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防部的一位高级官员7月1日向媒体表示,乌克兰军队在使用该系统瞄准俄罗斯指挥所并削弱其在战场上的能力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这位官员周五对一群记者说:“乌克兰人能够精心选择目标,以更系统的方式破坏俄罗斯的努力,当然比他们用短程火炮系统能做到的要好。” 这名美方官员承认,乌军仍处于使用“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炮系统的早期阶段,但在最近结束的短暂培训期后,他们迄今已有效地使用了该系统。至少有四台“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炮系统已经进入乌克兰境内,美方还已承诺对乌再援助四台该系统。 “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炮系统的射程约为64公里,使乌克兰军队能够进行远程打击,而且比射程较短的火炮更加精确。该位官员称:“你看到的是乌克兰人实际上正在系统地选择目标,然后准确地击中它们,从而提供这种精确的方法来削弱俄罗斯的军事力量。”

美国国防部的一位高级官员7月1日向媒体表示,乌克兰军队在使用该系统瞄准俄罗斯指挥所并削弱其在战场上的能力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这位官员周五对一群记者说:“乌克兰人能够精心选择目标,以更系统的方式破坏俄罗斯的努力,当然比他们用短程火炮系统能做到的要好。”

这名美方官员承认,乌军仍处于使用“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炮系统的早期阶段,但在最近结束的短暂培训期后,他们迄今已有效地使用了该系统。至少有四台“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炮系统已经进入乌克兰境内,美方还已承诺对乌再援助四台该系统。

“海马斯”高机动性多管火箭炮系统的射程约为64公里,使乌克兰军队能够进行远程打击,而且比射程较短的火炮更加精确。该位官员称:“你看到的是乌克兰人实际上正在系统地选择目标,然后准确地击中它们,从而提供这种精确的方法来削弱俄罗斯的军事力量。”

