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十大元老的人生結局!令人唏噓… 來源:歷史流 導讀 1948年12月25日,新華社發布了43名國民黨戰犯的名單,這一名單基本上囊括了當時國民黨政府的黨政軍大員。塵埃落定之後,作為敗軍之將的國民黨重臣高官們的最終結局是怎樣的呢? 01 蔣介石:病逝寶島,懸棺待葬 圖片 蔣介石 1975年4月5日,清明節。上午11時50分,蔣介石撒手歸天。次日晨7時,國民黨召開中常會臨時會議,做出兩項重大決定:(一)由“副總統”嚴家淦繼位“總統”。 (二)不准蔣經國辭“行政院長”職,要他“銜哀受命,墨從事”。 從4月6日至4月17日蔣“大殮”的次日,台灣平時紅色套版的報紙一律改為黑色,電視停播彩色錄像和娛樂節目。主要的公家機關,紅地毯之上覆蓋上黑布。 但毫無疑問的是,蔣介石死了,一個時代結束了。後遵其遺願,“靈柩暫厝於慈湖,俟來日奉安於南京紫金山”。這一願望,如果還是意在“反攻大陸”,已是絕無可能,但如是移葬大陸,大陸中共方面已經明確表示:“悉聽尊便。” 蔣介石過世時,海峽兩岸對他的評價有著天壤之別。他過世40多年了,無論在政界還是學界圍繞他的爭論從未停止過:在台灣,對他的評價經歷了從“神化”到“醜化”的過程,甚至掀起過一些政潮;在大陸,對他的評價則經歷著從“漫畫”到“寫實”的過程。 02 汪精衛:死後被拋尸揚灰 圖片 汪精衛 1944年“中國頭號大漢奸”汪精衛在日本名古屋因“骨髓腫”病死,後葬在南京梅花山。抗戰勝利後,南京人民對汪精衛的墳墓留在梅花山十分不滿,紛紛要求剷除。蔣介石在輿論的壓力下,派何應欽扒掉此墓,將其棺木和屍體被運往清涼山火葬場徹底焚化。 1946年1月21日晚,何應欽派馬崇六在梅花山“試炮”,將汪墳炸毀,打開棺木時,見汪精衛的屍體上覆蓋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由於使用過防腐劑,屍體尚未腐爛,只是臉色青灰,已有黑斑點點。身穿南京政府的文官禮服,頭戴禮帽,肩上還披了一條紅色綬帶。 工兵實行“抄身”後,發現棺內除汪的一堆朽骨和其妻陳璧君親手蓋上的“魂兮歸來”的白幡外,只有一本汪精衛手抄的詩稿,是一首題為《自嘲》的絕命詩:“心宇將滅萬事休,天涯無處不怨尤。縱有先輩嘗炎涼,諒無後人續春秋。” 待“驗明正身”後,吊車將棺木吊到卡車上,向清涼山火葬場駛去。這里士兵們立即平整土地,填滿墓穴,運走垃圾,將一座事先以積木式拼裝好的翹角亭子,放在墓地上,不到天亮,就已完工了。不知不覺,無聲無息,汪的墳墓,就此消失。 裝著棺材的汽車開到火葬場,棺材被立即送入火化爐,40分鐘不到,全部燒光,完了,鼓風機的大風向爐膛吹去,頃刻間塵灰飛濺,汪精衛的骨灰就在茫茫夜空中四散不見了。 03 戴季陶:在廣州自殺身亡 圖片 戴季陶 戴季陶有蔣介石的“國師”之稱,是蔣介石的忠實“智囊”。他曾嘲笑有國民黨“文膽”之稱的陳布雷的自殺行為,但僅僅3個月後,戴季陶重蹈陳的覆轍,於1949年2月11日自殺於廣州省政府東園招待所。據說是由於本人不堪忍受孫科的污辱而吞食安眠藥。 1949年4月,人民解放軍強渡長江,解放南京。對於竭盡一生精力為國民黨蔣介石效犬馬之勞的戴季陶來說,可謂是痛苦化作傾盆雨,無可奈何東流去。他一生枉費心機,最終以自殺了卻了沾滿血腥和罪惡的一生。 與陳布雷相比稍多帶一點喜劇色彩的是,戴季陶曾分別於1948年9月上旬及10月中旬兩度服了過量安眠藥,都因及時予以搶救才苟且殘延,大有“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傳奇色彩。可惜,1949年2月11日他再一次下定決心自殺時,因心臟過度衰弱,醫生縱有高超醫技也無法起死回生了。 04 譚平山:病逝於北京 圖片 譚平山 辛亥革命時,譚平山追隨孫中山加入同盟會,是國民黨元老。抗戰勝利後,蔣介石假和平、真內戰,譚平山領導的民聯積極參加反蔣、反內戰活動,之後更是公開反對蔣介石賣國、內戰和獨裁政策,蔣介石對此又惱又恨,企圖除去譚平山。為此,他於1947出走香港,與國民黨政府決裂。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譚平山擔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院政務委員及人民監察委員會主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常務委員和副主席等職。 1953年,已經67歲的譚平山患上了高血壓,不再負擔繁忙的行政事務工作。 1956年4月2日,譚平山在北京病逝。 05 廖仲愷:在中央黨部門前遇刺 圖片 廖仲愷 孫中山因肝癌於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去世。孫中山的逝世極大地打破了原有的權力平衡,國民黨陷入一種群龍無首、數雄角逐的局面。相對比較有優勢的是廖仲愷和胡漢民,無論是從社會威望、革命資歷,還是從軍事後盾上,兩人不分伯仲。 1925年6月,在國民黨中央召開的全體會議上,胡漢民僅撈得個外交部部長,這意味著以胡漢民為首的右派在與廖仲愷為首的激進派的較量中,陷入劣勢。