責人:屠傑

上海歐亞明清雕刻藝術研究所,法定代表人/負責人:屠傑

主營產品及服務:從事各類藝術品開發製作銷售。機電、環保技術產品的開發研究。科技諮詢。 “四技”服務。木製品製作. . .

屠傑一個現代人對紫檀價值的新詮釋

紫檀是世上最珍稀的木材,生長千年才能成材,萬年以上的紫檀木本身已屬文物。

十多年前,屠傑因一個偶然的機緣在印度古鎮得到了一批沉寂千年的紫檀木,從此他的生活因紫檀而“瘋狂”。一件件紫檀雕刻精品接連問世,然後又被他一件件地捐贈出去。近日,他將他用3噸重的整段紫檀大料創作的一尊獲得吉尼斯紀錄的《濟困之公》紫檀立像捐給了玉佛寺。藝術家的個性在於內心的差異,與傳統手藝人的不同之處是,在紫檀木價值之外,屠傑一直在探尋更多的文化意義,著眼於更大的工藝美術產業。

1,先祖傳奇引路

雕刻本是屠傑的一個業餘愛好。據家譜及相關資料記載,屠氏先祖就以木匠為生,專攻建築木雕、紅木家具雕飾等,先祖屠文卿曾被招至北京皇宮,在“造辦處”負責紫檀家具的製作與雕飾,對蘇式紫檀雕刻工藝的發展作出了貢獻。時值晚清,文卿公離京返回蘇州,在城西開設了一間前店後工場的紅木作坊,為官宦府邸和商家深宅打造紅木家具,同時研製各色木雕佛像,最擅長笑意盈盈的彌勒和大智若愚的濟公。屠文卿離開故宮時,帶出一段高二尺餘、直徑九寸許,已在宮中貯藏400餘年的黃花梨木料,因其尺寸尷尬,未曾下刀,一直留在身邊。這段中國海南黃花梨木料,又經屠氏後人珍藏百年,於20世紀末由屠氏叔婆將這段珍貴稀世之料送到了屠傑手上。

此時,屠傑已是小有名氣的雕刻家。他的發蒙,就是幼時在家翻尋玩物中發現了文卿公留下的一尊紫檀雕刻“小放牛”。當他考入同濟大學自動化專業時,仍未放棄這一愛好。他出色完成正業,獲得了去英美大學進修的機會。站在泰晤士河畔,他發誓要讓中國工藝美術走向世界。屠傑懷有藝術家的激情,更有工程師的理性。他回國後創辦了建築安裝公司,在公司進入有規律的運營之後,他開始全身心投入自己的文化理想。看過很多手工藝人孤獨清冷的晚景,他希望自己走出一條嶄新的藝術之路,把散兵游勇的傳統工藝做成一個產業,做出一個市場。

2,不走尋常之道

屠傑在南匯買下一個工廠,創辦了上海歐亞明清雕刻藝術研究所。他用大手筆組織專家委員會,收集整理了數千份明清經典設計圖稿和傳統工藝資料,率隊北上南下考察宮廷建築、民居小舍,拜訪紅木加工作坊主,請教山村野夫……

屠傑還廣泛收集傳統木雕精品,叔婆將家中留存的文卿公雕刻的紫檀羅漢床也送給研究所作鎮館之寶。而他本人在研究室潛心創作的雕刻精品接連在海內外獲得大獎。在大量研究和豐富實踐的基礎上,屠傑發表學術論著30餘篇,撰寫了《紅木雕刻製作工藝》專著,被聘為中國科學院“九五”重大科研項目《中國傳統工藝全集·雕塑卷》編委。

3,千年紫檀突然現身

千年紫檀是在屠傑毫無準備之中出現在他眼前的。在一次對印度北方邦錫布達爾鎮等幾個古鎮作文化考察中,一名鎮長用斧頭砸破積滿塵灰的木門,邀請他們進入一處老屋參觀。木門的劈面呈現出誘人的暗紅色,屠傑猶如獵犬聞到了熟悉的氣味。他的目光盯住屋內粗壯的楹柱,簡直難以相信自己的直覺。他知道明朝鄭和下西洋時,曾采回很多紫檀大料,到乾隆時期已被用罄。至今千年紫檀已近絕跡,只能得到一些曲節小料。但是眼下,粗壯、完整的紫檀就在眼前!

