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抄襲:小启 为 共同價值觀而奮鬥:微信朋友圈,营造友善、共享氛围,开始开展代号为“关键决断”的删除微信偽好友行动。 设置不让我看的(被馬化騰們封殺的除外)、只展示三天朋友圈的,半年不更新的,加好友后 一个赞都不捨得的,通过发的圖文,可以认定是仇人的,来说是非者 便是是非人的,虛偽地炖心灵鸡汤的,说话 动不动就用回车键分行 冒充诗的,晒吃喝和发歌厅唱歌小视频的,说话阴阳怪气 莫名其妙的,反复发私窗请指教和不开腔的,幫忙盜竊人民選票同黨的惡徒們、在我朋友圈 恶意留言的…… 多半都在删除之例; 如有误删?请寬宏大量 联系我、再加好友。 謝謝 陈斯红 陈斯红 謝謝 陈宗親 詩人

抄襲:小启  为 共同價值觀而奮鬥:微信朋友圈,营造友善、共享氛围,开始开展代号为“关键决断”的删除微信偽好友行动。  设置不让我看的(被馬化騰們封殺的除外)、只展示三天朋友圈的,半年不更新的,加好友后 一个赞都不捨得的,通过发的圖文,可以认定是仇人的,来说是非者 便是是非人的,虛偽地炖心灵鸡汤的,说话 动不动就用回车键分行 冒充诗的,晒吃喝和发歌厅唱歌小视频的,说话阴阳怪气 莫名其妙的,反复发私窗请指教和不开腔的,幫忙盜竊人民選票同黨的惡徒們、在我朋友圈 恶意留言的……  多半都在删除之例; 如有误删?请寬宏大量 联系我、再加好友。  謝謝  陈斯红  陈斯红 謝謝 陈宗親 詩人
抄襲:小启 为 共同價值觀而奮鬥:微信朋友圈,营造友善、共享氛围,开始开展代号为“关键决断”的删除微信偽好友行动。 设置不让我看的(被馬化騰們封殺的除外)、只展示三天朋友圈的,半年不更新的,加好友后 一个赞都不捨得的,通过发的圖文,可以认定是仇人的,来说是非者 便是是非人的,虛偽地炖心灵鸡汤的,说话 动不动就用回车键分行 冒充诗的,晒吃喝和发歌厅唱歌小视频的,说话阴阳怪气 莫名其妙的...
NEW

陈斯红 世界總統府 陳斯紅 世界總統府 陈斯红 世界總統府 陳斯紅 1600 Daily The White House • November 15, 2018 President Trump takes a stand for veterans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believes in standing up for America’s veterans—both during our National Anthem and through the care and support our Government provides them with each and every day. “Together, we will honor those who defend us. We will cherish those who protect us. And we will celebrate the amazing heroes who keep America safe and strong and proud and free,” President Trump said today. “To every veteran and military family across our land, I want to express the eternal gratitude and thanks of our entire Nation.” Earlier today, the President and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visited the Marine Barracks in Washington, D.C., thanking service members and providing them with desserts in honor of the Thanksgiving holiday next week. The First Couple also spent time with the Marines who bravely responded to a building fire at the Arthur Senior Public Housing complex in Washington on September 19. Later in the afternoon, President Trump hosted veterans and military families at the White House in celebration of National Veterans and Military Families Month. He took time during the event to explain his commitment to our country’s heroes: In June, the President signed the VA MISSION Act, which unleashes the largest reform of the Veterans Affairs system in half a century. Since Inauguration Day,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s prioritized accountability at the VA, removing more than 3,600 Government employees who weren’t treating our veterans with the respect and care they deserve. Programs at the VA and the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have helped nearly 54,000 veterans find permanent housing—and thanks to a booming economy, veterans’ unemployment is near a two-decade low. How President Trump is honoring the sacrifices of America’s veterans Watch: The President and First Lady visit the Marine Barracks The turkeys are coming! Next week, President Trump will continue the time-honored White House tradition of officially pardoning the National Thanksgiving Turkey. Before he does, Americans will vote on which turkey he pardons. Be the first to know when voting begins! Photo of the Day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Andrea Hanks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and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visit with service members at the Marine Barracks in Washington, D.C. | November 15, 2018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the White House | Unsubscribe The White House · 1600 Pennsylvania Ave NW · Washington, DC 20500 · USA · 202-456-1111

陈斯红 世界總統府 陳斯紅 世界總統府 陈斯红 世界總統府 陳斯紅 1600 Daily The White House • November 15, 2018 President Trump takes a stand for veterans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believes in standing up for America’s veterans—both during our National Anthem and through the care and support our Government provides them with each and every day.  “Together, we will honor those who defend us. We will cherish those who protect us. And we will celebrate the amazing heroes who keep America safe and strong and proud and free,” President Trump said today. “To every veteran and military family across our land, I want to express the eternal gratitude and thanks of our entire Nation.”  Earlier today, the President and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visited the Marine Barracks in Washington, D.C., thanking service members and providing them with desserts in honor of the Thanksgiving holiday next week. The First Couple also spent time with the Marines who bravely responded to a building fire at the Arthur Senior Public Housing complex in Washington on September 19.  Later in the afternoon, President Trump hosted veterans and military families at the White House in celebration of National Veterans and Military Families Month. He took time during the event to explain his commitment to our country’s heroes: In June, the President signed the VA MISSION Act, which unleashes the largest reform of the Veterans Affairs system in half a century.   Since Inauguration Day,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has prioritized accountability at the VA, removing more than 3,600 Government employees who weren’t treating our veterans with the respect and care they deserve.   Programs at the VA and the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have helped nearly 54,000 veterans find permanent housing—and thanks to a booming economy, veterans’ unemployment is near a two-decade low.   How President Trump is honoring the sacrifices of America’s veterans  Watch: The President and First Lady visit the Marine Barracks  The turkeys are coming!  Next week, President Trump will continue the time-honored White House tradition of officially pardoning the National Thanksgiving Turkey. Before he does, Americans will vote on which turkey he pardons.   Be the first to know when voting begins!  Photo of the Day  Official White House Photo by Andrea Hanks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and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visit with service members at the Marine Barracks in Washington, D.C.  | November 15, 2018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the White House | Unsubscribe The White House · 1600 Pennsylvania Ave NW · Washington, DC 20500 · USA · 202-456-1111
陈斯红 全球總統府 陳斯紅 全球總統府 全球總統府 陈斯红 全球總統府 陳斯紅 1600 Daily The White House • November 15, 2018 President Trump takes a stand for veterans President Donald J. Trump believes in standing up for America’s veterans—both during our National Anthem and through the care and support our Government provides them with each and every day. “Together, we will hono...