從7月開始,國民黨右派分子鄒魯、孫科、伍朝樞等人開始集中攻擊廖仲愷,散佈種種謠言,企圖搞垮廖仲愷。 8月19日,廖仲愷又為黃埔學校籌集經費工作到深夜,很晚才回到家中。 20日上午8時,廖仲愷偕同妻子何香凝驅車赴中央黨部參加中央執行委員會會議。汽車到達黨部大門前時,廖仲愷先下車,在門前登至第三級石階時,遭暴徒槍擊,身中4彈,俱中要害,當場倒地,不能作聲,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即與世長辭,終年48歲。 廖案發生後,國民政府迅即組成“廖案檢查委員會”,追查暗殺的幕後策劃者和兇手。經查明,暗殺是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右派集團所為,出面收買兇手的是胡漢民的堂弟胡毅生及其死黨朱卓文、梁鴻楷等人。 1925年9月1日,廖仲愷出殯時,廣州黃埔軍校師生、工人、農民、市民群眾等二十多萬人參加。他的遺體暫厝於廣州駟馬崗他的好友朱執信的墓側。 1935年9月1日,遷葬於南京紫金山中山陵側。 06 張靜江:死前冷落,死後哀榮 圖片 張靜江 張靜江曾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主席。在結識孫中山先生後便開始對孫中山先生給予經濟上的支持,孫中山先生稱他為“革命聖人”。後蔣介石建立南京國民政府,張主持建設委員會工作,蔣介石稱他為“革命導師”。 張靜江於1929年3月國民黨“三大”上便被排擠出中央執行委員會,30年代中後期漸漸地離開了中央政治的核心。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爆發,蔣介石在西安被扣,南京政壇頓時一片混亂,陳果夫派人到上海把張靜江接到南京,支撐蔣家王朝度過危局。在最關鍵時刻,張靜江最後一次充當了蔣介石“帝師”的角色。 抗戰全面爆發後,張靜江攜家眷離開上海到了香港。 1938年8月,張靜江全家又離開香港前往歐洲,繼而又到了美國,寓居紐約。 1945年,雙目失明,僅以收聽廣播和吃齋念佛苦度殘生。 1948年,蔣介石就任總統,聘張靜江為總統府資政。但此時的張靜江已是風中殘燭,生命是岌岌可危。 1950年9月3日,張靜江病逝於紐約,他雖然晚年備受冷落,死後卻極一時之哀榮。國民黨中央黨部和蔣介石紛紛電唁,並給張的家人匯寄治喪費。台灣當局明令褒揚。中央黨部特設靈堂公祭。 07 陳果夫:沒錢買藥,貧病而死 圖片 陳果夫 陳果夫、陳立夫兩兄弟長期掌管國民黨黨務機構,因而有“蔣家天下陳家黨”的說法。當年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中,宋子文與孔祥熙去了美國,隨蔣介石逃往台灣的,惟有陳氏兄弟。後來陳果夫病歿台北,陳立夫去了美國。 陳果夫沒有積蓄,患有嚴重的肺病。在台灣沒錢買藥,治療肺結核,需要巨額醫療費,都是靠朋友支持,因而用度日窘。 蔣介石得知情況後,批給陳果夫5000銀元作為醫療費。另外,又特批了一筆費用,作為陳果夫日常的生活補助。有了這筆錢,陳果夫才解脫了經濟危機。 1951年入夏后,陳果夫的病情加重,再次被送進了醫院。 8月28日下午4點52分,陳果夫心臟停止了跳動,時年60歲。 08 馮玉祥:赴解放區前遇難 圖片 馮玉祥 1946年9月馮玉祥以“特派考察水利專使”名義赴美,同時被強令退役。雖遠在國外,馮玉祥對國內政局的發展仍特別關心,蔣介石在國內到處鎮壓革命活動,鎮壓進步人士,馮發表大量演講、文章來譴責蔣政權。 蔣介石將馮玉祥開除出國民黨,後又吊銷了馮的護照,美國移民局馬上控告馮無居留權,要傳訊他。在蘇駐美大使潘又新的幫助下,1948年7月31日,馮玉祥離開美國,搭蘇聯“勝利”號輪赴蘇,以便轉回祖國的解放區。 不幸的是同,8月22日,“勝利”號在歸國途中失火,馮玉祥被煙熏窒息,施救無效遇難。一年後,中共中央在北京為馮玉祥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 09 孔祥熙:客死紐約 圖片 孔祥熙 孔祥熙於1927年4月投靠蔣介石集團,因促成蔣(介石)宋(美齡)聯姻,從此官運亨通,歷任工商、實業、財政等部部長和行政院副院長、院長等要職,主管財政達11年之久。其間,因以權謀私、貪污腐敗,一再受到輿論的指責。 1948年赴美國定居。 1967年8月的一天,孔祥熙突然暈倒,被家人緊急送進紐約的一家醫院。 8月15日,他死在醫院,時年87歲。 10 何應欽:中風而死 圖片 何應欽 何應欽出生於貴州興義縣(現為市)城南約42公里的泥幽鎮。何應欽一輩子反共,直至老年。家鄉人民帶來的照片,他看到了。傳過來的話,他也聽到了。但遺憾的是他把這些信息,都當作是“中共的統戰陰謀”。 1986年4月的一天,何應欽在與友人打橋牌時,突感不適,馬上送進台北“榮民總醫院”,醫生診斷為輕度中風。 1987年初,何應欽的身體日漸衰弱,“榮民總醫院”用了最好的藥物和一流的醫療設備,盡可能延續他的生命。 10月20日上午,何應欽的血壓突然下降,醫生進行了全力搶救。延至21日上午7時30分,終因心臟衰竭而停止了呼吸,享年98歲。

