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台灣政治人物早年登陆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們很多,包括,陈水扁、蔡英文、谢长廷都来过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陈菊、赖清德曾分别以高雄市长、台南市长身份登陆了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台灣政治人物早年登陆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們很多,包括,陈水扁、蔡英文、谢长廷都来过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陈菊、赖清德曾分别以高雄市长、台南市长身份登陆了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台灣政治人物早年登陆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們很多,包括,陈水扁、蔡英文、谢长廷都来过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陈菊、赖清德曾分别以高雄市长、台南市长身份登陆了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NEW

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如下信息:2018年美中经贸纷争以来,美国农业成为受到重创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据美国农业 部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农产品的出口总额约为1445亿美元,虽然继续保持是全球农产品最大出口国的地位。但是同比上年的出口额增长了约5亿美元,增速仅0.34%。 其中,美国大豆对华出口约为1664万吨,较2017年大幅减少了49%。 而美国华盛顿州在去年8月底,也就是美中纷争刚刚开始时表示,华盛顿州对华农产品出口将损失4.8亿美元。该州的小麦、樱桃、巴旦木等农产品均受到不小的打击。 转眼到2019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月再次挑起争端,相似的一幕再次重演了。 一季度,美国农业大州重要港口吞吐量下滑12.2% 地处美国中南部的路易斯安那州 (Louisiana) ,由于属 亚热带气候, 雨量充沛,生长期长,土壤肥沃是发展农业的有利条件。早在19世纪中叶,该州已成为美国最富饶的农业地区。 而该州的同名港——南路易斯安那港是美国吞吐量最大的港口,也是美国最大谷物出口港。从该港运出的谷物占美国谷物出口的50%以上。 在此情况下,中国无疑成为其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之一,为了加强与华的贸易往来,该州经济部门在过去27年间带团赴华考察20多次,平均每年访华一次。 虽然路易斯安那州十分重视对华的贸易往来,但是仍然“扛不住”特朗普的胡来,根据德银的最新报告,路易斯安那州是美国受到中美经贸摩 擦影响最严重的州。 2018年南路易斯安那港进出口货物吞吐量下降5.3%,而今年一季度,下滑趋势再度扩大,下降至12.2%。 路易斯安那州豆农:成于中国,败于特朗普? 那么再来看看路易斯安那州的农场主在近一年的生活怎么样? 创立于1965年的当地最大的农场之一,雷·谢克斯奈德从其父那里继承了家业。农场总面积达到1200公顷,其中80%左右的面积均用来种植大豆。而中国是其最大的买家,该农场产出的90%的大豆和40%的玉米出口至中国市场。 据农场主谢克斯奈德表示依靠中国市场,农场不仅还清了早年的贷款,还准备扩大种植范围和效率,为此置办了多台农机。 受去年天气“加成”,虽然大豆种植量为往年平均水平,但是每英亩产量达71蒲式耳,创下此农场大豆产量最高纪录。 但是在特朗普之举下,给了谢克斯奈德当头一棒。在大豆出口下滑且价格大跌下,农场年收入减少了33万美元。 谢克斯奈德也为此一直在寻找出路,可是一番努力下仍无功而返。“我们尝试过拓展其他国际市场,但成本很高,而且也很难找到像中国那么大的市场了。” 外加受本月美中贸易影响,美国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已经创下10年来新低