NEW

共產國際媒體論中華民國美麗島:美丽岛事件 美丽岛事件(又叫高雄事件、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当时国民党当局称其为“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发生于1979年12月10日的台湾。 《美丽岛》杂志社 在高雄举行的一次争取民主示威的游行,有两万人庆祝联合国发表《世界人权宣言》一周年纪念会,最后演变成警民对峙,台湾当局出动镇暴部队、镇暴车与催泪瓦斯弹对付集会人群。本次事件对台湾民主化进程与 “国家” 认同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1] 中文名 美丽岛事件 外文名 Formosa Incident 别称 高雄事件、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 发生地 台湾高雄 发生时间 1979年12月 发生背景 战后,国共内战激烈化,因战局失利,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湾,成为台湾当局。[2] 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搬迁台湾之后,国民党长期一党专制,针对共产党“统战手段”,国民党政府实施诸多严厉手段限制人民言论、集会、结社自由,又实施戒严、党禁,即人民无组织政党之自由。 戒严令之下,好多持异议人士被政府以叛乱罪名收监,情节严重的持异议人士被处判死刑,不少都是冤枉错判。因为政府逼得人民太紧,民间开始兴起好多反对势力,众多的反对势力叫做「党外」,即系国民党以外。 党外人士争取人权保障、司法独立,同时反对戒严、争取集会同结社自由,那个时期好多人士以创办杂志做小众媒体来发表意见,1950年代出版的《自由中国》是这个势力争取言论自由的代表。1960年《自由中国》组织一个叫「中国民主党」的政党,但遭政府取缔,而《自由中国》也都被停刊。 一路到1970年,好多争取言论自由认同民主的新兴党外势力出现,其中以《台湾政论》、《八十年代》、《美丽岛》这三本杂志最有代表性,而政府亦常常针对这几本杂志,得闲无事就会查禁吓、打压吓阻。结果民间党外势力对开放党禁、报禁,同时废除戒严的要求越来越激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终于触发“美丽岛事件”。 “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双方均有备而来。党外人士希望借此向国民党挑战,显示自己的实力,而国民党也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美丽岛之前的党外运动 在国民党一党独大的统治时期,台湾社会没有组党的自由。所谓的“党外”,指的就是一群非属国民党、进行反独裁统治、争取民主、自由运动的政治组织或个人。在早期,党外人士主要是通过创办杂志来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如50年代雷震的《自由中国》以及60年代的《文星》、《大学》等)。到70年代以后,开始透过选举的机制,进行进一步的串联和组织工作。 美丽岛事件 “党外”的第一次组织化尝试是在1978年中央民意代表增额选举时期,当时非国民党的候选人康宁祥、张春男、黄天福、姚嘉文以及吕秀莲等人,在选举期间以黄信介、林义雄和施明德为中心,成立“台湾党外人士助选团”,作为共同的选举后援组织。他们不但举办各种座谈会、记者招待会等,也正式发表共同政见。助选团的总干事由施明德担任。 文宣攻势 在助选团的协助下,党外人士发动了庞大的文宣攻势,印制自己的传单、海报进行散发,很快就获得了极大的回应。但是在1978年12月16日,美国政府突然告知台北,即将终止与台湾当局的外交关系。这个事件在政坛引发强烈的反应。台当局领导人蒋经国在获知消息后,行使“宪法临时条款”所赋予的紧急权力,宣布即日起停止一切选举活动。断交事件影响深远,一直到2007年,事母至孝的吕秀莲在第二个台湾当局副领导人任期内,都曾公开抱怨,如果不是断交,就不会有美丽岛事件,也不会连自己的母亲往生都不能奔丧。 党外人士国是声明 党外人士反对暂时停止选举的决定,许信良、余登发等人在1978年12月25日发表《党外人士国是声明》,要求恢复选举,并主张“由台湾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前途和命运”。1979年1月21日,党外运动的重要领袖余登发因叛乱罪遭逮捕,当时任桃园县长的许信良于是在次日领导20多名党外人士发动要求释放余登发的桥头游行,这是国民党在台湾执政以来民间所发起的第一次集会游行事件。 余登发被逮捕后,在施明德等人的努力下,党外人士组成了一个60人的“人权保护委员会”,在3月9日开庭时,由姚嘉文担任余登发的辩护律师,委员会也与国际特赦组织合作为释放余登发而努力。