2020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天灾人祸瘟疫一样不缺。宅家避疫,互联网络上升到解决柴米油盐和社交的主要渠道。 7月初美国高层突然放风说要封抖音和微信。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2020,这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微信海外群闻风而动,开始寻找替代微信的应用。 没多久,美国国会7月22日下午以336对71票通过禁止在美国政府的电子设备上使用抖音。个人设备上使用不受限制。不过没提微信,所以目前还可以继续使用。 8月6号晚上9点整,白宫发布了针对TikTok的行政命令;20分钟后,再收到了针对Wechat(微信)的行政命令。两个行政命令内容相似,大意就是川普政府引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止美国公司和个人与TikTok和微信交易,45天后生效(9月20日)。 9月19日,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律师团和美国司法部在联邦法院法官洛芮尔·比勒为原定于9月20日开始生效的微信禁令特开的周六紧急听证会上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激烈交锋。听证会结束后,法官正式颁布禁止令叫停基于联邦总统令和商务部实施细则的一系列美国政府禁封微信的行政命令。目前美国华人还能使用微信,但美国政府正在对这个禁止令提出上诉。微信在美国的命运难料。 这一系列的动荡变化,让俄罗斯方块之外的另一款“俄罗斯应用软件”电报(Telegram)成为美国华裔新宠,它背后神奇的故事更是引人入胜。 要数Telegram与俄罗斯的渊源,恐怕只有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曾经是俄罗斯人这一条了。Telegram并不隶属于俄罗斯,相反的,它在与俄罗斯政府斗智斗勇中成长壮大。 Telegram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 在全球拥有4亿用户,其中每月3亿多活跃用户的Telegram,使用点对点加密和动态服务地址等技术,让世界各地的用户规避网上监控雷达,在隐私受到保护的状态下自由通信。 它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杜罗夫兄弟,大隐于世,在地球上来无影去无踪。标志性的全黑服装,像极了“黑客帝国”的侠士。他俩是世界上罕见的、能让俄罗斯国家电信监管机构黔驴技穷的科技流浪汉。 今年35岁,未婚有两孩的帕维尔·杜罗夫以身价$3.6Billion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565位。杜罗夫入选《财富》杂志“ 40个40岁以下”年度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年轻人排名榜单。 这个有俄罗斯的扎克伯格(Zuckerberg)之称、帅气的80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球村村民。 帕维尔出生于列宁格勒(现为圣彼得堡),因为语言学博士兼作家的父亲瓦莱里(Valery)在意大利工作多年,杜罗夫兄弟俩在意大利都灵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 在意大利读完小学,2001年回俄罗斯之后,帕维尔就读于圣彼得堡的著名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附属寄宿中学学术馆(Academy Gymnasium,又称为数理化生45中学)。于2006年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语言学系。 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帕维尔看到朋友使用社交软件脸书,深受启发,年仅22岁的帕维尔,打算做一款比脸书功能更强的社交软件。 在数学高手、国际计算机奥林匹克金奖的学霸哥哥尼古拉的帮助下,帕维尔设计并创立了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络Vk(全称Vkontakte)。该公司的市值迅速增长到30亿美元。 网上找不到两人合影,只有单独的照片。哥哥帕维尔·杜罗夫(Nikolai Durov, 左)和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 右)来自Reddit 尽管是俄罗斯少见的科技新贵,年少有为的杜洛夫因为坚持保护用户隐私与通信自由,与克里姆林宫龃龉不断。 早在2012年初,席卷俄罗斯的反普京连任抗议浪潮中,杜洛夫拒绝关闭专门组织抗议游行的指挥团体在Vk上的页面而进入克里姆林宫视线。次年,俄罗斯警察以开车时撞人并逃逸为由追捕杜洛夫。可那车根本不是他驾驶的。虽然这些指控后来被收回,政治迫害已初露端倪。 俄罗斯大选之后,当杜洛夫被要求撤消反对派政客在Vk上的宣传页面时,他在自已的Vk页面和推特上贴了一张戴着连帽衫吐着舌头的狗头。 无声的抗议引来警察包围了帕维尔在圣彼得堡所住的公寓。当时帕维尔急着打电话给哥哥商议,突然意识到自已的电话可能已被克格勃监听。 虽然没进局子,在与警察对峙的一个多小时里,他体会到:一旦一个机构能够不受控制地监视私人通信,这种特权就会很快就会落入贿赂者,黑客和其他国家机器手中。于是萌生了做一个抗监听的加密通讯软件。以保护个人隐私为己任的Telegram初显雏形。 桀骜不驯的帕维尔开发的社交工具Vk,很快成为有官方背景的俄罗斯主要互联网公司Mail.ru的猎物。2013年,迫于高压,杜洛夫不得不以约3亿美元的价格被向mail.ru出售了Vk社交网络12%的股份。到2014年,Mail.ru通过各种渠道收购了Vk所有剩余股份,并成为VK的唯一股东。 2014年4月1日,董事会称收到杜洛夫的辞呈;但是,杜洛夫本人却说这只是愚人节玩笑。 2014年4月16日,俄罗斯安全机构要求杜洛夫上交乌克兰危机中参与抗议示威人员的个人详细资料并屏蔽其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i Navalny)在Vk上的页面。杜洛夫断然拒绝这些非法要求,并将政府公函上传到自己的Vk页面上公诸于众。 在Vk一点一点地被普京亲信的公司蚕食之际,杜洛夫感受到被架着烤的炙热。通过一项国家投资移民计划,杜洛夫向该国制糖工业多元化基金会捐款25万美元,成为这个加勒比岛屿国家圣基茨和尼维斯的合法公民。 2014年4月21日,杜洛夫从新闻上得知自己被免去Vk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公司声明批准杜洛夫四月初的辞职,而杜洛夫随后称Vk公司已由普京的盟友接管。 