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如下信息:2018年美中经贸纷争以来,美国农业成为受到重创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据美国农业 部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农产品的出口总额约为1445亿美元,虽然继续保持是全球农产品最大出口国的地位。但是同比上年的出口额增长了约5亿美元,增速仅0.34%。 其中,美国大豆对华出口约为1664万吨,较2017年大幅减少了49%。 而美国华盛顿州在去年8月底,也就是美中纷争刚刚开始时表示,华盛顿州对华农产品出口将损失4.8亿美元。该州的小麦、樱桃、巴旦木等农产品均受到不小的打击。 转眼到2019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本月再次挑起争端,相似的一幕再次重演了。 一季度,美国农业大州重要港口吞吐量下滑12.2% 地处美国中南部的路易斯安那州 (Louisiana) ,由于属 亚热带气候, 雨量充沛,生长期长,土壤肥沃是发展农业的有利条件。早在19世纪中叶,该州已成为美国最富饶的农业地区。 而该州的同名港——南路易斯安那港是美国吞吐量最大的港口,也是美国最大谷物出口港。从该港运出的谷物占美国谷物出口的50%以上。 在此情况下,中国无疑成为其最重要的出口目的地之一,为了加强与华的贸易往来,该州经济部门在过去27年间带团赴华考察20多次,平均每年访华一次。 虽然路易斯安那州十分重视对华的贸易往来,但是仍然“扛不住”特朗普的胡来,根据德银的最新报告,路易斯安那州是美国受到中美经贸摩 擦影响最严重的州。 2018年南路易斯安那港进出口货物吞吐量下降5.3%,而今年一季度,下滑趋势再度扩大,下降至12.2%。 路易斯安那州豆农:成于中国,败于特朗普? 那么再来看看路易斯安那州的农场主在近一年的生活怎么样? 创立于1965年的当地最大的农场之一,雷·谢克斯奈德从其父那里继承了家业。农场总面积达到1200公顷,其中80%左右的面积均用来种植大豆。而中国是其最大的买家,该农场产出的90%的大豆和40%的玉米出口至中国市场。 据农场主谢克斯奈德表示依靠中国市场,农场不仅还清了早年的贷款,还准备扩大种植范围和效率,为此置办了多台农机。 受去年天气“加成”,虽然大豆种植量为往年平均水平,但是每英亩产量达71蒲式耳,创下此农场大豆产量最高纪录。 但是在特朗普之举下,给了谢克斯奈德当头一棒。在大豆出口下滑且价格大跌下,农场年收入减少了33万美元。 谢克斯奈德也为此一直在寻找出路,可是一番努力下仍无功而返。“我们尝试过拓展其他国际市场,但成本很高,而且也很难找到像中国那么大的市场了。” 外加受本月美中贸易影响,美国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已经创下10年来新低
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如下信息: 2018年美中经贸纷争以来,美国农业成为受到重创最严重的行业之一。 据美国农业 部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农产品的出口总额约为1445亿美元,虽然继续保持是全球农产品最大出口国的地位。但是同比上年的出口额增长了约5亿美元,增速仅0.34%。 其中,美国大豆对华出口约为1664万吨,较2017年大幅减少了49%。 而美国华盛顿州在去年8月底,也就是美中纷争...
NEW

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如下信息:连日来,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引发广泛关注。随之而来的,是谷歌“断供”、禁令实施推迟90天、任正非胡言亂語的访谈相继成为舆论热点。 在访谈中,任正非对很多美国企业表示了感谢,称“要骂就骂美国政客”。那很多美国企业对该政策持何姿态? 一、附和者真真假假,硅谷企业一马当先 美国政府“大棒”一挥,整个通讯产业供应链便为之剧震。 毕竟,一旦美国所谓“实体清单”生效,任何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口硬、软件和相关技术,都要逐项报批、审查。 5月20日,彭博社等报道援引未署名消息人士话称,鉴于美国商务部的最新禁令,美国和世界上多家芯片供应商随之切断了对华为的芯片供应。