此时施明德等人就已经开始筹划一份党外杂志。1979年4月20日,中华民国监察院通过了对许信良的弹劾案,委员会再度组织声援。随着事态的恶化,许信良被迫在1979年秋前往美国。 《美丽岛》杂志 1979年5月中,黄信介申请创办一个新的杂志,杂志名称之由来,为周清玉提议取李双泽编曲、杨祖珺演唱的歌曲-《美丽岛》为名。6月2日,《美丽岛》杂志社在台北正式挂牌成立。在7月9日的会议上,该社正式确定许信良为社长,吕秀莲、黄天福担任副社长,张俊宏为总编辑,施明德为总经理。当时《美丽岛》旗下网罗了各派的党外人士,包括了当时倾向统一的社会主义团体“夏潮”以及以康宁祥为代表的稳健派,但是主要还是以施明德等激进派为骨干。 1979年9月8日,《美丽岛》杂志在中泰宾馆举行创刊酒会时,以《疾风》杂志社人员为首的群众(领头者为现任新党主席郁慕明,而里面有中兴中学的学生)在馆外聚众抗议,并向馆内正在进行酒会的人士投掷石块、电池等危险物品,此即所谓中泰宾馆事件。 美丽岛事件 施明德后来在监狱里表示,创办《美丽岛》的目的是“要形成没有党名的政党,主张实行‘国会’全面改选与地方首长改选”。但是在同时,一批所谓的“反共义士”另外创办了《疾风》杂志,与《美丽岛》相抗衡,甚至不断用暴力袭击《美丽岛》的办公室。虽然“反共义士”自称为民间团体,但很有可能是受到当时执政的国民党当局政府指使。 施明德在1979年11月14日到梧栖参加一场联合祈祷会,在该会中他听从几位长老教会牧师的建议,决定在人权纪念日当天举办大规模纪念活动。在纪念活动举办之前,施明德与陈菊进一步筹组“人权纪念委员会”,打算在当天正式成立。 《美丽岛》的知名度不断提高,到1979年11月发行量已经超过8万册。11月20日,“美丽岛政团”在台中市太平国小举办“美丽岛之夜”,会中开始筹划在世界人权日当天在高雄举行游行。在11月及12月初,《美丽岛》杂志在高雄的服务处两次遭人砸毁,多地服务社遭破坏。11月29日,黄信介本人位于台北市的“立委”服务处和住宅遭到攻击,并被捣毁办公室设备,同日《美丽岛》杂志高雄市服务处也遭人持刀械破坏。虽然报警处理,治安当局一直未能查获;而12月28日,《美丽岛》杂志屏东服务处亦遭到袭击。 被捕人士 【叛乱罪】:8人 被告 辩护律师 判决结果 黄信介 郑庆隆、陈水扁 有期徒刑14年 施明德 郑胜助 无期徒刑 林义雄 江鹏坚、张政雄 有期徒刑12年 吕秀莲 吕传胜、郑冠礼 有期徒刑12年 张俊宏 郭吉仁、尤清 有期徒刑12年 陈菊 高瑞铮、张火源 有期徒刑12年 姚嘉文 谢长廷、苏贞昌 有期徒刑12年 林弘宣 张俊雄、李胜雄 有期徒刑12年 收起 其他罪刑共37人 有王拓、江金樱、余阿兴、吴文、吴文贤、李明宪、周平德、林文珍、林树枝、邱垂贞、邱奕彬、邱茂男、施瑞云、纪万生、范政祐、范巽绿、高俊明、张富忠、张温鹰、许天贤、许睛富、陈忠信、陈博文、黄昭辉、杨青矗、赵振贰、蔡有全、蔡垂和、戴振耀、魏廷朝、苏秋镇等等。 事件经过 “美丽岛事件”又称“高雄事件”,是台湾党外势力直接领导的、与国民党当局展开的一场有组织、有准备的政治较量。 1979年9月,由黄信介为发行人、许信良任社长、张俊宏任总编辑的党外政论性刊物《美丽岛》在台北创刊。该刊不仅言论激烈,而且来势凶猛,仅社务委员就达70名,几乎网罗了当时所有的知名党外人士,并在全岛设立十多个办事处,最多时发行量达8万册。党外人士想借办刊物集结力量为创造实质性政党的目的十分明显。而国民党从一开始就对这本来者不善的杂志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在杂志创刊酒会上,就有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到酒店门口寻衅闹事;创刊后的2个月中,该刊发行人的住宅和杂志社也多次遭到骚扰和威胁,《美丽岛》杂志与国民党当局积怨已久,对立情绪持续升高。 美丽岛大审 1979年11月30日,《美丽岛》杂志与“台湾人权委员会”联合向台湾当局申请于12月10日在高雄举办纪念“国际人权日”集会游行,遭到拒绝。《美丽岛》杂志决定不理会台湾当局的态度,按原计划照常举行集会游行,并准备了一些木棍,以应付可能进行的镇压。他们还派出宣传车,沿街号召民众准时参加。 12月10日,集会如期举行。台湾当局派出大批军警部署周围街道,并对附近实行交通管制,禁止车辆入内。晚6时,聚集在《美丽岛》杂志高雄办事处的民众已达五、六百人。考虑到集会原定地点扶轮公园已经被警察包围,于是临时决定改到另一开阔地区,但队伍却受到警察的阻拦,无法到达。黄信介、姚嘉文等就地发表演讲,与会3000多名群众情绪激昂,不断高呼“打倒特务统治!”、“反对国民党专政!”等口号。集会组织者再次出面与警方交涉,要求警察撤离,但遭拒绝。于是在集会结束后,以三辆宣传车开道,几千民众持木棍、火把开始游行。四周待命的警察上前强行阻拦,并用催泪弹驱赶游行队伍,民众则以木棍、火把、酒瓶还击,双方发生严重冲突。在折返杂志高雄办事处后,双方再次发生扭打,直到11时宣布集会结束,仍有不少民众不愿散去。军警用催泪弹、电棍等强行驱赶,冲突进一步升级。