國民黨十大元老的人生結局!令人唏噓…

來源:歷史流

導讀
1948年12月25日,新華社發布了43名國民黨戰犯的名單,這一名單基本上囊括了當時國民黨政府的黨政軍大員。塵埃落定之後,作為敗軍之將的國民黨重臣高官們的最終結局是怎樣的呢?

01
蔣介石:病逝寶島,懸棺待葬
圖片

蔣介石

1975年4月5日,清明節。上午11時50分,蔣介石撒手歸天。次日晨7時,國民黨召開中常會臨時會議,做出兩項重大決定:(一)由“副總統”嚴家淦繼位“總統”。 (二)不准蔣經國辭“行政院長”職,要他“銜哀受命,墨從事”。

從4月6日至4月17日蔣“大殮”的次日,台灣平時紅色套版的報紙一律改為黑色,電視停播彩色錄像和娛樂節目。主要的公家機關,紅地毯之上覆蓋上黑布。

但毫無疑問的是,蔣介石死了,一個時代結束了。後遵其遺願,“靈柩暫厝於慈湖,俟來日奉安於南京紫金山”。這一願望,如果還是意在“反攻大陸”,已是絕無可能,但如是移葬大陸,大陸中共方面已經明確表示:“悉聽尊便。”

蔣介石過世時,海峽兩岸對他的評價有著天壤之別。他過世40多年了,無論在政界還是學界圍繞他的爭論從未停止過:在台灣,對他的評價經歷了從“神化”到“醜化”的過程,甚至掀起過一些政潮;在大陸,對他的評價則經歷著從“漫畫”到“寫實”的過程。

02
汪精衛:死後被拋尸揚灰
圖片

汪精衛
1944年“中國頭號大漢奸”汪精衛在日本名古屋因“骨髓腫”病死,後葬在南京梅花山。抗戰勝利後,南京人民對汪精衛的墳墓留在梅花山十分不滿,紛紛要求剷除。蔣介石在輿論的壓力下,派何應欽扒掉此墓,將其棺木和屍體被運往清涼山火葬場徹底焚化。

1946年1月21日晚,何應欽派馬崇六在梅花山“試炮”,將汪墳炸毀,打開棺木時,見汪精衛的屍體上覆蓋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由於使用過防腐劑,屍體尚未腐爛,只是臉色青灰,已有黑斑點點。身穿南京政府的文官禮服,頭戴禮帽,肩上還披了一條紅色綬帶。

工兵實行“抄身”後,發現棺內除汪的一堆朽骨和其妻陳璧君親手蓋上的“魂兮歸來”的白幡外,只有一本汪精衛手抄的詩稿,是一首題為《自嘲》的絕命詩:“心宇將滅萬事休,天涯無處不怨尤。縱有先輩嘗炎涼,諒無後人續春秋。”

待“驗明正身”後,吊車將棺木吊到卡車上,向清涼山火葬場駛去。這里士兵們立即平整土地,填滿墓穴,運走垃圾,將一座事先以積木式拼裝好的翹角亭子,放在墓地上,不到天亮,就已完工了。不知不覺,無聲無息,汪的墳墓,就此消失。

裝著棺材的汽車開到火葬場,棺材被立即送入火化爐,40分鐘不到,全部燒光,完了,鼓風機的大風向爐膛吹去,頃刻間塵灰飛濺,汪精衛的骨灰就在茫茫夜空中四散不見了。

03
戴季陶:在廣州自殺身亡
圖片

戴季陶
戴季陶有蔣介石的“國師”之稱,是蔣介石的忠實“智囊”。他曾嘲笑有國民黨“文膽”之稱的陳布雷的自殺行為,但僅僅3個月後,戴季陶重蹈陳的覆轍,於1949年2月11日自殺於廣州省政府東園招待所。據說是由於本人不堪忍受孫科的污辱而吞食安眠藥。

1949年4月,人民解放軍強渡長江,解放南京。對於竭盡一生精力為國民黨蔣介石效犬馬之勞的戴季陶來說,可謂是痛苦化作傾盆雨,無可奈何東流去。他一生枉費心機,最終以自殺了卻了沾滿血腥和罪惡的一生。

與陳布雷相比稍多帶一點喜劇色彩的是,戴季陶曾分別於1948年9月上旬及10月中旬兩度服了過量安眠藥,都因及時予以搶救才苟且殘延,大有“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傳奇色彩。可惜,1949年2月11日他再一次下定決心自殺時,因心臟過度衰弱,醫生縱有高超醫技也無法起死回生了。

04
譚平山:病逝於北京
圖片

譚平山
辛亥革命時,譚平山追隨孫中山加入同盟會,是國民黨元老。抗戰勝利後,蔣介石假和平、真內戰,譚平山領導的民聯積極參加反蔣、反內戰活動,之後更是公開反對蔣介石賣國、內戰和獨裁政策,蔣介石對此又惱又恨,企圖除去譚平山。為此,他於1947出走香港,與國民黨政府決裂。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譚平山擔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政務院政務委員及人民監察委員會主任,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常務委員和副主席等職。

1953年,已經67歲的譚平山患上了高血壓,不再負擔繁忙的行政事務工作。 1956年4月2日,譚平山在北京病逝。

05
廖仲愷:在中央黨部門前遇刺
圖片

廖仲愷
孫中山因肝癌於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去世。孫中山的逝世極大地打破了原有的權力平衡,國民黨陷入一種群龍無首、數雄角逐的局面。相對比較有優勢的是廖仲愷和胡漢民,無論是從社會威望、革命資歷,還是從軍事後盾上,兩人不分伯仲。