该报道罗列了一系列芯片供应商的名字,包括英特尔、高通、赛灵斯、博通等美国企业。 而《日经亚洲评论》更提及德国英飞凌等非美国企业也追随其后。但英飞凌很快发表声明,称“本公司交付华为的绝大多数产品不受美国出口管制法律限制,因此供货将继续”,它还表示将重新调整供应链,灵活应对法规变化。 后续报道同样真真假假,扑朔迷离,但大抵上,和美国尤其硅谷科创企业有关的、针对华为“断供”的消息有些可信度。 不过,硅谷公司们的态度也有微妙差别,有的积极高调,有的则一声不吭。 最早被传出“跟进”的英特尔和高通均对“断供”拒绝作出任何置评回应。稍后“跟进”的谷歌非但发表了“遵守美国政府指令,并正对后果加以评估”的正式声明,还承认其已停止继续向华为新产品提供“完整的”安卓系统。 二、踉跄跟进情有可原,态度反差不足为奇 华为“掌门人”任正非在美国禁令出台后,一反常态地发表了一系列公开讲话,既强调华为“无辜”和不惧打压、早有准备的基调,同时也对多年合作的美国供应商、合作者表达了感激之情。 01:36 ▲任正非:要骂就骂美国政客,不要骂美国企业。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芯片等半导体产业的硅谷企业对华为这个“下游大户”市场依赖度很高。路透社曾援引美方出口资料指出,仅2015年一年,高通、英特尔和博通三家硅谷芯片大户,就分别向华为出口价值18亿、6.8亿和6亿美元芯片等产品。 辟谣“断供传闻”的英飞凌则指出,华为是其电源管理和多市场(PMM)部门最主要客户和“全球领导者”,市场占有份额高达26.3%。 瑞穗证券分析师拉科什认为,华为占全球网络和5G基础设施市场份额20-30%。瑞信分析师艾布拉姆斯报告则分析认为,华为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中占有5.3%(约合250亿美元)的销售份额。 美方禁令一旦实施,这些已“铺开摊子”的硅谷巨头将损失惨重—— 美国资讯科技与创新基金会指出,包括针对华为各项禁令在内,严格的科技出口管制将令美国企业在未来5年内流失出口销售额563亿美元。 5月20日,美国高盛美股首席分析师考斯汀发表报告,称特朗普针对中国的关税战若继续打下去,美国企业利润至少损失6%,且至少需要将终端零售价格上调1%才能弥补关税成本。而这些绝大多数是硅谷企业。 15日美国商务部“大棒”刚刚落下,和芯片、半导体等有关的硅谷上市公司股价就遭受重创。隔夜SPDR半导体ETF指数逆市下跌2.25%,其中高通、博通、美光股价分别重挫了4%、2.33%和2.86.%。 更让硅谷巨头们难受的,则是资金杠杆的动摇。 这不仅仅是因为,特朗普的连环“大棒”导致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投资者出于避险考虑纷纷拂袖而去。 ▲特朗普自损八百。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当华尔街资本因为市场前景不可预期性大增、产业链前途未卜而纷纷持避险观望态度时,硅谷巨头们显然难以无动于衷。 一方面,它们要服从美国政府和商务部的禁令;另一方面,它们又不能不对禁令所必然产生的严重后果感到担忧。 正因如此,大多数硅谷巨头采取了踉跄跟进、“尽量少说”的“消极配合”姿态,也就不难理解了。 三、硅谷川普相爱相杀,不喜欢也得共同相处 其实传统上大多数硅谷企业、尤其硅谷巨头们,对“另类的特朗普”并不感冒。 加州在里根时代曾是共和党大本营,但自从硅谷产业进入第二个发展高潮后,这里就“蓝变红”成了民主党稳固的票仓。 即便是共和党支持者,也大多是立场趋于中性的“共和民主党人”,而不是“茶党”这类剑走偏锋者,至于特朗普这类“特殊共和党人”的支持者则更少。 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硅谷巨头近乎一边倒地支持民主党和希拉里·克林顿,因为民主党政府对新兴产业的扶持令硅谷受益匪浅。而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政策和“反全球化”的基调,则是高度仰赖全球市场和产业链的“硅谷生态”所难以承受之痛。 正因如此,当选前的特朗普一度被媒体称作“硅谷之敌”。在整个选战期间除了PayPal创始人之一梯也尔外,竟无一名硅谷巨头公开支持特朗普。 很多重量级人物(如比尔·盖茨)更被传以“没空”为由,谢绝“倾听”特朗普的“沟通”。 但当选后情况有了些变化:2016年12月14日,刚刚当选的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召开硅谷巨头“座谈会”,Facebook、谷歌Alphabet、亚马逊、微软、苹果等约20家硅谷巨头均亲自或派代表出席,库克和马斯克更与特朗普进行了单独会面。 