被Vk解雇后,杜罗夫带着几位Vk技术人员,逃离俄罗斯,开始了球游世界自我流放之旅。据说第一站是持有长期居留签证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他们在迪拜逗留了一段时间。 被问及未来,杜洛夫说他“没有回俄罗斯的计划”,因为“俄罗斯目前的政治气氛,容不下互联网的自由精神”。 虽然初创的Vk公司被克里姆林宫强行低价收缴,杜罗夫并没有从此隐退江湖。逃离俄罗斯的杜罗夫从瑞士的银行中提出3亿美元的现金,在柏林另起炉灶,开始专心孵化下一个拳头软件产品Telegram。 为了保证用户之间的通信不被第三方解读,Telegram和美国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一样,支持端到端加密。这种类型的加密无需中间服务器就可以将消息转换为代码,从而第三方几乎不可能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看懂两个用户之间的通信。 基于云的信息传递,Telegram以占容小,管理功能齐全,用户体验佳,特别是支持点到点加密,保护用户隐私而备受推崇。 一个群可容纳多达20,000人,每人可以随时修改自已的发言,特别是周到的隐私保护,让Telegram在同类流行的消息传递应用中一枝独秀,远胜美国的WhatsApp和日本的Line。 Telegram自带的隐身官方审查功能像一把双刃剑,既让它风行于世,又让它饱受痀病。因为伊斯兰恐怖组织和白人至上主义组织不但利用Telegram来秘密地传递信息,而且利用Telegram不限听众的频道广播功能,来组织恐怖主义阴谋,散布反人类言论,让多国政府头痛。 虽然恐怖分子使用该应用程序引发了有关政府监管必要性的争论,西方政府一直批评Telegram的隐私权政策,但仍然不愿禁止Telegram,目前只有伊朗和俄罗斯等少数国家封禁Telegram。 Telegram设有一个由世界各地的匿名开发人员组成的“数字抵抗”社区,负责在世界各地创建无数的代理服务器,避开各种花式封禁,让更多国家的用户能突破重围,在数字世界自由表达。 技术上,Telegram使用代理服务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与俄罗斯网络监管机构玩捉迷藏时,经常引起数十个不相关的其他应用因为网址纠缠不清而崩溃,但Telegram仍然可以正常工作。 Telegram稳定的服务在俄罗斯收割大群粉丝,其中包括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内的国家机构和政府官员。经过两年的禁而不止,封而不死,俄罗斯于2018年6月18日宣布放弃对Telegram的围追堵截。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雄伟万里长城能阻止胡人骑兵南下,但是挡得住空中飞行兵么?在这场数字战争中,数字隐私战士杜洛夫的胜出,是科技对公权力的胜利。 尽管不改Telegram的设计初心,坚持抵抗公共权力对个人数字通讯的审查,杜罗夫依然关闭了伊斯兰恐怖组织的Telegram公共频道。对此,杜罗夫在其推特号上作出了解释:”Telegram信守保护至高无上个人隐私的承诺,但公共频道无关个人隐私”。 2018年6月,杜罗夫获得哈萨克斯坦新闻工作者联合会的年度”公民网上自由”奖。 杜洛夫的科技探险远未止于通信隐私。2018年,杜洛夫兄弟从包括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遗孀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在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到17亿美元,创建Telegram上的加密货币Gram和区块链系统TON。但是,2020年5月他们宣布暂停这个冒险行动。 使用Telegram究竟有多安全?英国萨里大学的客座教授、网络安全专家艾伦·伍德沃德(Alan Woodward)认为Telegram“不隶属于美国”很吸引国际用户。他还认为Telegram“所保留的少量用户信息-比如谁呼叫谁,何时,多长时间等等-情报组织可利用这些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 100%安全的网络协议不是还没诞生就是目前软硬件水平尚没法实施。Telegram信息安全指数在同类产品中相对较高。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在对Telegram所使用的、独特的安全消息传递协议MTProto系统的健壮性分析中发现,“知识渊博的安全专家或黑客可以利用该协议中存在的一个安全隐患,对用户在线或离线时间精确定位到秒。” Telegram悬赏10万美金给任何能找到其安全协议漏洞的高人。目前只有一个人找到一处隐患而拿到这笔奖励。 和其它网络应用一样,Telegram服务也不能幸免于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一种因大量请求而使服务器超载的网络攻击;和所有消息传递应用程序一样,Telegram无法阻止任何聊天参与者截屏对话并与他人共享。 coinnounce.com/telegram-ceo-pavel-durov-calls-icloud-a-surveillance-tool/ 尽管游走在个人隐私与国家安全的敏感地带,杜罗夫先生仍然坚决反对将科技政治化。他最近对《金融时报》说:“我自认为是一名科技企业家,而不是政治家或哲学家。” 【编者按】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APAPA Ohio及OCAA官方立场。所有图片均由作者提供或来自网络。如存在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更多精彩文章,请查看我们公众号的主页。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近期文章】 俄亥俄5万选民选票出错,密歇根州长遭绑架阴谋 日本音乐家惨遭8名纽约少年暴打,原因令人气愤 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演讲,22分钟只字不提川普 两美女科学家凭基因剪刀获2020诺贝尔化学奖 CDC修改指南,称新冠病毒可以空气传播 关于俄州亚太联盟公众号 俄州亚太联盟公众号是APAPA Ohio在Ohio Chinese American Association(俄亥俄华人协会OCAA)的支持下办的公众号,旨在为俄亥俄的亚裔群体、尤其是华人群体提供一个分享、交流、互助的平台,宣传APAPA Ohio 、OCAA和其他亚裔团体的活动,促进亚裔社区对美国社会、政治、文化、体育、艺术、教育、法律等的了解。APAPA的全名是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 Association (美国亚太联盟),是在美国联邦政府注册的501(c)(3)非营利组织。