到11日凌晨2时30分,局势才趋于平静。 这次冲突共造成双方近200人受伤。事后第三天,台湾当局开始大规模收捕事件参与者,黄信介、施明德、张俊宏等共152名党外人士以“涉嫌叛乱罪”被抓扣,聚集在《美丽岛》杂志周围的党外运动核心人物几乎被一网打尽。1980年3、4月间,经过军法审判,以“为中共统战”和“台独叛乱”罪名,判处施明德无期徒刑,黄信介有期徒刑14年,姚嘉文、张俊雄等6人有期徒刑12年。另有30多人被刑事法庭判处4至6年的徒刑。 事件影响 使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 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次历史事件,此事件使得台湾社会在政治、社会、文化方面都产生剧烈的影响。 首先在政治上的改变最为明显,统治者蒋经国逐渐开放政治上的独裁,台湾摆脱国民党的一党独大,解除党禁、戒严、言论自由、开放媒体以及“国会”全面改选,但一直等到李登辉统治时,才开放“总统”直选,民主、人权、自由和主权的价值成为台湾人民前仆后继努力的目标,推动台湾社会从威权独裁的白色恐怖时代,迈向民主化时代。 昔日狱中的受难者,领导民进党一步步迈向执政,然而却是由辩护律师世代全面接班掌握政权。民主进步党在野时期中的多数领袖,几乎都曾经不同程度地参与了美丽岛事件。 曾任民进党主席的施明德与许信良,因理念、政策路线与辩护律师世代不合纷纷被迫离开执政后的民进党,并常常批判民进党的政策和路线。施明德离开民进党后,因陈水扁本人及其家族、亲信和许多政务官皆涉及多起金额庞大的弊案,而于2006年8月发动百万人民反贪倒扁运动,担任总指挥,呼吁失去民心的陈水扁立即下台。许信良因为对民进党当局执政的失望,于2004年转而支持国民党阵营,直至2008年“总统”选举,才改为支持谢长廷。林义雄本人虽贵为前民进党主席,下台后竟然因为“核四”问题,也曾另外办过一场反核游行,并于2006年1月宣布退党,至此,民进党主席陈水扁之前的历任主席不是死于天年,就是声明退党,仅姚嘉文因担任“考试院院长”一职,仍留在民进党内。美丽岛事件中的主要被告群中的一部份人在民进党执政后,成为党内有相当影响力的领导人,如吕秀莲与陈水扁搭配当选台湾当局首位女性副领导人,姚嘉文担任“考试院院长”,林义雄为前民进党主席,张俊宏为民进党代理主席、陈菊曾担任“劳委会主委”,并于2006年在历经投票前一夜的黄俊英贿选事件,以及选后的选举诉讼后,当选高雄市长。美丽岛辩护律师方面,当年黄信介的辩护律师之一陈水扁,因台北市长任内政绩斐然,获得绝大部分市民的肯定,且长期经营民进党内人数最多的派系正义连线,民进党为求执政,修改党章图利,陈水扁于是于三强鼎立的大选中,以39%的选票成为台湾当局领导人;谢长廷也曾担任民进党主席、高雄市长和“行政院长”;苏贞昌曾任台北县长、“总统府”秘书长、民进党主席及“行政院长”;张俊雄则以高度配合上峰意志的任事态度,两次组阁担任“行政院院长”、民进党秘书长、民进党不分区“立法委员”。 多元化、自由化 其次,在社会上,许信良的中坜事件及随后一连串的事件,让自228事件以来,整个白色恐怖世代沉默了二十几年的压抑,开始有表达的勇气,活络追求民主、自由的社会生命力,从沉闷单一逐渐多元化、自由化。80年代蓬勃发展的各种社会运动即是最佳的表面征象。 美丽岛事件中于当时统治集团中任职的一方,也有许多依然活跃现今政坛的政治人物。当时担任“新闻局长”的宋楚瑜,在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以30多万票的差距败给陈水扁,后担任亲民党主席、并在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成为泛蓝阵营的“副总统”候选人,并参加了2006年台北市长选举,落败后宣布退出政坛。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 民进党的政治资本 美丽岛事件也成为民进党的政治资本。虽然美丽岛事件时民进党尚未成立,民进党内有许多人都曾参与过这次政治事件。民进党以此突显自己在争取民主、推动改革方面的功绩,反映出当时国民党执政的专制统治。但是在民进党内部,美丽岛事件也会被利用来作为党内夺权的政治资本。 例如在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民进党党内的副手争夺之中,吕秀莲就曾利用此事件来批评29名“反吕”的“立委”,而在“反吕”的“立委”中,也有人批评吕秀莲是在美丽岛事件中供出最多同志的人,以至今日,社会仍在讨论所谓供出同志,因为参与、规划美丽岛事件的人,在游行前已被当时的执政当局掌握全部名单。 经过这次事件,党外势力的骨干基本锒铛入狱,党外运动元气大伤,被迫转入低潮。而国民党也受到重创,宛如一艘在海上航行的船“被打了一个大洞”。国民党与党外势力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 美丽岛事件发生后,许多重要党外人士遭到逮捕与审判,甚至一度以叛乱罪问死,史称“美丽岛大审”。