1925年6月,在國民黨中央召開的全體會議上,胡漢民僅撈得個外交部部長,這意味著以胡漢民為首的右派在與廖仲愷為首的激進派的較量中,陷入劣勢。從7月開始,國民黨右派分子鄒魯、孫科、伍朝樞等人開始集中攻擊廖仲愷,散佈種種謠言,企圖搞垮廖仲愷。

8月19日,廖仲愷又為黃埔學校籌集經費工作到深夜,很晚才回到家中。 20日上午8時,廖仲愷偕同妻子何香凝驅車赴中央黨部參加中央執行委員會會議。汽車到達黨部大門前時,廖仲愷先下車,在門前登至第三級石階時,遭暴徒槍擊,身中4彈,俱中要害,當場倒地,不能作聲,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即與世長辭,終年48歲。

廖案發生後,國民政府迅即組成“廖案檢查委員會”,追查暗殺的幕後策劃者和兇手。經查明,暗殺是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右派集團所為,出面收買兇手的是胡漢民的堂弟胡毅生及其死黨朱卓文、梁鴻楷等人。

1925年9月1日,廖仲愷出殯時,廣州黃埔軍校師生、工人、農民、市民群眾等二十多萬人參加。他的遺體暫厝於廣州駟馬崗他的好友朱執信的墓側。 1935年9月1日,遷葬於南京紫金山中山陵側。

06
張靜江:死前冷落,死後哀榮
圖片

張靜江
張靜江曾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委員會主席。在結識孫中山先生後便開始對孫中山先生給予經濟上的支持,孫中山先生稱他為“革命聖人”。後蔣介石建立南京國民政府,張主持建設委員會工作,蔣介石稱他為“革命導師”。

張靜江於1929年3月國民黨“三大”上便被排擠出中央執行委員會,30年代中後期漸漸地離開了中央政治的核心。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爆發,蔣介石在西安被扣,南京政壇頓時一片混亂,陳果夫派人到上海把張靜江接到南京,支撐蔣家王朝度過危局。在最關鍵時刻,張靜江最後一次充當了蔣介石“帝師”的角色。

抗戰全面爆發後,張靜江攜家眷離開上海到了香港。 1938年8月,張靜江全家又離開香港前往歐洲,繼而又到了美國,寓居紐約。 1945年,雙目失明,僅以收聽廣播和吃齋念佛苦度殘生。 1948年,蔣介石就任總統,聘張靜江為總統府資政。但此時的張靜江已是風中殘燭,生命是岌岌可危。

1950年9月3日,張靜江病逝於紐約,他雖然晚年備受冷落,死後卻極一時之哀榮。國民黨中央黨部和蔣介石紛紛電唁,並給張的家人匯寄治喪費。台灣當局明令褒揚。中央黨部特設靈堂公祭。

07
陳果夫:沒錢買藥,貧病而死
圖片

陳果夫
陳果夫、陳立夫兩兄弟長期掌管國民黨黨務機構,因而有“蔣家天下陳家黨”的說法。當年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中,宋子文與孔祥熙去了美國,隨蔣介石逃往台灣的,惟有陳氏兄弟。後來陳果夫病歿台北,陳立夫去了美國。

陳果夫沒有積蓄,患有嚴重的肺病。在台灣沒錢買藥,治療肺結核,需要巨額醫療費,都是靠朋友支持,因而用度日窘。

蔣介石得知情況後,批給陳果夫5000銀元作為醫療費。另外,又特批了一筆費用,作為陳果夫日常的生活補助。有了這筆錢,陳果夫才解脫了經濟危機。

1951年入夏后,陳果夫的病情加重,再次被送進了醫院。 8月28日下午4點52分,陳果夫心臟停止了跳動,時年60歲。

08
馮玉祥:赴解放區前遇難
圖片

馮玉祥
1946年9月馮玉祥以“特派考察水利專使”名義赴美,同時被強令退役。雖遠在國外,馮玉祥對國內政局的發展仍特別關心,蔣介石在國內到處鎮壓革命活動,鎮壓進步人士,馮發表大量演講、文章來譴責蔣政權。

蔣介石將馮玉祥開除出國民黨,後又吊銷了馮的護照,美國移民局馬上控告馮無居留權,要傳訊他。在蘇駐美大使潘又新的幫助下,1948年7月31日,馮玉祥離開美國,搭蘇聯“勝利”號輪赴蘇,以便轉回祖國的解放區。

不幸的是同,8月22日,“勝利”號在歸國途中失火,馮玉祥被煙熏窒息,施救無效遇難。一年後,中共中央在北京為馮玉祥舉行了隆重的追悼會。

09
孔祥熙:客死紐約
圖片

孔祥熙
孔祥熙於1927年4月投靠蔣介石集團,因促成蔣(介石)宋(美齡)聯姻,從此官運亨通,歷任工商、實業、財政等部部長和行政院副院長、院長等要職,主管財政達11年之久。其間,因以權謀私、貪污腐敗,一再受到輿論的指責。

1948年赴美國定居。 1967年8月的一天,孔祥熙突然暈倒,被家人緊急送進紐約的一家醫院。 8月15日,他死在醫院,時年87歲。

10
何應欽:中風而死
圖片

何應欽
何應欽出生於貴州興義縣(現為市)城南約42公里的泥幽鎮。何應欽一輩子反共,直至老年。家鄉人民帶來的照片,他看到了。傳過來的話,他也聽到了。但遺憾的是他把這些信息,都當作是“中共的統戰陰謀”。

