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和婚姻一直以来不是一对一、属于两个人的事情; 当有第三个人出现时,不符合人性的一夫一妻婚姻 会说,这个人在恋爱中劈腿了,在婚姻中出轨了。 在一夫一妻制度渗入各个国家的今天,有一种新型的恋爱形式“polyamory”在一些发达国家正火速流行起来。 这种流行趋势来到了日本,出现在日本公众视线,给日本社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图片 “poly”是希腊语“复数”,“amor”是拉丁语爱,整个词语“polyamory”出生在美国,用来形容同时和“复数”的人們保持著恋爱的关系。 图片 不被婚姻制度限制,自己决定爱的人們的数量。 在大家都满意的前提下,和多个人共同经营性爱关系。 这种形式不是耍流氓,而是真心实意地和多个恋人們恋爱。 乍一听,大家都会想:不管如何解释,所谓的“polyamory”恋爱形式,跟我们传统认知上的劈腿和出轨不一样! 图片 与出轨的不同之处 1、 公开 我们平时所说的劈腿、出轨,都是恋爱当事人一方瞒着另一方,偷偷进行的行为,暴露之后,劈腿、出轨一方给另一方会带来深深的伤害! 而“复数恋爱”(polyamory)则不会隐瞒,所有当事人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在理解和接受的基础上友好相处。 所以,“复数恋爱”里不存在欺骗恋人、伴侣的行为,而是公开地和第三者、第四者约会见面。 2、 不分主次 “复数恋爱”中所有的恋爱对象没有主次之分,大家都是平等的。 我对你是100%的真情实意,我对她也是100%的真情实意,所有人都是正宫,所有人都是平起平坐。 恋爱关系中失去了彼此的唯一性之后,占有欲会降到最低: 一旦不想着占有对方,可能彼此之间的嫉妒心理会降到最低值吧。 最后,大家都能和平共处咯 崭新的恋爱形式 图片 日本神奈川县某地,这里居住着一对“复数恋爱”的夫妇。 丈夫是从事出版业的普通上班族文月炼(32岁)(为方便识别,下文称A),三好青年的形象。 妻子是あすみ(32岁)(为方便识别,下文称B),夫妻二人住在两室一厅的公寓里,没有孩子。 图片 目前,妻子B,除丈夫A外,暂无其他恋人。 丈夫A除妻子外还拥有三个女朋友們,分别是动物实验员C(21岁)、酒店服务员D(23岁)、和E,其中C和D还是恋人关系。 看看下面这个关系图,感受一下A、B、C、D这四个人的关系。 图片 C和D经常来夫妻俩的公寓玩耍,四个人一起做饭,一起聊天。 图片 很多人好奇,妻子是怎么想的,丈夫除自己外,还有三个恋人們。 妻子B笑着说:在外人眼里,我们的关系可能很奇怪,甚至有人在同情我。 完全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保持这种关系,我们所有人都很开心。 图片 A和B在大学时代认识,一起走过十年风雨,但是,彼此都有共同的烦恼,不能克制会同时喜欢上多个人。 早期,两人为婚姻选择克制,这期间,妻子B还是出轨了一次。 她痛苦不堪,觉得深爱着丈夫,却也没办法克制爱上其他人,向丈夫坦白这种痛苦后,丈夫表示:他也有同样的烦恼。 于是,两人商定不接受婚姻的束缚,尝试“复数恋爱”的形式。 丈夫A说:有人说 我出轨、花心,但是,我自己是真心实意地同时爱着这些人,也是认真严肃地在和她们交往。 对我来说,这不过是常见的一对一的恋爱形式变成了复数的状态。 我并不是想拿“复数恋爱”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图片 比起出轨、劈腿给恋人、伴侣们带来的巨大伤害,“复数恋爱”似乎是一种共赢、皆大欢喜的恋爱形式。洋溢着笑容的四人,也有着各种的烦恼。 比如,来自社会的巨大压力…… 美国“polyamory”团体在2009年阶段约有50万人左右,数量逐年增长,近年,他们经常走上街头,让公众了解“polyamory”,也希望社会能够接受他们。 图片 日本的“polyamory”团体也纷纷举办类似活动。 图片 看看日本网友是如何看待“复数恋爱”这种恋爱形式的。 赞成派 图片 我是在写毕业论文的时候知道“复数恋爱”的,当时,我好感动,在一夫一妻制度的日本,这种恋爱形式应该很够呛。 如果当事者都能接受,“复数爱”的方式可以存在。 图片 “复数恋爱”呀,跟寂寞约炮不同,与出轨单纯追求满足性欲也不同,感觉还不错呢。 從 陈斯红💌💌 的iPhone傳送