屠傑滿心激動,拂去楹柱上的灰塵,用力擦拭,紫檀木特有的沉穆光彩漸漸顯現。撫摩樑柱,他彷彿看見枝繁葉茂、生機勃勃的紫檀大樹,感受到它們的呼吸。他聽到了來自遠古年代的召喚……

屠傑毫不猶豫,立即將他在香港公司的股份全部變現,用法國的彩板置換下古鎮老屋拆遷中留下的紫檀木,然後經泰國,運至香港轉輾寧波,最終回到上海,放入了他的雕刻研究所。經英國文物文物委員會鑑定,這批紫檀已脫水300年以上,本身就已是文物。這段傳奇至今讓屠傑感慨命運的青睞,他當然要善待這奇妙的紫檀。

4,醉心於濟困之公

古老的紫檀集天地自然之精華,給屠傑許多藝術昭示。他充分利用每一段紫檀木的自然形態和肌理,創造出許多雕刻精品,在美國、日本、泰國等地舉辦了個展,贏得許多讚美,還被聘為美國東方文化藝術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

2002年,屠傑將一尊高達6米、重5.3噸,耗費1.2萬餘人工完成的金色黃檀木雕刻的千手觀音,贈送給泰國國王。國王與皇后向屠傑頒發了“泰中民間文化大使”的獎盾。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六次代表大會召開之際,屠傑創作了紫檀雕刻“世紀龍舟”,船體高1921厘米,長2100厘米,船體邊翻騰著80多朵浪花,船上有56個民族人物生動造型,龍舟重達1600公斤。巧妙的構思和精美的刻工,傳達出屠傑愛黨愛國的熱忱。

屠傑在大智若愚的癲僧濟公身上,傾注了最多的時間與心血。在十多年中,他以紫檀雕刻與詩詞配合形式,創作了“濟公百態圖”——喝酒吃肉、似醉非醉、養蟲取樂、沐猴而冠……百變神態,活生生地表現出濟公嬉笑人間、嫉惡如仇的性格。最後,他用一整段紫檀圓木,雕出了高達2.6米的“濟困之公”——頭戴破僧帽,右手托葫蘆、左手執破扇,攬著一串長珠。從正面看笑容可掬,側面看略帶嗔意。作品完成之後,有韓國富商願出巨資收購,屠傑卻不願違背自己的本意,在他看來,濟公濟困扶危的古道熱腸與正義之氣是應該大力弘揚的美德。最後,他以自己和夫人的名義,將這尊價值1700萬美元的濟公立像贈送給了上海玉佛寺。同時,還向有關部門申請到了濟困之公形象的國家知識產權專利證書。

通過多年的努力,屠傑在業界已建起卓著的聲譽。他的下一步計劃是拓展經營之路,把目前尚不成大氣候的民間工藝雕刻做成文化產業,營造起獨特的民族工藝品市場。他透露說,兩年中他與泰國方面合作開發的相關紀念品已銷售了1.4億人民幣,而他的雕刻研究所附屬工廠,也逐步組織建立起有100多名雕刻藝人和技師的隊伍。上海是個旅遊城市,但至今很少見到有價值的旅遊紀念品,工藝美術界應該當仁不讓,在這方面有所作為。

屠傑年方43歲(2003年時),正是大干一番的好時光。

上海欧亚明清雕刻艺术研究所 ,法定代表人/负责人:屠杰

主营产品及服务:从事各类艺术品开发制作销售。机电、环保技术产品的开发研究。科技咨询。“四技”服务。木制品制作...

屠杰 一个现代人对紫檀价值的新诠释

紫檀是世上最珍稀的木材,生长千年才能成材,万年以上的紫檀木本身已属文物。

十多年前,屠杰因一个偶然的机缘在印度古镇得到了一批沉寂千年的紫檀木,从此他的生活因紫檀而“疯狂”。一件件紫檀雕刻精品接连问世,然后又被他一件件地捐赠出去。近日,他将他用3吨重的整段紫檀大料创作的一尊获得吉尼斯纪录的《济困之公》紫檀立像捐给了玉佛寺。艺术家的个性在于内心的差异,与传统手艺人的不同之处是,在紫檀木价值之外,屠杰一直在探寻更多的文化意义,着眼于更大的工艺美术产业。

1,先祖传奇引路

雕刻本是屠杰的一个业余爱好。据家谱及相关资料记载,屠氏先祖就以木匠为生,专攻建筑木雕、红木家具雕饰等,先祖屠文卿曾被招至北京皇宫,在“造办处”负责紫檀家具的制作与雕饰,对苏式紫檀雕刻工艺的发展作出了贡献。时值晚清,文卿公离京返回苏州,在城西开设了一间前店后工场的红木作坊,为官宦府邸和商家深宅打造红木家具,同时研制各色木雕佛像,最擅长笑意盈盈的弥勒和大智若愚的济公。屠文卿离开故宫时,带出一段高二尺余、直径九寸许,已在宫中贮藏400余年的黄花梨木料,因其尺寸尴尬,未曾下刀,一直留在身边。这段中国海南黄花梨木料,又经屠氏后人珍藏百年,于20世纪末由屠氏叔婆将这段珍贵稀世之料送到了屠杰手上。

此时,屠杰已是小有名气的雕刻家。他的发蒙,就是幼时在家翻寻玩物中发现了文卿公留下的一尊紫檀雕刻“小放牛”。当他考入同济大学自动化专业时,仍未放弃这一爱好。他出色完成正业,获得了去英美大学进修的机会。站在泰晤士河畔,他发誓要让中国工艺美术走向世界。屠杰怀有艺术家的激情,更有工程师的理性。他回国后创办了建筑安装公司,在公司进入有规律的运营之后,他开始全身心投入自己的文化理想。看过很多手工艺人孤独清冷的晚景,他希望自己走出一条崭新的艺术之路,把散兵游勇的传统工艺做成一个产业,做出一个市场。