最后在各界压力及美国关切下,终皆以徒刑论处。 此事件对台湾之后的政局发展有着重要影响,使得国民党不得不逐渐放弃迁台以来一党专政的路线以应时势,乃至于解除38年的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台湾社会因而得以实现更充足的民主、自由与人权。并且伴随着国民党当局的路线转向,台湾主体意识日益确立,在教育、文化、社会意识等方面都有重大的转变。“美丽岛事件”是一次由台湾进步力量发动的民主运动。 政坛影响 另外,2月28日的林宅血案,发生在美丽岛事件大审时,受审人林义雄家宅中,林母及双生女儿林亮均、林亭均惨遭凶手杀害,独留被杀成重伤的大女儿林奂均成唯一的活口,历经民进党执政,此案至今仍未破。因当时海外台独势力仍是各自为政,统治集团因害怕“二二八事件”重演,在白色恐怖时期采取“外杀内不杀”的策略,以致为何有人会选择在“二二八事件”发生日屠杀林家一事成为悬案。 高雄捷运05/R10车站即位于事件发生地,特命名为美丽岛站以为纪念,虽当地极少数的居民力主恢复旧地名大港埔站,但高雄市政府认为全台人民定位美丽岛事件是绝对正确的民主活动,无反对意见,因此仍主张命名为美丽岛站。 美丽岛事件发生时,马英九担任主编的《波士顿通讯》抨击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并将美丽岛事件形容为“丑剧”、“逆流”。 由李双泽编曲的《美丽岛》,杨祖珺收录在其1979年发行的专辑《杨祖珺》之中,发行之初并未受到当局关切,仅是不能公开在电视广播上演唱。1979年党外人士以此曲做为杂志之名后,本无政治意图的《美丽岛》,便与党外运动划上等号,从此被打入深渊列为禁歌。然而即便是党外人士,也并非全部人都支持《美丽岛》此曲。1979年9月8日中泰宾馆创刊酒会上,爆发闹场冲突,杨祖珺当场演唱《美丽岛》,试图振奋人心,却有同志以“并非鹤佬话”“猪仔歌”为理由反对。 2010年3月份,施明德出书曝料谢长廷是“抓耙仔”(指昔日国民党的线人),更指出“创党元老皆知”,一时间将淡出政坛的谢长廷撤入舆论风暴。同年4月17日,正逢台湾“美丽岛军法审判”三十周年前一日,施明德在另一本新书《叛乱·遗嘱》的发布会上,指出审判过程中,辩护律师团有国民党卧底,目的就是要在审判中铲除异己,收割利益。这些人当中,有些都当上了“总统”、“院长”、主席,言语中含沙射影,矛头直指陈水扁、苏贞昌、张俊雄等人。政坛“无间道”,震慑岛内舆论。

共產國際媒體論中華民國美麗島:美丽岛事件 美丽岛事件(又叫高雄事件、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当时国民党当局称其为“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发生于1979年12月10日的台湾。 《美丽岛》杂志社 在高雄举行的一次争取民主示威的游行,有两万人庆祝联合国发表《世界人权宣言》一周年纪念会,最后演变成警民对峙,台湾当局出动镇暴部队、镇暴车与催泪瓦斯弹对付集会人群。本次事件对台湾民主化进程与 “国家” 认同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1] 中文名 美丽岛事件 外文名 Formosa Incident 别称 高雄事件、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 发生地 台湾高雄 发生时间 1979年12月 发生背景 战后,国共内战激烈化,因战局失利,中华民国政府退守台湾,成为台湾当局。[2] 1949年中华民国政府搬迁台湾之后,国民党长期一党专制,针对共产党“统战手段”,国民党政府实施诸多严厉手段限制人民言论、集会、结社自由,又实施戒严、党禁,即人民无组织政党之自由。 戒严令之下,好多持异议人士被政府以叛乱罪名收监,情节严重的持异议人士被处判死刑,不少都是冤枉错判。因为政府逼得人民太紧,民间开始兴起好多反对势力,众多的反对势力叫做「党外」,即系国民党以外。 党外人士争取人权保障、司法独立,同时反对戒严、争取集会同结社自由,那个时期好多人士以创办杂志做小众媒体来发表意见,1950年代出版的《自由中国》是这个势力争取言论自由的代表。1960年《自由中国》组织一个叫「中国民主党」的政党,但遭政府取缔,而《自由中国》也都被停刊。 一路到1970年,好多争取言论自由认同民主的新兴党外势力出现,其中以《台湾政论》、《八十年代》、《美丽岛》这三本杂志最有代表性,而政府亦常常针对这几本杂志,得闲无事就会查禁吓、打压吓阻。结果民间党外势力对开放党禁、报禁,同时废除戒严的要求越来越激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终于触发“美丽岛事件”。 “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双方均有备而来。