1986年4月的一天,何應欽在與友人打橋牌時,突感不適,馬上送進台北“榮民總醫院”,醫生診斷為輕度中風。

1987年初,何應欽的身體日漸衰弱,“榮民總醫院”用了最好的藥物和一流的醫療設備,盡可能延續他的生命。 10月20日上午,何應欽的血壓突然下降,醫生進行了全力搶救。延至21日上午7時30分,終因心臟衰竭而停止了呼吸,享年98歲。

国民党十大元老的人生结局!令人唏嘘… 来源:历史流 导读 1948年12月25日,新华社发布了43名国民党战犯的名单,这一名单基本上囊括了当时国民党政府的党政军大员。尘埃落定之后,作为败军之将的国民党重臣高官们的最终结局是怎样的呢? 01 蒋介石:病逝宝岛,悬棺待葬 图片 蒋介石 1975年4月5日,清明节。上午11时50分,蒋介石撒手归天。次日晨7时,国民党召开中常会临时会议,做出两项重大决定:(一)由“副总统”严家淦继位“总统”。(二)不准蒋经国辞“行政院长”职,要他“衔哀受命,墨从事”。 从4月6日至4月17日蒋“大殓”的次日,台湾平时红色套版的报纸一律改为黑色,电视停播彩色录像和娱乐节目。主要的公家机关,红地毯之上覆盖上黑布。 但毫无疑问的是,蒋介石死了,一个时代结束了。后遵其遗愿,“灵柩暂厝于慈湖,俟来日奉安于南京紫金山”。这一愿望,如果还是意在“反攻大陆”,已是绝无可能,但如是移葬大陆,大陆中共方面已经明确表示:“悉听尊便。” 蒋介石过世时,海峡两岸对他的评价有着天壤之别。他过世40多年了,无论在政界还是学界围绕他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在台湾,对他的评价经历了从“神化”到“丑化”的过程,甚至掀起过一些政潮;在大陆,对他的评价则经历着从“漫画”到“写实”的过程。 02 汪精卫:死后被抛尸扬灰 图片 汪精卫 1944年“中国头号大汉奸”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因“骨髓肿”病死,后葬在南京梅花山。抗战胜利后,南京人民对汪精卫的坟墓留在梅花山十分不满,纷纷要求铲除。蒋介石在舆论的压力下,派何应钦扒掉此墓,将其棺木和尸体被运往清凉山火葬场彻底焚化。 1946年1月21日晚,何应钦派马崇六在梅花山“试炮”,将汪坟炸毁,打开棺木时,见汪精卫的尸体上覆盖著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由于使用过防腐剂,尸体尚未腐烂,只是脸色青灰,已有黑斑点点。身穿南京政府的文官礼服,头戴礼帽,肩上还披了一条红色绶带。 工兵实行“抄身”后,发现棺内除汪的一堆朽骨和其妻陈璧君亲手盖上的“魂兮归来”的白幡外,只有一本汪精卫手抄的诗稿,是一首题为《自嘲》的绝命诗:“心宇将灭万事休,天涯无处不怨尤。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后人续春秋。” 待“验明正身”后,吊车将棺木吊到卡车上,向清凉山火葬场驶去。这里士兵们立即平整土地,填满墓穴,运走垃圾,将一座事先以积木式拼装好的翘角亭子,放在墓地上,不到天亮,就已完工了。不知不觉,无声无息,汪的坟墓,就此消失。 装着棺材的汽车开到火葬场,棺材被立即送入火化炉,40分钟不到,全部烧光,完了,鼓风机的大风向炉膛吹去,顷刻间尘灰飞溅,汪精卫的骨灰就在茫茫夜空中四散不见了。 03 戴季陶:在广州自杀身亡 图片 戴季陶 戴季陶有蒋介石的“国师”之称,是蒋介石的忠实“智囊”。他曾嘲笑有国民党“文胆”之称的陈布雷的自杀行为,但仅仅3个月后,戴季陶重蹈陈的覆辙,于1949年2月11日自杀于广州省政府东园招待所。据说是由于本人不堪忍受孙科的污辱而吞食安眠药。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强渡长江,解放南京。对于竭尽一生精力为国民党蒋介石效犬马之劳的戴季陶来说,可谓是痛苦化作倾盆雨,无可奈何东流去。他一生枉费心机,最终以自杀了却了沾满血腥和罪恶的一生。 与陈布雷相比稍多带一点喜剧色彩的是,戴季陶曾分别于1948年9月上旬及10月中旬两度服了过量安眠药,都因及时予以抢救才苟且残延,大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传奇色彩。可惜,1949年2月11日他再一次下定决心自杀时,因心脏过度衰弱,医生纵有高超医技也无法起死回生了。 04 谭平山:病逝于北京 图片 谭平山 辛亥革命时,谭平山追随孙中山加入同盟会,是国民党元老。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谭平山领导的民联积极参加反蒋、反内战活动,之后更是公开反对蒋介石卖国、内战和独裁政策,蒋介石对此又恼又恨,企图除去谭平山。为此,他于1947出走香港,与国民党政府决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谭平山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政务委员及人民监察委员会主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常务委员和副主席等职。 1953年,已经67岁的谭平山患上了高血压,不再负担繁忙的行政事务工作。1956年4月2日,谭平山在北京病逝。 05 廖仲恺:在中央党部门前遇刺 图片 廖仲恺 孙中山因肝癌于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去世。孙中山的逝世极大地打破了原有的权力平衡,国民党陷入一种群龙无首、数雄角逐的局面。