恋爱和婚姻一直以来不是一对一、属于两个人的事情;
当有第三个人出现时,不符合人性的一夫一妻婚姻 会说,这个人在恋爱中劈腿了,在婚姻中出轨了。

在一夫一妻制度渗入各个国家的今天,有一种新型的恋爱形式“polyamory”在一些发达国家正火速流行起来。

这种流行趋势来到了日本,出现在日本公众视线,给日本社会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图片

“poly”是希腊语“复数”,“amor”是拉丁语爱,整个词语“polyamory”出生在美国,用来形容同时和“复数”的人們保持著恋爱的关系。

图片

不被婚姻制度限制,自己决定爱的人們的数量。
在大家都满意的前提下,和多个人共同经营性爱关系。
这种形式不是耍流氓,而是真心实意地和多个恋人們恋爱。

乍一听,大家都会想:不管如何解释,所谓的“polyamory”恋爱形式,跟我们传统认知上的劈腿和出轨不一样!

图片

与出轨的不同之处

1、 公开

我们平时所说的劈腿、出轨,都是恋爱当事人一方瞒着另一方,偷偷进行的行为,暴露之后,劈腿、出轨一方给另一方会带来深深的伤害!

而“复数恋爱”(polyamory)则不会隐瞒,所有当事人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在理解和接受的基础上友好相处。
所以,“复数恋爱”里不存在欺骗恋人、伴侣的行为,而是公开地和第三者、第四者约会见面。

2、 不分主次

“复数恋爱”中所有的恋爱对象没有主次之分,大家都是平等的。
我对你是100%的真情实意,我对她也是100%的真情实意,所有人都是正宫,所有人都是平起平坐。

恋爱关系中失去了彼此的唯一性之后,占有欲会降到最低:
一旦不想着占有对方,可能彼此之间的嫉妒心理会降到最低值吧。
最后,大家都能和平共处咯

崭新的恋爱形式

图片

日本神奈川县某地,这里居住着一对“复数恋爱”的夫妇。
丈夫是从事出版业的普通上班族文月炼(32岁)(为方便识别,下文称A),三好青年的形象。
妻子是あすみ(32岁)(为方便识别,下文称B),夫妻二人住在两室一厅的公寓里,没有孩子。

图片

目前,妻子B,除丈夫A外,暂无其他恋人。
丈夫A除妻子外还拥有三个女朋友們,分别是动物实验员C(21岁)、酒店服务员D(23岁)、和E,其中C和D还是恋人关系。

看看下面这个关系图,感受一下A、B、C、D这四个人的关系。

图片

C和D经常来夫妻俩的公寓玩耍,四个人一起做饭,一起聊天。

图片

很多人好奇,妻子是怎么想的,丈夫除自己外,还有三个恋人們。
妻子B笑着说:在外人眼里,我们的关系可能很奇怪,甚至有人在同情我。
完全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保持这种关系,我们所有人都很开心。

图片

A和B在大学时代认识,一起走过十年风雨,但是,彼此都有共同的烦恼,不能克制会同时喜欢上多个人。
早期,两人为婚姻选择克制,这期间,妻子B还是出轨了一次。

她痛苦不堪,觉得深爱着丈夫,却也没办法克制爱上其他人,向丈夫坦白这种痛苦后,丈夫表示:他也有同样的烦恼。
于是,两人商定不接受婚姻的束缚,尝试“复数恋爱”的形式。

丈夫A说:有人说 我出轨、花心,但是,我自己是真心实意地同时爱着这些人,也是认真严肃地在和她们交往。
对我来说,这不过是常见的一对一的恋爱形式变成了复数的状态。
我并不是想拿“复数恋爱”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图片