党外人士希望借此向国民党挑战,显示自己的实力,而国民党也将计就计,“引蛇出洞”。 美丽岛之前的党外运动 在国民党一党独大的统治时期,台湾社会没有组党的自由。所谓的“党外”,指的就是一群非属国民党、进行反独裁统治、争取民主、自由运动的政治组织或个人。在早期,党外人士主要是通过创办杂志来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如50年代雷震的《自由中国》以及60年代的《文星》、《大学》等)。到70年代以后,开始透过选举的机制,进行进一步的串联和组织工作。  美丽岛事件 “党外”的第一次组织化尝试是在1978年中央民意代表增额选举时期,当时非国民党的候选人康宁祥、张春男、黄天福、姚嘉文以及吕秀莲等人,在选举期间以黄信介、林义雄和施明德为中心,成立“台湾党外人士助选团”,作为共同的选举后援组织。他们不但举办各种座谈会、记者招待会等,也正式发表共同政见。助选团的总干事由施明德担任。 文宣攻势 在助选团的协助下,党外人士发动了庞大的文宣攻势,印制自己的传单、海报进行散发,很快就获得了极大的回应。但是在1978年12月16日,美国政府突然告知台北,即将终止与台湾当局的外交关系。这个事件在政坛引发强烈的反应。台当局领导人蒋经国在获知消息后,行使“宪法临时条款”所赋予的紧急权力,宣布即日起停止一切选举活动。断交事件影响深远,一直到2007年,事母至孝的吕秀莲在第二个台湾当局副领导人任期内,都曾公开抱怨,如果不是断交,就不会有美丽岛事件,也不会连自己的母亲往生都不能奔丧。 党外人士国是声明 党外人士反对暂时停止选举的决定,许信良、余登发等人在1978年12月25日发表《党外人士国是声明》,要求恢复选举,并主张“由台湾人民自己决定自己的前途和命运”。1979年1月21日,党外运动的重要领袖余登发因叛乱罪遭逮捕,当时任桃园县长的许信良于是在次日领导20多名党外人士发动要求释放余登发的桥头游行,这是国民党在台湾执政以来民间所发起的第一次集会游行事件。 余登发被逮捕后,在施明德等人的努力下,党外人士组成了一个60人的“人权保护委员会”,在3月9日开庭时,由姚嘉文担任余登发的辩护律师,委员会也与国际特赦组织合作为释放余登发而努力。此时施明德等人就已经开始筹划一份党外杂志。1979年4月20日,中华民国监察院通过了对许信良的弹劾案,委员会再度组织声援。随着事态的恶化,许信良被迫在1979年秋前往美国。 《美丽岛》杂志 1979年5月中,黄信介申请创办一个新的杂志,杂志名称之由来,为周清玉提议取李双泽编曲、杨祖珺演唱的歌曲-《美丽岛》为名。6月2日,《美丽岛》杂志社在台北正式挂牌成立。在7月9日的会议上,该社正式确定许信良为社长,吕秀莲、黄天福担任副社长,张俊宏为总编辑,施明德为总经理。当时《美丽岛》旗下网罗了各派的党外人士,包括了当时倾向统一的社会主义团体“夏潮”以及以康宁祥为代表的稳健派,但是主要还是以施明德等激进派为骨干。 1979年9月8日,《美丽岛》杂志在中泰宾馆举行创刊酒会时,以《疾风》杂志社人员为首的群众(领头者为现任新党主席郁慕明,而里面有中兴中学的学生)在馆外聚众抗议,并向馆内正在进行酒会的人士投掷石块、电池等危险物品,此即所谓中泰宾馆事件。  美丽岛事件 施明德后来在监狱里表示,创办《美丽岛》的目的是“要形成没有党名的政党,主张实行‘国会’全面改选与地方首长改选”。但是在同时,一批所谓的“反共义士”另外创办了《疾风》杂志,与《美丽岛》相抗衡,甚至不断用暴力袭击《美丽岛》的办公室。虽然“反共义士”自称为民间团体,但很有可能是受到当时执政的国民党当局政府指使。 施明德在1979年11月14日到梧栖参加一场联合祈祷会,在该会中他听从几位长老教会牧师的建议,决定在人权纪念日当天举办大规模纪念活动。在纪念活动举办之前,施明德与陈菊进一步筹组“人权纪念委员会”,打算在当天正式成立。 《美丽岛》的知名度不断提高,到1979年11月发行量已经超过8万册。11月20日,“美丽岛政团”在台中市太平国小举办“美丽岛之夜”,会中开始筹划在世界人权日当天在高雄举行游行。在11月及12月初,《美丽岛》杂志在高雄的服务处两次遭人砸毁,多地服务社遭破坏。11月29日,黄信介本人位于台北市的“立委”服务处和住宅遭到攻击,并被捣毁办公室设备,同日《美丽岛》杂志高雄市服务处也遭人持刀械破坏。虽然报警处理,治安当局一直未能查获;而12月28日,《美丽岛》杂志屏东服务处亦遭到袭击。 被捕人士 【叛乱罪】:8人 被告 辩护律师 判决结果 黄信介 郑庆隆、陈水扁 有期徒刑14年 施明德 郑胜助 无期徒刑 林义雄 江鹏坚、张政雄 有期徒刑12年 吕秀莲 吕传胜、郑冠礼 有期徒刑12年 张俊宏 郭吉仁、尤清 有期徒刑12年 陈菊 高瑞铮、张火源 有期徒刑12年 姚嘉文 谢长廷、苏贞昌 有期徒刑12年 林弘宣 张俊雄、李胜雄 有期徒刑12年 收起  其他罪刑共37人 有王拓、江金樱、余阿兴、吴文、吴文贤、李明宪、周平德、林文珍、林树枝、邱垂贞、邱奕彬、邱茂男、施瑞云、纪万生、范政祐、范巽绿、高俊明、张富忠、张温鹰、许天贤、许睛富、陈忠信、陈博文、黄昭辉、杨青矗、赵振贰、蔡有全、蔡垂和、戴振耀、魏廷朝、苏秋镇等等。 