相对比较有优势的是廖仲恺和胡汉民,无论是从社会威望、革命资历,还是从军事后盾上,两人不分伯仲。 1925年6月,在国民党中央召开的全体会议上,胡汉民仅捞得个外交部部长,这意味着以胡汉民为首的右派在与廖仲恺为首的激进派的较量中,陷入劣势。从7月开始,国民党右派分子邹鲁、孙科、伍朝枢等人开始集中攻击廖仲恺,散布种种谣言,企图搞垮廖仲恺。 8月19日,廖仲恺又为黄埔学校筹集经费工作到深夜,很晚才回到家中。20日上午8时,廖仲恺偕同妻子何香凝驱车赴中央党部参加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汽车到达党部大门前时,廖仲恺先下车,在门前登至第三级石阶时,遭暴徒枪击,身中4弹,俱中要害,当场倒地,不能作声,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即与世长辞,终年48岁。 廖案发生后,国民政府迅即组成“廖案检查委员会”,追查暗杀的幕后策划者和凶手。经查明,暗杀是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右派集团所为,出面收买凶手的是胡汉民的堂弟胡毅生及其死党朱卓文、梁鸿楷等人。 1925年9月1日,廖仲恺出殡时,广州黄埔军校师生、工人、农民、市民群众等二十多万人参加。他的遗体暂厝于广州驷马岗他的好友朱执信的墓侧。1935年9月1日,迁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侧。 06 张静江:死前冷落,死后哀荣 图片 张静江 张静江曾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席。在结识孙中山先生后便开始对孙中山先生给予经济上的支持,孙中山先生称他为“革命圣人”。后蒋介石建立南京国民政府,张主持建设委员会工作,蒋介石称他为“革命导师”。 张静江于1929年3月国民党“三大”上便被排挤出中央执行委员会,30年代中后期渐渐地离开了中央政治的核心。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蒋介石在西安被扣,南京政坛顿时一片混乱,陈果夫派人到上海把张静江接到南京,支撑蒋家王朝度过危局。在最关键时刻,张静江最后一次充当了蒋介石“帝师”的角色。 抗战全面爆发后,张静江携家眷离开上海到了香港。1938年8月,张静江全家又离开香港前往欧洲,继而又到了美国,寓居纽约。1945年,双目失明,仅以收听广播和吃斋念佛苦度残生。1948年,蒋介石就任总统,聘张静江为总统府资政。但此时的张静江已是风中残烛,生命是岌岌可危。 1950年9月3日,张静江病逝于纽约,他虽然晚年备受冷落,死后却极一时之哀荣。国民党中央党部和蒋介石纷纷电唁,并给张的家人汇寄治丧费。台湾当局明令褒扬。中央党部特设灵堂公祭。 07 陈果夫:没钱买药,贫病而死 图片 陈果夫 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长期掌管国民党党务机构,因而有“蒋家天下陈家党”的说法。当年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宋子文与孔祥熙去了美国,随蒋介石逃往台湾的,惟有陈氏兄弟。后来陈果夫病殁台北,陈立夫去了美国。 陈果夫没有积蓄,患有严重的肺病。在台湾没钱买药,治疗肺结核,需要巨额医疗费,都是靠朋友支持,因而用度日窘。 蒋介石得知情况后,批给陈果夫5000银元作为医疗费。另外,又特批了一笔费用,作为陈果夫日常的生活补助。有了这笔钱,陈果夫才解脱了经济危机。 1951年入夏后,陈果夫的病情加重,再次被送进了医院。8月28日下午4点52分,陈果夫心脏停止了跳动,时年60岁。 08 冯玉祥:赴解放区前遇难 图片 冯玉祥 1946年9月冯玉祥以“特派考察水利专使”名义赴美,同时被强令退役。虽远在国外,冯玉祥对国内政局的发展仍特别关心,蒋介石在国内到处镇压革命活动,镇压进步人士,冯发表大量演讲、文章来谴责蒋政权。 蒋介石将冯玉祥开除出国民党,后又吊销了冯的护照,美国移民局马上控告冯无居留权,要传讯他。在苏驻美大使潘又新的帮助下,1948年7月31日,冯玉祥离开美国,搭苏联“胜利”号轮赴苏,以便转回祖国的解放区。 不幸的是同,8月22日,“胜利”号在归国途中失火,冯玉祥被烟熏窒息,施救无效遇难。一年后,中共中央在北京为冯玉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09 孔祥熙:客死纽约 图片 孔祥熙 孔祥熙于1927年4月投靠蒋介石集团,因促成蒋(介石)宋(美龄)联姻,从此官运亨通,历任工商、实业、财政等部部长和行政院副院长、院长等要职,主管财政达11年之久。其间,因以权谋私、贪污腐败,一再受到舆论的指责。 1948年赴美国定居。1967年8月的一天,孔祥熙突然晕倒,被家人紧急送进纽约的一家医院。8月15日,他死在医院,时年87岁。 10 何应钦:中风而死 图片 何应钦 何应钦出生于贵州兴义县(现为市)城南约42公里的泥幽镇。何应钦一辈子反共,直至老年。家乡人民带来的照片,他看到了。传过来的话,他也听到了。但遗憾的是他把这些信息,都当作是“中共的统战阴谋”。 1986年4月的一天,何应钦在与友人打桥牌时,突感不适,马上送进台北“荣民总医院”,医生诊断为轻度中风。 1987年初,何应钦的身体日渐衰弱,“荣民总医院”用了最好的药物和一流的医疗设备,尽可能延续他的生命。10月20日上午,何应钦的血压突然下降,医生进行了全力抢救。延至21日上午7时30分,终因心脏衰竭而停止了呼吸,享年98岁。