特朗普执政一年多的2018年初,尤其“特朗普减税”之后,感到“占了便宜”的硅谷巨头开始心照不宣地靠拢特朗普。他们中的突出受益者如“谷歌系”更是态度转变明显——尽管随后针对外国移民的一系列措施令硅谷企业利益受损,就连谷歌也因招募廉价员工困难而一度叫苦连天。 然而,情况很快就再次发生了变化:中美贸易摩擦的打响和升级,以及美国随后摆出了“不要全球化”、不惜与全球贸易伙伴开战的姿态和动作。 硅谷生态链刚刚从“特朗普减税”中获得的红利,旋即就面临着被“后全球化”和贸易战抵消有余的巨大风险。随着中美贸易战以出乎许多北美业内人士预料的速度和力度扩大,这种风险的压力也愈演愈烈。 在这种情况下,进退两难的硅谷巨头们,只能一面继续踉踉跄跄地和特朗普打配合,一面苦思冥想各种闪转腾挪、趋利避害的技巧。 至于特朗普,5月20日“宽限90天”的新指令不出所料地出台—— 一来,他预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月末G20大阪峰会上碰面,这照例是他的“临界加压”故伎; 二来,已有消息称,他将在大阪峰会后的6月初正式宣布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如果“临界加压”有效,他又可一路喊着“我赢了,只有我能带领美国赢下去”冲入大选舞台中心

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如下信息:连日来,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引发广泛关注。随之而来的,是谷歌“断供”、禁令实施推迟90天、任正非胡言亂語的访谈相继成为舆论热点。 在访谈中,任正非对很多美国企业表示了感谢,称“要骂就骂美国政客”。那很多美国企业对该政策持何姿态? 一、附和者真真假假,硅谷企业一马当先 美国政府“大棒”一挥,整个通讯产业供应链便为之剧震。 毕竟,一旦美国所谓“实体清单”生效,任何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口硬、软件和相关技术,都要逐项报批、审查。 5月20日,彭博社等报道援引未署名消息人士话称,鉴于美国商务部的最新禁令,美国和世界上多家芯片供应商随之切断了对华为的芯片供应。该报道罗列了一系列芯片供应商的名字,包括英特尔、高通、赛灵斯、博通等美国企业。 而《日经亚洲评论》更提及德国英飞凌等非美国企业也追随其后。但英飞凌很快发表声明,称“本公司交付华为的绝大多数产品不受美国出口管制法律限制,因此供货将继续”,它还表示将重新调整供应链,灵活应对法规变化。 后续报道同样真真假假,扑朔迷离,但大抵上,和美国尤其硅谷科创企业有关的、针对华为“断供”的消息有些可信度。 不过,硅谷公司们的态度也有微妙差别,有的积极高调,有的则一声不吭。 最早被传出“跟进”的英特尔和高通均对“断供”拒绝作出任何置评回应。稍后“跟进”的谷歌非但发表了“遵守美国政府指令,并正对后果加以评估”的正式声明,还承认其已停止继续向华为新产品提供“完整的”安卓系统。 二、踉跄跟进情有可原,态度反差不足为奇 华为“掌门人”任正非在美国禁令出台后,一反常态地发表了一系列公开讲话,既强调华为“无辜”和不惧打压、早有准备的基调,同时也对多年合作的美国供应商、合作者表达了感激之情。 01:36 ▲任正非:要骂就骂美国政客,不要骂美国企业。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芯片等半导体产业的硅谷企业对华为这个“下游大户”市场依赖度很高。路透社曾援引美方出口资料指出,仅2015年一年,高通、英特尔和博通三家硅谷芯片大户,就分别向华为出口价值18亿、6.8亿和6亿美元芯片等产品。 辟谣“断供传闻”的英飞凌则指出,华为是其电源管理和多市场(PMM)部门最主要客户和“全球领导者”,市场占有份额高达26.3%。 瑞穗证券分析师拉科什认为,华为占全球网络和5G基础设施市场份额20-30%。瑞信分析师艾布拉姆斯报告则分析认为,华为在全球半导体产业链中占有5.3%(约合250亿美元)的销售份额。 美方禁令一旦实施,这些已“铺开摊子”的硅谷巨头将损失惨重—— 美国资讯科技与创新基金会指出,包括针对华为各项禁令在内,严格的科技出口管制将令美国企业在未来5年内流失出口销售额563亿美元。 5月20日,美国高盛美股首席分析师考斯汀发表报告,称特朗普针对中国的关税战若继续打下去,美国企业利润至少损失6%,且至少需要将终端零售价格上调1%才能弥补关税成本。