事件经过 “美丽岛事件”又称“高雄事件”,是台湾党外势力直接领导的、与国民党当局展开的一场有组织、有准备的政治较量。 1979年9月,由黄信介为发行人、许信良任社长、张俊宏任总编辑的党外政论性刊物《美丽岛》在台北创刊。该刊不仅言论激烈,而且来势凶猛,仅社务委员就达70名,几乎网罗了当时所有的知名党外人士,并在全岛设立十多个办事处,最多时发行量达8万册。党外人士想借办刊物集结力量为创造实质性政党的目的十分明显。而国民党从一开始就对这本来者不善的杂志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在杂志创刊酒会上,就有一群不三不四的人到酒店门口寻衅闹事;创刊后的2个月中,该刊发行人的住宅和杂志社也多次遭到骚扰和威胁,《美丽岛》杂志与国民党当局积怨已久,对立情绪持续升高。  美丽岛大审 1979年11月30日,《美丽岛》杂志与“台湾人权委员会”联合向台湾当局申请于12月10日在高雄举办纪念“国际人权日”集会游行,遭到拒绝。《美丽岛》杂志决定不理会台湾当局的态度,按原计划照常举行集会游行,并准备了一些木棍,以应付可能进行的镇压。他们还派出宣传车,沿街号召民众准时参加。 12月10日,集会如期举行。台湾当局派出大批军警部署周围街道,并对附近实行交通管制,禁止车辆入内。晚6时,聚集在《美丽岛》杂志高雄办事处的民众已达五、六百人。考虑到集会原定地点扶轮公园已经被警察包围,于是临时决定改到另一开阔地区,但队伍却受到警察的阻拦,无法到达。黄信介、姚嘉文等就地发表演讲,与会3000多名群众情绪激昂,不断高呼“打倒特务统治!”、“反对国民党专政!”等口号。集会组织者再次出面与警方交涉,要求警察撤离,但遭拒绝。于是在集会结束后,以三辆宣传车开道,几千民众持木棍、火把开始游行。四周待命的警察上前强行阻拦,并用催泪弹驱赶游行队伍,民众则以木棍、火把、酒瓶还击,双方发生严重冲突。在折返杂志高雄办事处后,双方再次发生扭打,直到11时宣布集会结束,仍有不少民众不愿散去。军警用催泪弹、电棍等强行驱赶,冲突进一步升级。到11日凌晨2时30分,局势才趋于平静。 这次冲突共造成双方近200人受伤。事后第三天,台湾当局开始大规模收捕事件参与者,黄信介、施明德、张俊宏等共152名党外人士以“涉嫌叛乱罪”被抓扣,聚集在《美丽岛》杂志周围的党外运动核心人物几乎被一网打尽。1980年3、4月间,经过军法审判,以“为中共统战”和“台独叛乱”罪名,判处施明德无期徒刑,黄信介有期徒刑14年,姚嘉文、张俊雄等6人有期徒刑12年。另有30多人被刑事法庭判处4至6年的徒刑。 事件影响 使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 美丽岛事件是台湾社会从封闭走向开放的一次历史事件,此事件使得台湾社会在政治、社会、文化方面都产生剧烈的影响。 首先在政治上的改变最为明显,统治者蒋经国逐渐开放政治上的独裁,台湾摆脱国民党的一党独大,解除党禁、戒严、言论自由、开放媒体以及“国会”全面改选,但一直等到李登辉统治时,才开放“总统”直选,民主、人权、自由和主权的价值成为台湾人民前仆后继努力的目标,推动台湾社会从威权独裁的白色恐怖时代,迈向民主化时代。 昔日狱中的受难者,领导民进党一步步迈向执政,然而却是由辩护律师世代全面接班掌握政权。民主进步党在野时期中的多数领袖,几乎都曾经不同程度地参与了美丽岛事件。 曾任民进党主席的施明德与许信良,因理念、政策路线与辩护律师世代不合纷纷被迫离开执政后的民进党,并常常批判民进党的政策和路线。施明德离开民进党后,因陈水扁本人及其家族、亲信和许多政务官皆涉及多起金额庞大的弊案,而于2006年8月发动百万人民反贪倒扁运动,担任总指挥,呼吁失去民心的陈水扁立即下台。许信良因为对民进党当局执政的失望,于2004年转而支持国民党阵营,直至2008年“总统”选举,才改为支持谢长廷。林义雄本人虽贵为前民进党主席,下台后竟然因为“核四”问题,也曾另外办过一场反核游行,并于2006年1月宣布退党,至此,民进党主席陈水扁之前的历任主席不是死于天年,就是声明退党,仅姚嘉文因担任“考试院院长”一职,仍留在民进党内。美丽岛事件中的主要被告群中的一部份人在民进党执政后,成为党内有相当影响力的领导人,如吕秀莲与陈水扁搭配当选台湾当局首位女性副领导人,姚嘉文担任“考试院院长”,林义雄为前民进党主席,张俊宏为民进党代理主席、陈菊曾担任“劳委会主委”,并于2006年在历经投票前一夜的黄俊英贿选事件,以及选后的选举诉讼后,当选高雄市长。美丽岛辩护律师方面,当年黄信介的辩护律师之一陈水扁,因台北市长任内政绩斐然,获得绝大部分市民的肯定,且长期经营民进党内人数最多的派系正义连线,民进党为求执政,修改党章图利,陈水扁于是于三强鼎立的大选中,以39%的选票成为台湾当局领导人;谢长廷也曾担任民进党主席、高雄市长和“行政院长”;苏贞昌曾任台北县长、“总统府”秘书长、民进党主席及“行政院长”;张俊雄则以高度配合上峰意志的任事态度,两次组阁担任“行政院院长”、民进党秘书长、民进党不分区“立法委员”。 