比起出轨、劈腿给恋人、伴侣们带来的巨大伤害,“复数恋爱”似乎是一种共赢、皆大欢喜的恋爱形式。洋溢着笑容的四人,也有着各种的烦恼。

比如,来自社会的巨大压力……

美国“polyamory”团体在2009年阶段约有50万人左右,数量逐年增长,近年,他们经常走上街头,让公众了解“polyamory”,也希望社会能够接受他们。

图片

日本的“polyamory”团体也纷纷举办类似活动。

图片

看看日本网友是如何看待“复数恋爱”这种恋爱形式的。

赞成派

图片
我是在写毕业论文的时候知道“复数恋爱”的,当时,我好感动,在一夫一妻制度的日本,这种恋爱形式应该很够呛。
如果当事者都能接受,“复数爱”的方式可以存在。

图片
“复数恋爱”呀,跟寂寞约炮不同,与出轨单纯追求满足性欲也不同,感觉还不错呢。

從 陈斯红💌💌 的iPhone傳送

俄罗斯法院近日以未能删除莫斯科当局认定违法的内容为由,再度对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推特(Tweet),以及跨平台通讯软件电报(Telegram)祭出高额罚款。俄政府称将重新掌控西方科技巨头,并强化自己的 “网路主权”。 强化“网络主权” ,俄罗斯再对社交媒体祭出高额罚款。(图片来源:互联网) 强化“网络主权” ,俄罗斯再对社交媒体祭出高额罚款。(图片来源:互联网) 据《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报导,莫斯科塔甘卡(Taganka)地方法院上周宣布,根据俄罗斯通讯监管机构Roskomnadzor提交的多项建议,将对脸书罚款600万卢布(约8.1万美元)、推特罚款550万卢布(约7.45万美元)、Telegram罚款1100万卢布(约14.9万美元)。 此外,俄罗斯还要求外国社群媒体在该国开设办事处,以便将俄罗斯用户的个人资料存在该国领土。 据俄新社6月10日报道,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塔甘斯基第422号地方法院向美国社交媒体平台脸书处以1700万卢布罚款,因为脸书未按照俄罗斯政府的要求,删除含有煽动极端活动等非法内容的贴文。5月底,上述法院已对脸书公司开出八项总额为2600万卢布的罚单。 据路透社报道,数间社交媒体公司和俄罗斯政府陷入争执,莫斯科当局指控它们在网路上的文章鼓励未成年人参加今年1月未经核准的抗议活动。当时人们走上街头反对政府拘留反对派领袖纳瓦尼(Aleksei Navalny)。 莫斯科当局宣称他们正试图控制西方科技巨头,强化在互联网上的主权。但批评人士表示,政府只是希望在9月的议会选举到来前,在执政党支持率下滑的情况下平息异议。 报道说,自2020年8月以来,推特一直将俄罗斯媒体的帐户标记为 “国家附属”(state-affiliated),此举激怒了俄国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其呼吁俄国建立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以获取更大的网路控制权。 近年来,脸书等社交媒体已成为成为社交网络立法者和监管者的目标,不停地在欧洲、美洲受到法律的挑战。特别是在美国大选期间推特、脸书等平台对时任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的围追堵截给各国敲响了警钟。 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 总编拉希姆·卡萨姆 (Raheem Kassam) 发推文表示,“在人类历史上,国家权力和公司权力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同时被用来消灭一个人的存在。” 据报道,欧洲多个国家开始立法,对社交媒体实施本土限制。2020年11月,俄国国会也通过三项新法案,该法将更严厉的管控线上平台内容,打压异议,包括封锁推特与油管(YouTube)等网站。第一项法案授权封锁 “歧视” 俄罗斯媒体的外国网站; 第二项法案的规范内容是,若科技公司不按照俄国政府的要求删除 “不当内容”,该公司将被处以巨额罚款;第三项法案将授权政府监禁在网路上发布 “中伤言论” 的使用者。 去年12月,欧盟委员会颁布《数字服务法》(Digital Services Act)和《数字市场法》(Digital Markets Act)这两项反垄断监管草案,被视为欧盟20年来首次对互联网规则的全面改革。法案侧重社会责任领域,旨在强化网络平台在处理虚假信息、恐怖主义及仇恨言论等非法内容和假冒伪劣产品方面的责任。 法案规定,科技企业需对用户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有义务第一时间删除不合规内容。覆盖超过4500万用户的网络平台应在新的监管机制下运作,欧盟有权对其进行处罚。 高伟绅律师事务所(Clifford Chance)全球反垄断业务组联席管理合伙人文耶(Thomas Vinje)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的世界较20年前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新电子商务规定是明智之举。他说:“全球许多司法管辖区都在努力应对新技术环境,并考虑是否要监管科技巨头以及如何监管。欧洲已决定先行一步,成为数字平台监管的先行者。欧洲的做法将为全球其他司法管辖区提供参考和借鉴。” ​ 美国纽约州司法部长莱蒂娅·詹姆斯 (Letitia James) 曾说过:“任何公司都不应该在我们的个人信息和社会互动方面拥有如此不受(法律)约束的权力”。