2020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天灾人祸瘟疫一样不缺。宅家避疫,互联网络上升到解决柴米油盐和社交的主要渠道。

7月初美国高层突然放风说要封抖音和微信。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2020,这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微信海外群闻风而动,开始寻找替代微信的应用。

没多久,美国国会7月22日下午以336对71票通过禁止在美国政府的电子设备上使用抖音。个人设备上使用不受限制。不过没提微信,所以目前还可以继续使用。

8月6号晚上9点整,白宫发布了针对TikTok的行政命令;20分钟后,再收到了针对Wechat(微信)的行政命令。两个行政命令内容相似,大意就是川普政府引用《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禁止美国公司和个人与TikTok和微信交易,45天后生效(9月20日)。

9月19日,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律师团和美国司法部在联邦法院法官洛芮尔·比勒为原定于9月20日开始生效的微信禁令特开的周六紧急听证会上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激烈交锋。听证会结束后,法官正式颁布禁止令叫停基于联邦总统令和商务部实施细则的一系列美国政府禁封微信的行政命令。目前美国华人还能使用微信,但美国政府正在对这个禁止令提出上诉。微信在美国的命运难料。

这一系列的动荡变化,让俄罗斯方块之外的另一款“俄罗斯应用软件”电报(Telegram)成为美国华裔新宠,它背后神奇的故事更是引人入胜。

要数Telegram与俄罗斯的渊源,恐怕只有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曾经是俄罗斯人这一条了。Telegram并不隶属于俄罗斯,相反的,它在与俄罗斯政府斗智斗勇中成长壮大。

Telegram创始人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

在全球拥有4亿用户,其中每月3亿多活跃用户的Telegram,使用点对点加密和动态服务地址等技术,让世界各地的用户规避网上监控雷达,在隐私受到保护的状态下自由通信。

它的创始人和大股东杜罗夫兄弟,大隐于世,在地球上来无影去无踪。标志性的全黑服装,像极了“黑客帝国”的侠士。他俩是世界上罕见的、能让俄罗斯国家电信监管机构黔驴技穷的科技流浪汉。

今年35岁,未婚有两孩的帕维尔·杜罗夫以身价$3.6Billion在福布斯富豪榜上排名565位。杜罗夫入选《财富》杂志“ 40个40岁以下”年度最具影响力的商业年轻人排名榜单。

这个有俄罗斯的扎克伯格(Zuckerberg)之称、帅气的80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球村村民。

帕维尔出生于列宁格勒(现为圣彼得堡),因为语言学博士兼作家的父亲瓦莱里(Valery)在意大利工作多年,杜罗夫兄弟俩在意大利都灵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

在意大利读完小学,2001年回俄罗斯之后,帕维尔就读于圣彼得堡的著名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附属寄宿中学学术馆(Academy Gymnasium,又称为数理化生45中学)。于2006年毕业于圣彼得堡国立大学语言学系。

200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帕维尔看到朋友使用社交软件脸书,深受启发,年仅22岁的帕维尔,打算做一款比脸书功能更强的社交软件。

在数学高手、国际计算机奥林匹克金奖的学霸哥哥尼古拉的帮助下,帕维尔设计并创立了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络Vk(全称Vkontakte)。该公司的市值迅速增长到30亿美元。

网上找不到两人合影,只有单独的照片。哥哥帕维尔·杜罗夫(Nikolai Durov, 左)和帕维尔·杜罗夫(Pavel Durov, 右)来自Reddit

尽管是俄罗斯少见的科技新贵,年少有为的杜洛夫因为坚持保护用户隐私与通信自由,与克里姆林宫龃龉不断。

早在2012年初,席卷俄罗斯的反普京连任抗议浪潮中,杜洛夫拒绝关闭专门组织抗议游行的指挥团体在Vk上的页面而进入克里姆林宫视线。次年,俄罗斯警察以开车时撞人并逃逸为由追捕杜洛夫。可那车根本不是他驾驶的。虽然这些指控后来被收回,政治迫害已初露端倪。

俄罗斯大选之后,当杜洛夫被要求撤消反对派政客在Vk上的宣传页面时,他在自已的Vk页面和推特上贴了一张戴着连帽衫吐着舌头的狗头。

无声的抗议引来警察包围了帕维尔在圣彼得堡所住的公寓。当时帕维尔急着打电话给哥哥商议,突然意识到自已的电话可能已被克格勃监听。

虽然没进局子,在与警察对峙的一个多小时里,他体会到:一旦一个机构能够不受控制地监视私人通信,这种特权就会很快就会落入贿赂者,黑客和其他国家机器手中。于是萌生了做一个抗监听的加密通讯软件。以保护个人隐私为己任的Telegram初显雏形。