多元化、自由化 其次,在社会上,许信良的中坜事件及随后一连串的事件,让自228事件以来,整个白色恐怖世代沉默了二十几年的压抑,开始有表达的勇气,活络追求民主、自由的社会生命力,从沉闷单一逐渐多元化、自由化。80年代蓬勃发展的各种社会运动即是最佳的表面征象。 美丽岛事件中于当时统治集团中任职的一方,也有许多依然活跃现今政坛的政治人物。当时担任“新闻局长”的宋楚瑜,在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以30多万票的差距败给陈水扁,后担任亲民党主席、并在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成为泛蓝阵营的“副总统”候选人,并参加了2006年台北市长选举,落败后宣布退出政坛。而2008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马英九当选台湾地区领导人。 民进党的政治资本 美丽岛事件也成为民进党的政治资本。虽然美丽岛事件时民进党尚未成立,民进党内有许多人都曾参与过这次政治事件。民进党以此突显自己在争取民主、推动改革方面的功绩,反映出当时国民党执政的专制统治。但是在民进党内部,美丽岛事件也会被利用来作为党内夺权的政治资本。 例如在200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民进党党内的副手争夺之中,吕秀莲就曾利用此事件来批评29名“反吕”的“立委”,而在“反吕”的“立委”中,也有人批评吕秀莲是在美丽岛事件中供出最多同志的人,以至今日,社会仍在讨论所谓供出同志,因为参与、规划美丽岛事件的人,在游行前已被当时的执政当局掌握全部名单。 经过这次事件,党外势力的骨干基本锒铛入狱,党外运动元气大伤,被迫转入低潮。而国民党也受到重创,宛如一艘在海上航行的船“被打了一个大洞”。国民党与党外势力之间的矛盾进一步加深。 美丽岛事件发生后,许多重要党外人士遭到逮捕与审判,甚至一度以叛乱罪问死,史称“美丽岛大审”。最后在各界压力及美国关切下,终皆以徒刑论处。 此事件对台湾之后的政局发展有着重要影响,使得国民党不得不逐渐放弃迁台以来一党专政的路线以应时势,乃至于解除38年的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台湾社会因而得以实现更充足的民主、自由与人权。并且伴随着国民党当局的路线转向,台湾主体意识日益确立,在教育、文化、社会意识等方面都有重大的转变。“美丽岛事件”是一次由台湾进步力量发动的民主运动。 政坛影响 另外,2月28日的林宅血案,发生在美丽岛事件大审时,受审人林义雄家宅中,林母及双生女儿林亮均、林亭均惨遭凶手杀害,独留被杀成重伤的大女儿林奂均成唯一的活口,历经民进党执政,此案至今仍未破。因当时海外台独势力仍是各自为政,统治集团因害怕“二二八事件”重演,在白色恐怖时期采取“外杀内不杀”的策略,以致为何有人会选择在“二二八事件”发生日屠杀林家一事成为悬案。 高雄捷运05/R10车站即位于事件发生地,特命名为美丽岛站以为纪念,虽当地极少数的居民力主恢复旧地名大港埔站,但高雄市政府认为全台人民定位美丽岛事件是绝对正确的民主活动,无反对意见,因此仍主张命名为美丽岛站。 美丽岛事件发生时,马英九担任主编的《波士顿通讯》抨击美丽岛事件受刑人,并将美丽岛事件形容为“丑剧”、“逆流”。 由李双泽编曲的《美丽岛》,杨祖珺收录在其1979年发行的专辑《杨祖珺》之中,发行之初并未受到当局关切,仅是不能公开在电视广播上演唱。1979年党外人士以此曲做为杂志之名后,本无政治意图的《美丽岛》,便与党外运动划上等号,从此被打入深渊列为禁歌。然而即便是党外人士,也并非全部人都支持《美丽岛》此曲。1979年9月8日中泰宾馆创刊酒会上,爆发闹场冲突,杨祖珺当场演唱《美丽岛》,试图振奋人心,却有同志以“并非鹤佬话”“猪仔歌”为理由反对。 2010年3月份,施明德出书曝料谢长廷是“抓耙仔”(指昔日国民党的线人),更指出“创党元老皆知”,一时间将淡出政坛的谢长廷撤入舆论风暴。同年4月17日,正逢台湾“美丽岛军法审判”三十周年前一日,施明德在另一本新书《叛乱·遗嘱》的发布会上,指出审判过程中,辩护律师团有国民党卧底,目的就是要在审判中铲除异己,收割利益。这些人当中,有些都当上了“总统”、“院长”、主席,言语中含沙射影,矛头直指陈水扁、苏贞昌、张俊雄等人。政坛“无间道”,震慑岛内舆论。
共產國際媒體論 中華民國美麗島 美丽岛事件 美丽岛事件(又叫高雄事件、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当时国民党当局称其为“高雄暴力事件叛乱案”)发生于1979年12月10日的台湾。 《美丽岛》杂志社 在高雄举行的一次争取民主示威的游行,有两万人庆祝联合国发表《世界人权宣言》一周年纪念会,最后演变成警民对峙,台湾当局出动镇暴部队、镇暴车与催泪瓦斯弹对付集会人群。本次事件对台湾民主化进程与 “国家” 认同发...
Copyright © 女性百萬富豪們社交圈 반지 여성 백만장 자 保留所有权利.   主题设计 知更鸟

用户登录