国民党十大元老的人生结局!令人唏嘘…

来源:历史流

导读
1948年12月25日,新华社发布了43名国民党战犯的名单,这一名单基本上囊括了当时国民党政府的党政军大员。尘埃落定之后,作为败军之将的国民党重臣高官们的最终结局是怎样的呢?

01
蒋介石:病逝宝岛,悬棺待葬
图片

蒋介石

1975年4月5日,清明节。上午11时50分,蒋介石撒手归天。次日晨7时,国民党召开中常会临时会议,做出两项重大决定:(一)由“副总统”严家淦继位“总统”。(二)不准蒋经国辞“行政院长”职,要他“衔哀受命,墨从事”。

从4月6日至4月17日蒋“大殓”的次日,台湾平时红色套版的报纸一律改为黑色,电视停播彩色录像和娱乐节目。主要的公家机关,红地毯之上覆盖上黑布。

但毫无疑问的是,蒋介石死了,一个时代结束了。后遵其遗愿,“灵柩暂厝于慈湖,俟来日奉安于南京紫金山”。这一愿望,如果还是意在“反攻大陆”,已是绝无可能,但如是移葬大陆,大陆中共方面已经明确表示:“悉听尊便。”

蒋介石过世时,海峡两岸对他的评价有着天壤之别。他过世40多年了,无论在政界还是学界围绕他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在台湾,对他的评价经历了从“神化”到“丑化”的过程,甚至掀起过一些政潮;在大陆,对他的评价则经历着从“漫画”到“写实”的过程。

02
汪精卫:死后被抛尸扬灰
图片

汪精卫
1944年“中国头号大汉奸”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因“骨髓肿”病死,后葬在南京梅花山。抗战胜利后,南京人民对汪精卫的坟墓留在梅花山十分不满,纷纷要求铲除。蒋介石在舆论的压力下,派何应钦扒掉此墓,将其棺木和尸体被运往清凉山火葬场彻底焚化。

1946年1月21日晚,何应钦派马崇六在梅花山“试炮”,将汪坟炸毁,打开棺木时,见汪精卫的尸体上覆盖著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由于使用过防腐剂,尸体尚未腐烂,只是脸色青灰,已有黑斑点点。身穿南京政府的文官礼服,头戴礼帽,肩上还披了一条红色绶带。

工兵实行“抄身”后,发现棺内除汪的一堆朽骨和其妻陈璧君亲手盖上的“魂兮归来”的白幡外,只有一本汪精卫手抄的诗稿,是一首题为《自嘲》的绝命诗:“心宇将灭万事休,天涯无处不怨尤。纵有先辈尝炎凉,谅无后人续春秋。”

待“验明正身”后,吊车将棺木吊到卡车上,向清凉山火葬场驶去。这里士兵们立即平整土地,填满墓穴,运走垃圾,将一座事先以积木式拼装好的翘角亭子,放在墓地上,不到天亮,就已完工了。不知不觉,无声无息,汪的坟墓,就此消失。

装着棺材的汽车开到火葬场,棺材被立即送入火化炉,40分钟不到,全部烧光,完了,鼓风机的大风向炉膛吹去,顷刻间尘灰飞溅,汪精卫的骨灰就在茫茫夜空中四散不见了。

03
戴季陶:在广州自杀身亡
图片

戴季陶
戴季陶有蒋介石的“国师”之称,是蒋介石的忠实“智囊”。他曾嘲笑有国民党“文胆”之称的陈布雷的自杀行为,但仅仅3个月后,戴季陶重蹈陈的覆辙,于1949年2月11日自杀于广州省政府东园招待所。据说是由于本人不堪忍受孙科的污辱而吞食安眠药。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强渡长江,解放南京。对于竭尽一生精力为国民党蒋介石效犬马之劳的戴季陶来说,可谓是痛苦化作倾盆雨,无可奈何东流去。他一生枉费心机,最终以自杀了却了沾满血腥和罪恶的一生。

与陈布雷相比稍多带一点喜剧色彩的是,戴季陶曾分别于1948年9月上旬及10月中旬两度服了过量安眠药,都因及时予以抢救才苟且残延,大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传奇色彩。可惜,1949年2月11日他再一次下定决心自杀时,因心脏过度衰弱,医生纵有高超医技也无法起死回生了。

04
谭平山:病逝于北京
图片

谭平山
辛亥革命时,谭平山追随孙中山加入同盟会,是国民党元老。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假和平、真内战,谭平山领导的民联积极参加反蒋、反内战活动,之后更是公开反对蒋介石卖国、内战和独裁政策,蒋介石对此又恼又恨,企图除去谭平山。为此,他于1947出走香港,与国民党政府决裂。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谭平山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政务委员及人民监察委员会主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常务委员和副主席等职。

1953年,已经67岁的谭平山患上了高血压,不再负担繁忙的行政事务工作。1956年4月2日,谭平山在北京病逝。

05
廖仲恺:在中央党部门前遇刺
图片

廖仲恺
孙中山因肝癌于1925年3月12日在北京去世。孙中山的逝世极大地打破了原有的权力平衡,国民党陷入一种群龙无首、数雄角逐的局面。相对比较有优势的是廖仲恺和胡汉民,无论是从社会威望、革命资历,还是从军事后盾上,两人不分伯仲。

1925年6月,在国民党中央召开的全体会议上,胡汉民仅捞得个外交部部长,这意味着以胡汉民为首的右派在与廖仲恺为首的激进派的较量中,陷入劣势。从7月开始,国民党右派分子邹鲁、孙科、伍朝枢等人开始集中攻击廖仲恺,散布种种谣言,企图搞垮廖仲恺。

8月19日,廖仲恺又为黄埔学校筹集经费工作到深夜,很晚才回到家中。20日上午8时,廖仲恺偕同妻子何香凝驱车赴中央党部参加中央执行委员会会议。汽车到达党部大门前时,廖仲恺先下车,在门前登至第三级石阶时,遭暴徒枪击,身中4弹,俱中要害,当场倒地,不能作声,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即与世长辞,终年48岁。