而这些绝大多数是硅谷企业。 15日美国商务部“大棒”刚刚落下,和芯片、半导体等有关的硅谷上市公司股价就遭受重创。隔夜SPDR半导体ETF指数逆市下跌2.25%,其中高通、博通、美光股价分别重挫了4%、2.33%和2.86.%。 更让硅谷巨头们难受的,则是资金杠杆的动摇。 这不仅仅是因为,特朗普的连环“大棒”导致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投资者出于避险考虑纷纷拂袖而去。 ▲特朗普自损八百。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当华尔街资本因为市场前景不可预期性大增、产业链前途未卜而纷纷持避险观望态度时,硅谷巨头们显然难以无动于衷。 一方面,它们要服从美国政府和商务部的禁令;另一方面,它们又不能不对禁令所必然产生的严重后果感到担忧。 正因如此,大多数硅谷巨头采取了踉跄跟进、“尽量少说”的“消极配合”姿态,也就不难理解了。 三、硅谷川普相爱相杀,不喜欢也得共同相处 其实传统上大多数硅谷企业、尤其硅谷巨头们,对“另类的特朗普”并不感冒。 加州在里根时代曾是共和党大本营,但自从硅谷产业进入第二个发展高潮后,这里就“蓝变红”成了民主党稳固的票仓。 即便是共和党支持者,也大多是立场趋于中性的“共和民主党人”,而不是“茶党”这类剑走偏锋者,至于特朗普这类“特殊共和党人”的支持者则更少。 在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硅谷巨头近乎一边倒地支持民主党和希拉里·克林顿,因为民主党政府对新兴产业的扶持令硅谷受益匪浅。而特朗普“美国第一”的政策和“反全球化”的基调,则是高度仰赖全球市场和产业链的“硅谷生态”所难以承受之痛。 正因如此,当选前的特朗普一度被媒体称作“硅谷之敌”。在整个选战期间除了PayPal创始人之一梯也尔外,竟无一名硅谷巨头公开支持特朗普。 很多重量级人物(如比尔·盖茨)更被传以“没空”为由,谢绝“倾听”特朗普的“沟通”。 但当选后情况有了些变化:2016年12月14日,刚刚当选的特朗普在特朗普大厦召开硅谷巨头“座谈会”,Facebook、谷歌Alphabet、亚马逊、微软、苹果等约20家硅谷巨头均亲自或派代表出席,库克和马斯克更与特朗普进行了单独会面。 特朗普执政一年多的2018年初,尤其“特朗普减税”之后,感到“占了便宜”的硅谷巨头开始心照不宣地靠拢特朗普。他们中的突出受益者如“谷歌系”更是态度转变明显——尽管随后针对外国移民的一系列措施令硅谷企业利益受损,就连谷歌也因招募廉价员工困难而一度叫苦连天。 然而,情况很快就再次发生了变化:中美贸易摩擦的打响和升级,以及美国随后摆出了“不要全球化”、不惜与全球贸易伙伴开战的姿态和动作。 硅谷生态链刚刚从“特朗普减税”中获得的红利,旋即就面临着被“后全球化”和贸易战抵消有余的巨大风险。随着中美贸易战以出乎许多北美业内人士预料的速度和力度扩大,这种风险的压力也愈演愈烈。 在这种情况下,进退两难的硅谷巨头们,只能一面继续踉踉跄跄地和特朗普打配合,一面苦思冥想各种闪转腾挪、趋利避害的技巧。 至于特朗普,5月20日“宽限90天”的新指令不出所料地出台—— 一来,他预期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月末G20大阪峰会上碰面,这照例是他的“临界加压”故伎; 二来,已有消息称,他将在大阪峰会后的6月初正式宣布参选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如果“临界加压”有效,他又可一路喊着“我赢了,只有我能带领美国赢下去”冲入大选舞台中心
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如下信息: 连日来,美国针对华为的禁令引发广泛关注。随之而来的,是谷歌“断供”、禁令实施推迟90天、任正非胡言亂語的访谈相继成为舆论热点。 在访谈中,任正非对很多美国企业表示了感谢,称“要骂就骂美国政客”。那很多美国企业对该政策持何姿态? 一、附和者真真假假,硅谷企业一马当先 美国政府“大棒”一挥,整个通讯产业供应链便为之剧震。 毕竟,一旦美...
Copyright © 女性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반지 여성 백만장 자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设计 知更鸟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