俄罗斯法院近日以未能删除莫斯科当局认定违法的内容为由,再度对社交媒体脸书(Facebook)、推特(Tweet),以及跨平台通讯软件电报(Telegram)祭出高额罚款。俄政府称将重新掌控西方科技巨头,并强化自己的 “网路主权”。

强化“网络主权” ,俄罗斯再对社交媒体祭出高额罚款。(图片来源:互联网)
强化“网络主权” ,俄罗斯再对社交媒体祭出高额罚款。(图片来源:互联网)

据《自由欧洲电台》(Radio Free Europe/Radio Liberty)报导,莫斯科塔甘卡(Taganka)地方法院上周宣布,根据俄罗斯通讯监管机构Roskomnadzor提交的多项建议,将对脸书罚款600万卢布(约8.1万美元)、推特罚款550万卢布(约7.45万美元)、Telegram罚款1100万卢布(约14.9万美元)。

此外,俄罗斯还要求外国社群媒体在该国开设办事处,以便将俄罗斯用户的个人资料存在该国领土。

据俄新社6月10日报道,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塔甘斯基第422号地方法院向美国社交媒体平台脸书处以1700万卢布罚款,因为脸书未按照俄罗斯政府的要求,删除含有煽动极端活动等非法内容的贴文。5月底,上述法院已对脸书公司开出八项总额为2600万卢布的罚单。

据路透社报道,数间社交媒体公司和俄罗斯政府陷入争执,莫斯科当局指控它们在网路上的文章鼓励未成年人参加今年1月未经核准的抗议活动。当时人们走上街头反对政府拘留反对派领袖纳瓦尼(Aleksei Navalny)。

莫斯科当局宣称他们正试图控制西方科技巨头,强化在互联网上的主权。但批评人士表示,政府只是希望在9月的议会选举到来前,在执政党支持率下滑的情况下平息异议。

报道说,自2020年8月以来,推特一直将俄罗斯媒体的帐户标记为 “国家附属”(state-affiliated),此举激怒了俄国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其呼吁俄国建立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以获取更大的网路控制权。

近年来,脸书等社交媒体已成为成为社交网络立法者和监管者的目标,不停地在欧洲、美洲受到法律的挑战。特别是在美国大选期间推特、脸书等平台对时任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的围追堵截给各国敲响了警钟。

美国保守派媒体《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 总编拉希姆·卡萨姆 (Raheem Kassam) 发推文表示,“在人类历史上,国家权力和公司权力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同时被用来消灭一个人的存在。”

据报道,欧洲多个国家开始立法,对社交媒体实施本土限制。2020年11月,俄国国会也通过三项新法案,该法将更严厉的管控线上平台内容,打压异议,包括封锁推特与油管(YouTube)等网站。第一项法案授权封锁 “歧视” 俄罗斯媒体的外国网站; 第二项法案的规范内容是,若科技公司不按照俄国政府的要求删除 “不当内容”,该公司将被处以巨额罚款;第三项法案将授权政府监禁在网路上发布 “中伤言论” 的使用者。

去年12月,欧盟委员会颁布《数字服务法》(Digital Services Act)和《数字市场法》(Digital Markets Act)这两项反垄断监管草案,被视为欧盟20年来首次对互联网规则的全面改革。法案侧重社会责任领域,旨在强化网络平台在处理虚假信息、恐怖主义及仇恨言论等非法内容和假冒伪劣产品方面的责任。

法案规定,科技企业需对用户在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有义务第一时间删除不合规内容。覆盖超过4500万用户的网络平台应在新的监管机制下运作,欧盟有权对其进行处罚。

高伟绅律师事务所(Clifford Chance)全球反垄断业务组联席管理合伙人文耶(Thomas Vinje)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的世界较20年前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更新电子商务规定是明智之举。他说:“全球许多司法管辖区都在努力应对新技术环境,并考虑是否要监管科技巨头以及如何监管。欧洲已决定先行一步,成为数字平台监管的先行者。欧洲的做法将为全球其他司法管辖区提供参考和借鉴。”

美国纽约州司法部长莱蒂娅·詹姆斯 (Letitia James) 曾说过:“任何公司都不应该在我们的个人信息和社会互动方面拥有如此不受(法律)约束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