廖案发生后,国民政府迅即组成“廖案检查委员会”,追查暗杀的幕后策划者和凶手。经查明,暗杀是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右派集团所为,出面收买凶手的是胡汉民的堂弟胡毅生及其死党朱卓文、梁鸿楷等人。

1925年9月1日,廖仲恺出殡时,广州黄埔军校师生、工人、农民、市民群众等二十多万人参加。他的遗体暂厝于广州驷马岗他的好友朱执信的墓侧。1935年9月1日,迁葬于南京紫金山中山陵侧。

06
张静江:死前冷落,死后哀荣
图片

张静江
张静江曾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主席。在结识孙中山先生后便开始对孙中山先生给予经济上的支持,孙中山先生称他为“革命圣人”。后蒋介石建立南京国民政府,张主持建设委员会工作,蒋介石称他为“革命导师”。

张静江于1929年3月国民党“三大”上便被排挤出中央执行委员会,30年代中后期渐渐地离开了中央政治的核心。1936年12月,西安事变爆发,蒋介石在西安被扣,南京政坛顿时一片混乱,陈果夫派人到上海把张静江接到南京,支撑蒋家王朝度过危局。在最关键时刻,张静江最后一次充当了蒋介石“帝师”的角色。

抗战全面爆发后,张静江携家眷离开上海到了香港。1938年8月,张静江全家又离开香港前往欧洲,继而又到了美国,寓居纽约。1945年,双目失明,仅以收听广播和吃斋念佛苦度残生。1948年,蒋介石就任总统,聘张静江为总统府资政。但此时的张静江已是风中残烛,生命是岌岌可危。

1950年9月3日,张静江病逝于纽约,他虽然晚年备受冷落,死后却极一时之哀荣。国民党中央党部和蒋介石纷纷电唁,并给张的家人汇寄治丧费。台湾当局明令褒扬。中央党部特设灵堂公祭。

07
陈果夫:没钱买药,贫病而死
图片

陈果夫
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长期掌管国民党党务机构,因而有“蒋家天下陈家党”的说法。当年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中,宋子文与孔祥熙去了美国,随蒋介石逃往台湾的,惟有陈氏兄弟。后来陈果夫病殁台北,陈立夫去了美国。

陈果夫没有积蓄,患有严重的肺病。在台湾没钱买药,治疗肺结核,需要巨额医疗费,都是靠朋友支持,因而用度日窘。

蒋介石得知情况后,批给陈果夫5000银元作为医疗费。另外,又特批了一笔费用,作为陈果夫日常的生活补助。有了这笔钱,陈果夫才解脱了经济危机。

1951年入夏后,陈果夫的病情加重,再次被送进了医院。8月28日下午4点52分,陈果夫心脏停止了跳动,时年60岁。

08
冯玉祥:赴解放区前遇难
图片

冯玉祥
1946年9月冯玉祥以“特派考察水利专使”名义赴美,同时被强令退役。虽远在国外,冯玉祥对国内政局的发展仍特别关心,蒋介石在国内到处镇压革命活动,镇压进步人士,冯发表大量演讲、文章来谴责蒋政权。

蒋介石将冯玉祥开除出国民党,后又吊销了冯的护照,美国移民局马上控告冯无居留权,要传讯他。在苏驻美大使潘又新的帮助下,1948年7月31日,冯玉祥离开美国,搭苏联“胜利”号轮赴苏,以便转回祖国的解放区。

不幸的是同,8月22日,“胜利”号在归国途中失火,冯玉祥被烟熏窒息,施救无效遇难。一年后,中共中央在北京为冯玉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

09
孔祥熙:客死纽约
图片

孔祥熙
孔祥熙于1927年4月投靠蒋介石集团,因促成蒋(介石)宋(美龄)联姻,从此官运亨通,历任工商、实业、财政等部部长和行政院副院长、院长等要职,主管财政达11年之久。其间,因以权谋私、贪污腐败,一再受到舆论的指责。

1948年赴美国定居。1967年8月的一天,孔祥熙突然晕倒,被家人紧急送进纽约的一家医院。8月15日,他死在医院,时年87岁。

10
何应钦:中风而死
图片

何应钦
何应钦出生于贵州兴义县(现为市)城南约42公里的泥幽镇。何应钦一辈子反共,直至老年。家乡人民带来的照片,他看到了。传过来的话,他也听到了。但遗憾的是他把这些信息,都当作是“中共的统战阴谋”。

1986年4月的一天,何应钦在与友人打桥牌时,突感不适,马上送进台北“荣民总医院”,医生诊断为轻度中风。

1987年初,何应钦的身体日渐衰弱,“荣民总医院”用了最好的药物和一流的医疗设备,尽可能延续他的生命。10月20日上午,何应钦的血压突然下降,医生进行了全力抢救。延至21日上午7时30分,终因心脏衰竭而停止了呼吸,享年98岁。

陈斯红💌💌 中華民國 駐德代表謝志偉 在民進黨中常會上,蔡英文主席肯定了中華民國第一線的外交人員們的努力; 中華民國 蔡英文 女總統特別點名感謝了謝志偉、中華民國駐美國代表蕭美琴及中華民國駐日本代表謝長廷等3人。 中華民國 「世界陳氏宗親總會 榮譽理事 陳斯紅轉發」

陈斯红💌💌

中華民國 駐德代表謝志偉

在民進黨中常會上,蔡英文主席肯定了中華民國第一線的外交人員們的努力;

中華民國 蔡英文 女總統特別點名感謝了謝志偉、中華民國駐美國代表蕭美琴及中華民國駐日本代表謝長廷等3人。

中華民國 「世界陳氏宗親總會 榮譽理事 陳斯紅轉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