桀骜不驯的帕维尔开发的社交工具Vk,很快成为有官方背景的俄罗斯主要互联网公司Mail.ru的猎物。2013年,迫于高压,杜洛夫不得不以约3亿美元的价格被向mail.ru出售了Vk社交网络12%的股份。到2014年,Mail.ru通过各种渠道收购了Vk所有剩余股份,并成为VK的唯一股东。

2014年4月1日,董事会称收到杜洛夫的辞呈;但是,杜洛夫本人却说这只是愚人节玩笑。

2014年4月16日,俄罗斯安全机构要求杜洛夫上交乌克兰危机中参与抗议示威人员的个人详细资料并屏蔽其领袖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i Navalny)在Vk上的页面。杜洛夫断然拒绝这些非法要求,并将政府公函上传到自己的Vk页面上公诸于众。

在Vk一点一点地被普京亲信的公司蚕食之际,杜洛夫感受到被架着烤的炙热。通过一项国家投资移民计划,杜洛夫向该国制糖工业多元化基金会捐款25万美元,成为这个加勒比岛屿国家圣基茨和尼维斯的合法公民。

2014年4月21日,杜洛夫从新闻上得知自己被免去Vk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公司声明批准杜洛夫四月初的辞职,而杜洛夫随后称Vk公司已由普京的盟友接管。

被Vk解雇后,杜罗夫带着几位Vk技术人员,逃离俄罗斯,开始了球游世界自我流放之旅。据说第一站是持有长期居留签证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他们在迪拜逗留了一段时间。

被问及未来,杜洛夫说他“没有回俄罗斯的计划”,因为“俄罗斯目前的政治气氛,容不下互联网的自由精神”。

虽然初创的Vk公司被克里姆林宫强行低价收缴,杜罗夫并没有从此隐退江湖。逃离俄罗斯的杜罗夫从瑞士的银行中提出3亿美元的现金,在柏林另起炉灶,开始专心孵化下一个拳头软件产品Telegram。

为了保证用户之间的通信不被第三方解读,Telegram和美国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一样,支持端到端加密。这种类型的加密无需中间服务器就可以将消息转换为代码,从而第三方几乎不可能在未经用户同意的情况下看懂两个用户之间的通信。

基于云的信息传递,Telegram以占容小,管理功能齐全,用户体验佳,特别是支持点到点加密,保护用户隐私而备受推崇。

一个群可容纳多达20,000人,每人可以随时修改自已的发言,特别是周到的隐私保护,让Telegram在同类流行的消息传递应用中一枝独秀,远胜美国的WhatsApp和日本的Line。

Telegram自带的隐身官方审查功能像一把双刃剑,既让它风行于世,又让它饱受痀病。因为伊斯兰恐怖组织和白人至上主义组织不但利用Telegram来秘密地传递信息,而且利用Telegram不限听众的频道广播功能,来组织恐怖主义阴谋,散布反人类言论,让多国政府头痛。

虽然恐怖分子使用该应用程序引发了有关政府监管必要性的争论,西方政府一直批评Telegram的隐私权政策,但仍然不愿禁止Telegram,目前只有伊朗和俄罗斯等少数国家封禁Telegram。

Telegram设有一个由世界各地的匿名开发人员组成的“数字抵抗”社区,负责在世界各地创建无数的代理服务器,避开各种花式封禁,让更多国家的用户能突破重围,在数字世界自由表达。

技术上,Telegram使用代理服务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在与俄罗斯网络监管机构玩捉迷藏时,经常引起数十个不相关的其他应用因为网址纠缠不清而崩溃,但Telegram仍然可以正常工作。

Telegram稳定的服务在俄罗斯收割大群粉丝,其中包括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在内的国家机构和政府官员。经过两年的禁而不止,封而不死,俄罗斯于2018年6月18日宣布放弃对Telegram的围追堵截。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雄伟万里长城能阻止胡人骑兵南下,但是挡得住空中飞行兵么?在这场数字战争中,数字隐私战士杜洛夫的胜出,是科技对公权力的胜利。

尽管不改Telegram的设计初心,坚持抵抗公共权力对个人数字通讯的审查,杜罗夫依然关闭了伊斯兰恐怖组织的Telegram公共频道。对此,杜罗夫在其推特号上作出了解释:”Telegram信守保护至高无上个人隐私的承诺,但公共频道无关个人隐私”。