2,不走寻常之道

屠杰在南汇买下一个工厂,创办了上海欧亚明清雕刻艺术研究所。他用大手笔组织专家委员会,收集整理了数千份明清经典设计图稿和传统工艺资料,率队北上南下考察宫廷建筑、民居小舍,拜访红木加工作坊主,请教山村野夫……

屠杰还广泛收集传统木雕精品,叔婆将家中留存的文卿公雕刻的紫檀罗汉床也送给研究所作镇馆之宝。而他本人在研究室潜心创作的雕刻精品接连在海内外获得大奖。在大量研究和丰富实践的基础上,屠杰发表学术论著30余篇,撰写了《红木雕刻制作工艺》专著,被聘为中国科学院“九五”重大科研项目《中国传统工艺全集·雕塑卷》编委。

3,千年紫檀突然现身

千年紫檀是在屠杰毫无准备之中出现在他眼前的。在一次对印度北方邦锡布达尔镇等几个古镇作文化考察中,一名镇长用斧头砸破积满尘灰的木门,邀请他们进入一处老屋参观。木门的劈面呈现出诱人的暗红色,屠杰犹如猎犬闻到了熟悉的气味。他的目光盯住屋内粗壮的楹柱,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知道明朝郑和下西洋时,曾采回很多紫檀大料,到乾隆时期已被用罄。至今千年紫檀已近绝迹,只能得到一些曲节小料。但是眼下,粗壮、完整的紫檀就在眼前!

屠杰满心激动,拂去楹柱上的灰尘,用力擦拭,紫檀木特有的沉穆光彩渐渐显现。抚摩梁柱,他仿佛看见枝繁叶茂、生机勃勃的紫檀大树,感受到它们的呼吸。他听到了来自远古年代的召唤……

屠杰毫不犹豫,立即将他在香港公司的股份全部变现,用法国的彩板置换下古镇老屋拆迁中留下的紫檀木,然后经泰国,运至香港转辗宁波,最终回到上海,放入了他的雕刻研究所。经英国文物文物委员会鉴定,这批紫檀已脱水300年以上,本身就已是文物。这段传奇至今让屠杰感慨命运的青睐,他当然要善待这奇妙的紫檀。

4,醉心于济困之公

古老的紫檀集天地自然之精华,给屠杰许多艺术昭示。他充分利用每一段紫檀木的自然形态和肌理,创造出许多雕刻精品,在美国、日本、泰国等地举办了个展,赢得许多赞美,还被聘为美国东方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2002年,屠杰将一尊高达6米、重5.3吨,耗费1.2万余人工完成的金色黄檀木雕刻的千手观音,赠送给泰国国王。国王与皇后向屠杰颁发了“泰中民间文化大使”的奖盾。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六次代表大会召开之际,屠杰创作了紫檀雕刻“世纪龙舟”,船体高1921厘米,长2100厘米,船体边翻腾着80多朵浪花,船上有56个民族人物生动造型,龙舟重达1600公斤。巧妙的构思和精美的刻工,传达出屠杰爱党爱国的热忱。

屠杰在大智若愚的癫僧济公身上,倾注了最多的时间与心血。在十多年中,他以紫檀雕刻与诗词配合形式,创作了“济公百态图”——喝酒吃肉、似醉非醉、养虫取乐、沐猴而冠……百变神态,活生生地表现出济公嬉笑人间、嫉恶如仇的性格。最后,他用一整段紫檀圆木,雕出了高达2.6米的“济困之公”——头戴破僧帽,右手托葫芦、左手执破扇,揽着一串长珠。从正面看笑容可掬,侧面看略带嗔意。作品完成之后,有韩国富商愿出巨资收购,屠杰却不愿违背自己的本意,在他看来,济公济困扶危的古道热肠与正义之气是应该大力弘扬的美德。最后,他以自己和夫人的名义,将这尊价值1700万美元的济公立像赠送给了上海玉佛寺。同时,还向有关部门申请到了济困之公形象的国家知识产权专利证书。

通过多年的努力,屠杰在业界已建起卓著的声誉。他的下一步计划是拓展经营之路,把目前尚不成大气候的民间工艺雕刻做成文化产业,营造起独特的民族工艺品市场。他透露说,两年中他与泰国方面合作开发的相关纪念品已销售了1.4亿人民币,而他的雕刻研究所附属工厂,也逐步组织建立起有100多名雕刻艺人和技师的队伍。上海是个旅游城市,但至今很少见到有价值的旅游纪念品,工艺美术界应该当仁不让,在这方面有所作为。

屠杰年方43岁(2003年时),正是大干一番的好时光。
屠杰 一个现代人对紫檀价值的新诠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