2018年6月,杜罗夫获得哈萨克斯坦新闻工作者联合会的年度”公民网上自由”奖。

杜洛夫的科技探险远未止于通信隐私。2018年,杜洛夫兄弟从包括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遗孀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在内的投资者那里筹集到17亿美元,创建Telegram上的加密货币Gram和区块链系统TON。但是,2020年5月他们宣布暂停这个冒险行动。

使用Telegram究竟有多安全?英国萨里大学的客座教授、网络安全专家艾伦·伍德沃德(Alan Woodward)认为Telegram“不隶属于美国”很吸引国际用户。他还认为Telegram“所保留的少量用户信息-比如谁呼叫谁,何时,多长时间等等-情报组织可利用这些信息进行大数据分析。”

100%安全的网络协议不是还没诞生就是目前软硬件水平尚没法实施。Telegram信息安全指数在同类产品中相对较高。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在对Telegram所使用的、独特的安全消息传递协议MTProto系统的健壮性分析中发现,“知识渊博的安全专家或黑客可以利用该协议中存在的一个安全隐患,对用户在线或离线时间精确定位到秒。”

Telegram悬赏10万美金给任何能找到其安全协议漏洞的高人。目前只有一个人找到一处隐患而拿到这笔奖励。

和其它网络应用一样,Telegram服务也不能幸免于分布式拒绝服务(DDoS)、一种因大量请求而使服务器超载的网络攻击;和所有消息传递应用程序一样,Telegram无法阻止任何聊天参与者截屏对话并与他人共享。

coinnounce.com/telegram-ceo-pavel-durov-calls-icloud-a-surveillance-tool/

尽管游走在个人隐私与国家安全的敏感地带,杜罗夫先生仍然坚决反对将科技政治化。他最近对《金融时报》说:“我自认为是一名科技企业家,而不是政治家或哲学家。”

【编者按】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APAPA Ohio及OCAA官方立场。所有图片均由作者提供或来自网络。如存在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更多精彩文章,请查看我们公众号的主页。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近期文章】
俄亥俄5万选民选票出错,密歇根州长遭绑架阴谋
日本音乐家惨遭8名纽约少年暴打,原因令人气愤
拜登葛底斯堡发表演讲,22分钟只字不提川普
两美女科学家凭基因剪刀获2020诺贝尔化学奖
CDC修改指南,称新冠病毒可以空气传播

关于俄州亚太联盟公众号
俄州亚太联盟公众号是APAPA Ohio在Ohio Chinese American Association(俄亥俄华人协会OCAA)的支持下办的公众号,旨在为俄亥俄的亚裔群体、尤其是华人群体提供一个分享、交流、互助的平台,宣传APAPA Ohio 、OCAA和其他亚裔团体的活动,促进亚裔社区对美国社会、政治、文化、体育、艺术、教育、法律等的了解。APAPA的全名是Asian Pacific Islander American Public Affairs Association (美国亚太联盟),是在美国联邦政府注册的501(c)(3)非营利组织。

普京集团 军再对平民犯下战争罪行,对敖德萨郊区一栋住宅和一个娱乐中心的夜间导弹袭击造成21人死亡,38人受伤。 “7月1日凌晨1点左右,在贝尔戈罗德-德涅斯特地区的一个城市型定居点,由于导弹袭击,一栋九层住宅楼部分被毁,随后附属商店起火,”乌克兰国家紧急事务局说。这是一个城市类型的谢尔盖夫卡定居点。 ​​​

普京集团 军再对平民犯下战争罪行,对敖德萨郊区一栋住宅和一个娱乐中心的夜间导弹袭击造成21人死亡,38人受伤。
“7月1日凌晨1点左右,在贝尔戈罗德-德涅斯特地区的一个城市型定居点,由于导弹袭击,一栋九层住宅楼部分被毁,随后附属商店起火,”乌克兰国家紧急事务局说。这是一个城市类型的谢尔盖夫卡定居点。 ​​​

更多的HIMARS和防空系统!
拜登向乌克兰承诺美国新的军事援助一揽子计划
未来几天,美国将宣布向乌克兰提供8亿美元的新军事援助,其中包括防空系统。”美国总统拜登说。
他强调,援助将包括先进的防空系统、额外的火炮和弹药、反炮台雷达、已经移交给乌克兰的多管火箭炮系统的额外弹药、弹药和反炮台雷达。
乌克兰还将从其他国家获得更多的HIMARS装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